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城市生活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2)笑容像盛开的菊花

  • 发表于:2020-01-10 07:57
  • 已有 502 次阅读

岳峻,草帽联合出品


十一、笑容像盛开的菊花

 

一晃眼,十几年过去了。

 

在这些岁月里,丁可的日子过得极其简单,上班、下班、买菜、做饭、洗碗、拖地、洗衣服、接送小孩上学放学,捎带着被魏月季奚落……以上的多种元素几乎构成他平淡而繁忙的日常生活周期表。生活没有被过成段子,倒把他磨炼成一个家庭方面的行家里手。当孩子上初中住宿后,他的日子更显得单调乏味。从眼前来看,事业上已几乎没有任何发展的可能,昔日的雄心壮志早已停留在发黄的纸面上。偶尔在机关单位举办的活动中画一些小作品,也是应景而作,不让手中的画笔生疏而已。再一个,就是有些宣传机构需要的时候,出手画几幅没啥艺术价值的宣传画,画完后都不想再看第二眼。剩余的时间几乎无所事事,提前过上了混吃等死的“退休生活”。

 

事业和金钱有时候是划等号的。当事业停滞不前,意味着金钱方面也没啥进账。小孩出生后,生活的一切开支全在两人几千多的工资里玩转,奶粉、玩具、尿布、看病、吃药、学费、伙食、煤气、水电、人情世故等等排着队来,让丁可看着这些支出账单,呼吸都感到异常困难。爱情和现实这两块自留地上,魏月季的牢骚慢慢侵蚀了浪漫的地盘。爱情的甜美在于我可以忍受你转账给我多打几个零的粗心,但不乐意你扣扣巴巴把一个子儿扳成七八个用。

 

后来,丁可经常在下班后不愿回家,不想看魏月季那张日渐由白到黄的脸。他清楚:由白到黄,这是不可抗拒的生理变化,但纳闷的是,魏月季的脾气也越来越大。丁可暗自琢磨,老婆这时还没到更年期呀,为啥她的脾气比物价涨得都快?唉,该涨的工资不见涨,不该涨的物价却像夏天的山洪暴发---不可阻挡经常独自一人坐在离艺术馆不远的河边,静静地看着潺潺的流水,许久一动不动。远远望去,像一尊佛杵在河岸上。

 

这种怪异的举动,甚至被人误以为他是个想不开要寻短见的人。曾有个热心肠的大爷就紧张地在一旁守候着,只要一有风吹草动,立即叫人救援。

 

丁可心里明白大爷的好意,他转过头来,对大爷微微一笑,以示谢意。生活再不济,我也从来没想过寻短见,读了这么多书,好死不如赖活的道理还是懂的,如何能把日子过成月子,再把月子过成段子,这是自己必须直面的一个问题。

 

但这难堪的一页,随着命运之神的光顾,得以轻轻翻过。

 

那病中的梦,那梦中鹤发童颜的老人,特别是那只飞舞的凤凰,一切都显得那么虚幻而又真实。看来,飞翔的凤凰就是自己,丁可我要腾飞了,我要改变眼前的一切,不想再做颓废的谢顶中年男人,而要做镁光灯下备受关注的人物。一个人与一个人物,二者之间的差异有云泥之别。我要让世人对我刮目相看,要做世界上最有钱的人。

 

王晓丽那180平米的房子算啥?没有1800平米带花园带游泳池的别墅老子都不带瞅的,看不上;黄贺芳开个破奔驰就了不起吗?哼!我要订购全球限量版的劳斯莱斯,自己不开,雇个司机开,这才是有钱人该有的做派;你魏月季不是瞧不起我,奚落我穷光蛋吗?哼,那就叫你魏月季臣服在我的脚下,白天笑脸相迎,晚上给我洗脚,洗后再去倒掉洗脚水……想到这,丁可脸上的笑容像一朵盛开的菊花。

 

“嗨!回来不做饭,窝在沙发上想啥美事?”魏月季进门后的一声埋怨,让他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此时,丁可脸上的笑容还未褪去。他压抑住兴奋,故意轻描淡写地说:“老婆,奇迹,出奇迹啦!”

 

魏月季没顾上理他,换上拖鞋后直奔厨房那儿忙着洗菜。放学的儿子马上就要回来吃饭。见丈夫还在唠叨“奇迹”,便扭过脸来,不满意地剜了一眼,“奇迹?啥奇迹?难不成你中彩票啦?难不成有没长眼的愿意掏钱买你的画?”一连串的疑问,一连串的嘲讽。

 

“凤凰,我画的凤凰会飞。”丁可往烟灰缸里弹了弹手中的烟灰。

 

魏月季这才注意到,戒烟多年的丁可今天出人意料地又抽上了烟。自从儿子出生后,魏月季严令他必须戒烟。经过据理力争后,魏月季后让了一步——在儿子面前不能抽烟。后来,因为经济拮据,不用老婆再命令,他就自然而然戒掉了。

 

“当然啦,公鸡打鸣,母鸡下蛋。你丁可明年还能给我生个大胖儿子呢。”魏月季走到丁可面前,在围布上抹了一下手,然后摸摸他的额头,看看他是否发烧说胡话了?没有。她继续忙着活儿。

 

“咳,真的,真的!这么多年我骗过你没?”丁可见魏月季没啥反应,差点指灯发誓。

 

“剥葱,快点!别整那些没用的。”魏月季站在洗菜池旁头也没回,口气中充斥着不耐烦的意味。

 

丁可打开手提包,掏出那张画在饭桌上摊开。咱事实说话,事实胜于雄辩。

 

魏月季转过身来(三流画家的老婆,见画儿见得多了),起初还以为丈夫从包里往出掏钞票,谁知掏出来的竟然是张纸,气就不打一处来,“让你剥葱,你是掏画,磨磨叽叽。快点,儿子快回来啦。”

 

“你看看,你看看。”丁可走过去想把魏月季从厨房拽过来。

 

“还没完没了啦!”魏月季把手里的西葫芦“噼”地扔到菜池里,狠狠地白犯他一眼。

 

他满脸堆笑,拉着妻子的手来到饭桌边,用手指着画。

 

做饭这会儿,魏月季没兴趣看画。无意中却发现丈夫脸上有块红印子,她的眼珠子随即鼓了起来,“咦?口红?”魏月季连想都没想,一只水淋淋的手已迅速揪住他的左耳朵往下拽。

 

冷不丁给来了这一手。丁可龇牙咧嘴,顺妻子的手往下蹲着身子。这婆娘,在这方面一点力气都不想省,挺大方的。

 

“说!哪个狐狸精的?不交代?不交代老娘我今天就弄死你!”一副河东狮吼状。同时,她手里的劲儿不断加大,默契地配合着嘴巴,绝不是什么一帘幽梦,而是力道越来越猛。

 

丁可低着头咧咧着嘴,在痛苦中熬煎,但他的两手仍没忘护着那张画,生怕这婆娘哪股筋万一不顺,一撒气把画给撕扯掉。此刻,他才明白过来,郝曼丽突兀而来的那一吻给惹的祸。当时光顾着高兴,你说咋就给忘了擦?如今,面对拷问,如何回答才万全之策?有些事情是解释不清的,反而会越抹越黑,诸如口红这类东西。他狡辩着,“画画给蹭得。”

 

“画画给蹭的?来来来,你再蹭一个给我看看。说!哪个狐狸精?叫你老来骚,再叫你看碗里吃锅的,嗯!”魏月季一边说,一边往下压着手。

 

经过这么多年在丁可身上的苦练,魏月季扯耳朵的动作很内行,熟能生巧,手劲儿层层加码。丁可只得把脑袋一直往妻子身上靠,尽量缩短身体之间的距离,借以减轻自己耳朵所承受的外力。没办法,硬撑着。这婆不明就里的情况下,还真有这种可能:画上的那只凤凰还没飞起来,说不定自己的耳朵就会先飞起来。

 

“没有,冤枉啊!给我十个胆我也不敢乱来,真的……真的……会飞!我画的画会飞哇!”

 

“老娘不听你瞎扯!说!口红咋来的?不给个解释,别想上老娘的床。”

 

丁可嘀咕了一句,脸上没口红你也很久没让我上床

 

正在胶着状态,儿子丁福星开门回来。他见妈妈又在欺负爸爸,嚷嚷着:“干啥呢?饭好了没?”

 

魏月季看了一眼儿子,手才松开,没再追究口红的来历,特赦了那只由红变紫的耳朵。

 

丁可感激地看着儿子,福星,真是爸爸的福星,不,不是福星,是救星。他站起身来,不疼不痒地说:“你妈和我开玩笑嘞——福星,你看,爸的画会飞。”说着他展开手里的画。

 

儿子扫了他一眼,懒得吭声,丢下书包转身进了他的窝。

 

丁可见再不用事实说话,妻子和儿子都会把自己当神经病了,于是故意大声咳嗽了一声,然后对着手中的画吹了口气,说:“飞。”

 

画里的这只凤凰噗嗤着翅膀,在客厅里飞舞。顿时,满屋子金光四射,熠熠生辉。

 

妻子听见屋里有啥响动,扭回头来,不由地“啊”了一声,嘴巴就定格成“O”。她彻彻底底被惊呆了,连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来都浑然不知。

 

儿子听见妈妈“啊”了一声,以为他妈挨了打,急忙从里屋跑出来。谁知妈妈爸爸都抬着头看,一只凤凰在客厅转圈飞翔……他有点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伸手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然后跟他妈一样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句话来。

 

过了一会儿,得意洋洋的丁可把凤凰召唤回画里,总算让母子俩的元神归了位。

 

至于中午吃啥饭已无关紧要

 

魏月季兴奋异常,又连连懊悔:想不到被自己奚落嘲讽多年的丈夫居然还有这玄幻奇妙的本事这几年对丈夫有点过了懊悔只停留了几秒,魏月季又回到欣喜频道:哈哈,风水轮流转这回丁家的祖坟冒烟该我魏月季过好日子啦。

 

(未完待续)


章节链接猛戳:

绝技画家---长篇连载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引子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命运之神的光顾(A)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2)命运之神的光顾(B)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3)丁可好像“疯了”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4)爱情敌不过面包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5)现实很骨感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6)无名则无利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7)插了棵歪柳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8)爱情小舟A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9)爱情小舟B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0)水到渠成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1)立业不成则成家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 微笑草帽 2020-01-10 08:03
    明天那个章节我临时增加了一段关于城市网的小花絮,只有在城市网的博友才能阅读到这独一无二的章节,独家,独家。可以小期待。。。
  • 爱笑的猪 2020-01-10 09:53
    微笑草帽: 明天那个章节我临时增加了一段关于城市网的小花絮,只有在城市网的博友才能阅读到这独一无二的章节,独家,独家。可以小期待。。。
    天啊!好惊喜,这是凤凰会飞的番外吗?哈哈!
  • 赵巫医 2020-01-10 09:58
    期待期待!
  • 柴可夫的司机 2020-01-10 10:03
  • Zhenhua·Tang 2020-01-10 10:22
    哈哈哈 这根本不是荒诞小说,是玄幻小说
  • 安小琼 2020-01-10 10:28
  • 珷玞 2020-01-10 11:11
    好想说一句,很多女的在结婚后更多看到的是家庭的琐碎,但男人却害怕这种琐碎,所以才会在婚后有各种的不满,预感他们会分开吗
  • 微笑草帽 2020-01-10 15:08
    爱笑的猪: 天啊!好惊喜,这是凤凰会飞的番外吗?哈哈!
    只是增加了一些有趣的小情节。。。
  • 微笑草帽 2020-01-10 15:08
    赵巫医: 期待期待!
    明天准时送上。。。
  • 微笑草帽 2020-01-10 15:09
    Zhenhua·Tang: 哈哈哈 这根本不是荒诞小说,是玄幻小说
    不算荒诞,也不是玄幻,究竟如何定位,我也搞不清楚。。。
  • 微笑草帽 2020-01-10 15:09
    珷玞: 好想说一句,很多女的在结婚后更多看到的是家庭的琐碎,但男人却害怕这种琐碎,所以才会在婚后有各种的不满,预感他们会分开吗
    看到最后你就知道了。谢谢支持。。。
  • 菊乡子 2020-01-10 15:57
  • 斯诺依 2020-01-10 17:43
    坐等坐等
  • 星沙 2020-01-12 21:06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