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峰山语

第三卷 飘散的茉莉香(柳小蔚篇)

  • 发表于:2020-03-20 21:17
  • 已有 537 次阅读

                 第三卷  飘散的茉莉香(柳小蔚篇)

                           一群师表(5)


柳小蔚对各种名誉毫无感觉,就算她在大家眼里已经成为荡妇,她依然毫无戒心,罗娴的好意相劝像被蚊子轻轻叮了一下,虽然有点不快,但心情瞬间恢复。    

她醉心学习舞蹈,报了一个业余芭蕾舞学习班,在班上她条件最差,身材粗壮,脖子偏短,手脚僵硬。

教她们的黎先生是专业歌舞团出身的,年纪大了便离开剧团,跟几个旧同事开培训班,很多学生慕名而来,她上课非常严格,每次下课前会点名一些学员做即兴表演,谁是那节课的差生,她就抽谁出来表演。

柳小蔚自然是学员中最差的一茬,黎先生会一边皱眉头一边吩咐她记好笔记。

有个同学私底下对柳小蔚说:黎先生经常说你差呢。

柳小蔚却毫无介意,学得兴致勃勃,她喜欢黎先生专业认真的态度。

有一次下课时间,黎老师把自带的水果随手递了一块给站在旁边的柳小蔚,接着她又笑道:全班骂得最多的是你,幸亏我怎样骂你也挨得住。

司徒不来的时候,阿全就经常来,柳小蔚照样兴致勃勃的接待他,有时会跟他到街上逛一圈,一次遇到做警察的司徒在街上巡逻,阿全站到路边,而司徒则是愣着,迟迟不跟他们打招呼,司徒突然圈住阿全的脖子大喊:袭警啊!又放手笑道:我们是好兄弟呢。

柳小蔚通常在休息日去阿全家找阿华,受到他母亲的热情招待,阿华也当柳小蔚是知己,阿华经常提起司徒来过,但柳小蔚从来没有在阿华家遇见过司徒。

有一天早上,阿华在阳光灿烂的落地玻璃窗前宣布她的婚事:小蔚,我跟司徒要举行订婚仪式,到那天你记得来呀。

柳小蔚听了,心里感觉突然,一时语塞,只觉得眼前的阳光耀眼得令她迷糊,心脏被咬了一口似的巨疼,不过这种感觉很快过去了,她欣然参加了阿华和司徒的订婚仪式。

订婚仪式那天的天气有点阴沉,北风有点刺骨,柳小蔚背着一件庞大的棉衣,身上发热,双腿冰凉。

阿华显得特别娇俏动人,她穿的是一袭钉满用白纱做的玫瑰花裙子,身材圆润,胸前那高原似的胸脯更显得她格外迷人娇俏,她的皮肤虽然有点偏黄偏黑,但光滑细腻,高耸的鼻尖本来平时也带点油光,这天她的鼻尖亮得好像沾了一颗晶莹的露水,或是镶嵌了一颗刺眼的钻石。

司徒也精心打扮了一下,他的头发往后梳的整齐贴服,但喷的发油太多,显得黏乎乎的,身上穿了一件漆黑的长西装,个子显得更加矮小,他的脸跟天空一样阴沉,跟他身边笑容灿烂的阿华相比有点出戏。

在众人眼里,两个人分明是金童玉女,一个棱角分明的英朗,一个圆润贵气,不过两个人都显得有点矮,在柳小蔚眼里,他们仿佛是班上的两个小孩在玩过娃娃家。

柳小蔚迷迷糊糊的参加了整个婚礼过程,吃了很多东西,喝了很多饮料,喝得肚子胀鼓鼓的。回学校后倒头便睡,第二天,她忘记了婚礼的全过程,连阿全曾经在旁边轻轻的握了一下她的手,她也忘记了。

阿华订婚后,柳小蔚便不去她家了,她依然去上芭蕾舞学习班,依然每个晚上拉一下手风琴,心情非常好,但奇怪的是,她开始失眠,晚上睡不着,也不累,只是心情有点忧郁。

她本来平日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经常当众沉浸在幻想中,眼神迷离,跟人交往时说话语无伦次,前言不搭后语,令同事们大生厌恶,当大家获悉司徒订婚,阿全逐渐也减少来找她,她这种迷迷糊糊的幻想神情更令人生厌。

柳小蔚休假时开始往柳镇跑,她渴望能回到娘的身边,顺便照顾银花。

寒假结束前,城里开了教育表彰大会,李洁玲聪明能干的形象早已深入民心,也日渐声隆,这个学期她专门拟写了一篇教学论文在教育刊物发表,在这次表彰大会上受到一致赞赏。

可是在春节时,李洁玲的丈夫在大年初七淹死了。

原来她丈夫跟王财务的儿子是表兄弟,合伙经营一家化工厂,由于有一笔资金流向不明,产生意见,这意见迟迟得不到解决,春节后在厂房旁的鱼塘边发生剧烈争执,李洁玲的丈夫掉进池塘里淹死了。经过警察现场勘察侦查,是失足落水。

过完春节假期,大家高高兴兴回到学校,惊闻这个不幸消息,大家同情叹息之余也变得小心翼翼,不敢乱说话。

柳小蔚非常同情李洁玲,她也变得小心翼翼。过了几个星期后,晚上在宿舍百无聊赖,她忍不住拉起手风琴。

这个事情却被陈巧珠窥见了,第二天在会议上大骂柳小蔚不知羞耻,为人嚣张,态度恶劣,放学后还在学校张扬生事。

柳小蔚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因为学校后面的操场四面开放,从学校的操场穿过去另一条马路,少拐一个大弯,很多人在操场上穿行走捷径,学校的课室里面只是放了一些残旧的桌椅,平日也不会锁,大家都知道不会有人进课室捣乱。

那次开会陈巧珠骂得特别厉害,城里最流行的粗口都喷了几句。

大家都莫名其妙,为什么柳小蔚放学后拉手风琴居然被陈巧珠看到?

柳小蔚也觉得奇怪,因为陈巧珠住在离学校稍远的一个区域,来回路程要一个多小时。

罗娴提醒柳小蔚,陈巧珠很多时候在放学后没有回家,在外面等大家离开学校又转回来巡查,有时候躲在暗处观察进入学校的人,她应该对柳小蔚带男人进课室了如指掌。

随着李洁玲丈夫的事件和手风琴事件发生后,柳小蔚的失眠更加严重,医生建议她休息,她便回柳镇住了一个星期。

当柳小蔚带着舒畅的心情回到学校,发现李洁玲已经离开学校,她的办公室里坐着个子娇小的陈洁梅,办公室立即变了画风,空间比之前更加整齐宽大。

柳小蔚奇怪这个不起眼的临聘教员除了满嘴咬牙切齿的乡音,能认几个简单的汉字,东施效颦的写篇笨拙幼稚的豆腐小文,或是画只小猫小狗,弹首旋律简单的古筝曲也断断续续不成音,怎么一下子冒出来做了自己的领导。

在柳小蔚眼里,这个陈洁梅讲学历没有学历,讲经验没有经验,讲到专业只会嬉皮笑脸,丑相百出,之前出尽法宝奉承李洁玲已经令人不齿,为什么一下子又升职做了副校长?

罗娴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柳小蔚,原来柳小蔚回柳镇当天的中午,李洁玲在休息时间跟王财务吵得很厉害,她怪王财务的儿子贪污公款,还见死不救,怀疑是有阴谋的。

王财务觉得李洁玲无理取闹,说她丈夫当时气急败坏踩错脚掉进鱼塘里,警察已经证明是失足落水,她儿子又不会游泳,当时是大冬天,谁会那么笨跑进鱼塘救人呀。

吵架的第二天早上,学校的临聘职员陈洁梅便带了教育局一行人,包括之前学校的副校长李建辉来调查原因。

这个李建辉当教员时经常被李洁玲当众批评,不过她这次回来是以教育局科长的名义来调查李洁玲滥用职权,虐待同事,吵架滋事。

只见她高高在上,狠狠批评了李洁玲,不过李洁玲不服气,两人当场吵起来,李建辉说了几句便抓住喉咙不停的咳嗽,指示陈洁梅作证。

第二天李洁玲就离开学校,降级调到郊区的一个育英院。

李洁玲的离去让柳小蔚感到天昏地暗。柳小蔚不善交际,大家不喜欢她,但她的努力经常得到李洁玲的赞赏,

李洁玲是个天生的教育工作者,工作认真负责之余还懂得变通,她教的学生公认是全校最优秀的。

现在她离开了,学校里只剩下一个泼妇似的陈巧珠,一个时而狰狞时而满脸堆笑的王财务,一个娇滴滴的雏妓模样的陈洁梅,还有一群见风使力的墙头草似的教员。

陈巧珠自然惹人讨厌,李洁玲自然无辜,最可怕的是那个乡下妹子陈洁梅,不知道什么时候暗地里发的力,无声无息的一下子冒出头来,把根基强大的李洁玲连根拔起。

李洁玲的离去,加上严重的失眠症,柳小蔚决定回柳镇定居了。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