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温暖

  • 发表于:2017-06-18 13:36
  • 已有 4399 次阅读

父亲七十有二了,如今,依旧在老家耕种,和母亲照顾着奶奶。

父亲那一辈,奶奶只生了他一人。那个年代,在农村,可以说是势单力薄,做什么都要靠着父亲一个人去顶着。母亲生了我们弟妹三人。这一路走来,养育着我们,成人结婚成家,实在不易。

为了我们弟妹健康成长,父亲节衣缩食。在农村,生三个小孩,想带大确实要付出很多很多。小时候,我所在的生产队小,田地不多,山地也少,粮食成了家庭主要问题。很多时候,家里人靠红薯来填肚子过日子。记忆中,读书那会儿,头一天父母将红薯洗干净,第二天清早用大铁锅来煮,然后上面用两个菜碗蒸饭。所谓菜碗,就是以前的那种瓷碗,比饭碗要大。先用竹筒量好,淘米后,放在红薯上面蒸。煮熟后,家里吃饭是有讲究的,要分的。两个大碗,我和弟弟分一碗,妹妹和父母分一碗,而父母只占那一碗的二分之一。为了解决饥饿,听父亲讲起过在林场吃了一菜碗辣椒的事情,听后有点惊讶,能吃下吗,吃下去不辣得你难受才怪了。每次,当父亲谈起这件事,脸上流露出来的是淡然,我也知道,那个时候有得吃已经不错了,填饱肚子已经不错了,不管是辣还是酸。

以前,在农村娱乐生活很少,可以说是盼星星,盼月亮。看电影只有等到哪家办喜事或哪个队搞喜庆才有的。有电影看的那天的时光过得特别快。晚饭不吃,像赶趟儿似的,和队上的伙伴,三五成群,十里八里的地方都去。南到龙头桥周家,北到公堂上,东到白竹山,西到托坪王家。每次看完电影回到家,父亲总带着睡意说,崽,锅里还有一碗面去吃了。那会儿,心里是多么的开心,三下五去二,一会儿扒个精光,美美地睡去。如今想来,倒是一种思念,一种岁月的美好记忆,一种对父母恩情的想念。我清楚,每次都是父母从嘴里省下来的。

小时候,很少见父亲添加衣服,几乎两三年一次。现在,每年回去给父亲买衣裤,他都舍不得穿,总要等到走亲戚或过年时才穿,或许是那种艰苦朴素的精神存在吧。至于脚上穿的就难了,更不用说凉鞋、皮鞋什么的了。为了耐穿,父亲会去城里买轮胎鞋子穿。据说那种鞋子可以穿好几年,不贵合算。穿着,风里来雨里去,自由自在。还可以防滑,可谓一举三得呢。这是父亲小时候常和我说的。有时,看着好玩,我也偷偷穿过几回,有点紧,走远路会打泡。很多时候,我看到父亲的脚背上出现好多茧。因为长时间浸在水里,到冬天,脚底特别是脚后跟那里是裂开的,我们那里叫“爆砖擦”,干燥的时候是非常痛的。为了减少疼痛,父亲用猪油来涂擦,滋润下皮肤。有时要去干活,一颠一颠地走着出去。那情形,如今想来,鼻子酸酸的。那年月,父母从不亏待我们,宁愿自己少吃少穿,尽量满足儿女。每年过年的时候,会想方设法给我们添加新衣,买新鞋。

儿女们大了,不能挤在窄窄的房间。修新屋成了父亲心头大事。80年左右,父亲开始张罗新屋。买材料需要钱,没钱就要借。那时建房子只有几百元就可以了,父亲用了一段时间才奏齐。我们那里是用红砖砌屋的。那个时候,没有砖厂,全是靠自己做。先做砖胚,晒干后放进大窑烧,等火熄冷后再从窑里取出来。前后需要一年左右。这段时间,父亲人都瘦了十几斤。每天起早贪黑,里里外外要照顾。后来,因为那个屋场地朝不出去,只得在老屋场地修。这样,又要费人力。每天清早,父亲带着我们三弟妹,用肩挑,一次20块或30块。新屋落成,父亲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如今,当年的新屋又成了老屋了,什么时候让它成为新屋或者整修下呢,是我下一目标了。

后来,国家政策好,家里可以养猪,可以外出承包林场等,家里的经济有所好转。我想买部单车,出行方便,父亲答应了我。记忆中,那是家里卖了一头猪,父亲带着我去城里看。当天,我载着父亲回来,一路上春风拂面。回到院子里,伙伴们争着看,摸摸这里,敲敲那里。之后,家里买了黑白电视,据说是院子里最早买的呢。每到晚上,父亲将电视搬到禾堂中间,左邻右舍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谈家事看电视。

后来啊,举家南迁。每一次出来,父亲的眼睛会红润一次。这期间,我写过父亲的背影,弓着背将渡船撑到石羊桥,从家到那里有三里路远,下去是顺水,回来是逆水。弟弟也去了,回来也吃力啊。记得第一次带着妻儿出来时,父亲含着泪给我们写信说,在外面一家人要和睦,不要闹气,要好好工作,对得起党,对得起家长。父亲是一位老党员,党性很强,觉悟很高。每次谈到工作的事情,都是很严肃的,用高标准语气来要求我。告诉我做人要诚实,做事要脚踏实地。我写过父亲的手,那双粗糙的手,充满父爱的手。我写过雪中父亲挑东西的模样,鸭舌帽里藏着父亲对儿女的情。我写过和父亲喝酒的喜悦,酒后的父子畅谈,聊过家庭、社会和人生的话题,那种感觉如陈年老酒,是一种心灵交融的美好,值得珍藏和回味。

    没有多余的话,我将心中那份涌起的暖暖的情愫,在这特别日子里用特别的文字,任笔端下那份呵护的情意,轻轻流淌吧。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 杨树 2017-06-18 13:59
    久违了,顺德城市网。特别的节日,特书写别的情和爱!
  • 心有所念 2017-06-18 14:32
    我也听过父亲或者奶奶说过,那些年代确实很艰苦,可是现在生活好了,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在劳累了。父亲的背影,想念了
  • 杨树 2017-06-18 15:08
    心有所念: 我也听过父亲或者奶奶说过,那些年代确实很艰苦,可是现在生活好了,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在劳累了。父亲的背影,想念了
    父亲的背影,是心中的挂念。
  • 三寸日光 2017-06-18 16:00
    父辈那代人身上有很多很多故事,苦尽甘来……
  • 杨树 2017-06-18 16:25
    三寸日光: 父辈那代人身上有很多很多故事,苦尽甘来……
    是的,那是一笔财富啊
  • 绿茵 2017-06-18 16:58
    70后的父亲,年轻时也承受了不少苦,都是为了给我和弟弟创造好的生活条件。
  • 菊乡子 2017-06-19 06:47
  • sacurayin 2017-06-19 09:48
    绿茵: 70后的父亲,年轻时也承受了不少苦,都是为了给我和弟弟创造好的生活条件。
    我妈妈也会说起,以前外公也是什么好的都会先带回来给妈妈他们吃,压力也是很大啊
  • 孤儿仔 2017-06-19 09:50
    每个年代的记忆都不太一样,但是父亲依然都是那样的无私
  • 杨树 2017-06-19 11:58
    孤儿仔: 每个年代的记忆都不太一样,但是父亲依然都是那样的无私
    是的,父爱是无私的,更是家中的脊梁。
  • 杨树 2017-06-19 11:59
    菊乡子:
  • 杨树 2017-06-19 12:02
    心有所念: 我也听过父亲或者奶奶说过,那些年代确实很艰苦,可是现在生活好了,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在劳累了。父亲的背影,想念了
    背影,是心中的惦记啦
  • 穆萨 2017-06-20 13:30
  • 杨树 2017-06-20 23:04
  • 菊乡子 2018-12-25 04:58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