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峰山语

银花的童年(增补篇三)

  • 发表于:2019-08-11 09:06
  • 已有 556 次阅读

                      银花的童年(增补篇三)


从荣居巷出来往左拐,过了祠堂便有一座拱桥通向曾家市集。

柳镇的主姓是曾,柳姓人是后来才迁居到柳镇,比曾姓人少二百年历史。曾家人习惯安逸,种桑养蚕平平稳稳的过了几百年,柳姓人的祖先每逢夏天河水涨满,便划着草艇到东平河对面的省城做点小生意,有些柳姓人在城里发了达,连带柳镇也慢慢的富裕起来。

柳家跟曾家隔了一条约七八米宽的水道,柳家河原来没有名字的,大约三百年前,柳姓人在河边筑了堤坝,建了一个小牌坊,写上:柳家河。

曾家因此跟柳家吵吵闹闹持续了一百多年,后来柳姓人答应把曾家那边的河滩修筑好,也筑了堤坝,两姓人便渐渐和睦,便通婚做了亲戚。

市集位于曾家都尉府附近,一条长长的宽阔的麻石大街由拱桥一直延绵到东平河渡口。市集除了拱桥旁边的群英楼建有两层,其余的店铺都是一层瓦房,都尉府旁边是一些住宅改造成店铺,也住了人。

这市集在附近三乡非常有名,每天都有远道而来的生意人围着都尉府旁边的大榕树摆摊做买卖。

银花过市集是为了去拱桥边的群英茶楼买块白糖糕吃。柳成功和柳成坤两兄弟每天早上都会去群英茶楼喝早茶,银花偶尔过去茶楼找一下爹,柳成功会到茶楼的门口买一块白糖糕给她吃,而柳成坤会直接把一碟排骨递到银花的眼前,说道:拿去吃!

大家都赞这个大伯人好,但银花还是喜欢吃白糖糕,因为她的胃只适合消化白糖糕。那白糖糕是晶莹透亮的,富有弹性,银花每次都吃得心甜甜的,而那碟排骨银花不喜欢上面的豆豉味,闻到有点反胃。所以柳成坤递过碟子时,银花总是面无表情,迟迟不接过来,直到大家在旁边起哄:吃吧!大伯这么疼爱你,你有福气了!银花才勉强接过那碟排骨。碟子上画着几束淡蓝色的花,比排骨更有吸引力。 

银花第一次在晚上过市集是由满贞带着,那天傍晚,银花在家里消磨到天黑,爹和娘一直没有出现,她便去满贞的小仓库玩,丽蓉跟满贞刚好想到市集买几颗纽扣,便携了银花过市集。

过了拱桥,群英茶楼门外的大榕树下坐了一些人,有人抽旱烟,在黑暗中闪着星星红火,银花不喜欢晚上看到这红烟火,她以为有鬼,虽然姑姑告诉她世界上是没有鬼的,但梁凤鸣跟大伯母经常在巷口烧衣烧金银纸,银花是确信这个世界上有大大的鬼,也有像她这么小的鬼。银花便拽紧满贞的衣服靠紧满贞的身体,满贞被她拖着走不动,便笑道:银花,你干嘛?你这样扯得死死的,我走不动了。

银花不出声,她还没有学会表达这种情况的能力,她只是慌的心脏猛跳。

满贞用手抽掉银花的衣服,说道:不要这样扯着我,你自己走好。

丽蓉笑道:她大概害怕晚上出街,毕竟是小孩子。来,银花,让蓉姨拖你的手。

蓉姨说话的语气很令人舒服,但她没有满贞有耐心,银花多数只见满贞在小仓库,她感觉蓉姨跟娘一样整天到处跑,而娘跟蓉姨的关系也是比较好,娘出现在小仓库时,蓉姨一般都在,两人会说很多话,她们一直说,满贞姨在旁边做其他事情,也不插话,银花有时不耐烦,自己跑走了。

那天晚上她们在一家成衣铺买了几个颜色的纽扣,店主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她是曾家人,那铺是她自己的房子,银花听她说话也是特别舒服,她把一袋子纽扣堆在一个长桌子上,说道:这种白色的比较通用,什么衣服都可以缝这个颜色,黑色就是老气一点,黄色不容易配搭······

那些纽扣看上去很漂亮,银花很辛苦才忍着不伸出手摸一下纽扣。

蓉姨和满贞阿姨买了纽扣还在店里坐了一会。店主是个精明的生意人,银花一直看着她说话,她的嘴巴有点尖,像鸟儿的嘴巴,说话时嘴巴的动作很小,声音却非常清晰。

从店里出来时,满贞说道:这七姐是真心不错。

丽蓉阿姨点头说道:她年轻时在戏班混过,自然会做人。

满贞阿姨点头道:她的手艺不错,能在戏班做衣箱的肯定了不起。

丽蓉阿姨点头道:她缝的棉袄在附近很有名呢。

银花只听懂了三个字:会做人。

银花知道自己不会做人,会做人应该很开心,但她一直不开心,爹和娘都不疼她,她觉得非常孤独,大概是这样就是不会做人了。

第二天晚上,丽蓉阿姨吃过晚饭就独自出门了,银花在奶奶家吃了饭,去小仓库那边,见满贞还在,便跑到她那里。满贞阿姨便带了银花去七姐那里,原来七姐刚接了一个定做五十件棉袄的单子,她有个帮工叫杨瑞芬,这几天却不见人,所以只好请白满贞和吴丽蓉晚上抽空来帮忙。

七姐的店是她娘家的房子,天井做铺面,在城里捎些新款成衣挂在铺里,里面的小客厅是加工厂,客人定做的衣服就在客厅完成。客厅两边是就寝室,左边一个是她女儿的,她女儿跟了父亲在戏班谋生,很少回家,所以锁住。右边的房间是七姐的就寝室,门打开。

棉袄就差缝纽扣,红的、绿的、紫的、粉的在厅里分了四堆放着,映衬得客厅喜气洋洋。

银花心情非常好,她乖乖的坐在满贞阿姨旁边,帮她穿针线,她发觉自己越来越能干了。七姐也夸她:这阮少莲的女儿挺乖的。

满贞笑道:是呀。

过了不久,丽蓉阿姨也来了,三个人一边做事一边聊天,银花不知道杨瑞芬是谁,但在七姐嘴里,这个人特别差劲。

七姐气纠纠的说起杨瑞芬:借了我三十元,第二天就消失了,她不是做事,是来混一下,找点钱用而已,我刚接了这批货,一时找不到人,已经开了十几天通宵了,幸亏她帮我把面料裁好才走。如果我不借钱给她,可能没有走得那么快。

满贞阿姨说道:这杨瑞芬是原来在绣坊做事吗?我也听过有人说她很邪,经常借钱不还钱,要她还钱她就张口骂人,很凶的样子,大家都很怕她。

七姐说道:她呀,从小就没娘,住在外婆家,外婆有点积蓄,也疼她,所以才养得这么任性,不过她外婆前几年不在了,她现在住在舅舅家,没有以前的日子好过了。

满贞阿姨说道:听说她还到处找男人呢。

是呀!她在我这里做事,附近几个男人都跟她好过,就差对面竹器铺的跛子康,她肯定不会看上一个跛子。

银花在旁边听着,想着那三十元,大概是一叠漂亮簇新的票子。一个丰满的身影在银花脑海里闪过,那个女人像娘那样喜欢在街上走,可能很漂亮呢。银花想象不了为什么娘那么黝黑瘦削也可以满街跑,像丽蓉阿姨这么丰满走在街上才好看。

七姐煮了绿豆沙,她先捧了一碗给银花,说道:这孩子很乖,两个晚上都安安静静的,还帮忙做事,不像她娘跳笼鸡那样到处跳来跳去。

银花很高兴,情不自禁的说道:谢谢!

回家时,市集还有在街上走,银花认着七姐的铺附近有一间杂货铺,有一间农具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