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追忆似水年华:活在吾乡

  • 发表于:2017-11-06 11:00
  • 已有 870 次阅读
追忆似水年华:活在吾乡

———品读覃炜明系列散文有感

/肖志勇

看了很多覃炜明老师的很多文章,佩服他的勤奋、才情和担当。虽然我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相聚,抑或闲聊,甚而是调侃,但他对文字的执着,却让我心有戚戚焉。

看到他几乎每天一篇公众文推送,而且每篇都饶有兴趣地让人读下去,这真的不易,尤其是当下每个略微爱点文字的人,都急于开公众号,写不出多少斤两的文章,却满天飞。所以,我有时真的厌恶看文字,深深地患上了文字恐惧症,有段时间,我关闭了微信,远离了手机,就是为了跟潮汐一样泛起垃圾之泡的文字相忘于江湖。我不大喜欢官样文章,也不喜欢尽是华美文字的炫耀,所幸,在覃兄的文字里,尤其是《活在吾乡》系列文章,我看不到这两者。

他与我交谈,说的最多的就是为卑微者立传,这是需要胆识和智慧的,也需要忠实于那个时代,更需要人生的阅历,我们有时候,老想着给自己立传,忘了周遭人的生活,忘了卑微者的存在,虽然我们本身也是卑微者,这才是可怕的,我们这些文字工作者,眼睛是向上的,心也是向上的,看到的风景,都是变形的,沾染了很多金钱的色素和权力的游戏,让我们的文字忘了回家的路,让文字回到真实的家,温润的家,底层的家,或许,就是覃炜明的野心吧。他的所谓卑微的人,有养饭爷二叔,那个文革时代的立体之人,印象十分深刻,固执且真实,道义又温情,是一个没带修饰词的人,杀猪、抢工分、使点小性子,野性的温柔,看这样的文字,能明白什么叫人性,什么叫乡村,什么叫时代印记。这是需要作者中立的叙述风格去描写的,尤其是涉及到个人隐私的部分,二叔养饭爷的真实性,让个人的隐私显得那么渺小,其实,覃兄文字的最成功之处,就是真实还原时代的小人物,在小人物身上,寻找到当下正在失去的大义和大美。

他在《父亲的责任》中写道:我的生父和养父虽然都已经作古,但作为一个踏入花甲之人的我,却想起了“子欲养而亲不在”的尴尬。是的,简单的几句话,就触动了我坚硬中的柔软,外乡人的“乡思病”部分。乡愁不是空中楼阁,它需要落地生根,需要土壤,而不是城市化进程里面的海市蜃楼,即使海市蜃楼里面偶尔能倒影出一片宁静的乡村牧歌图,究竟也不能唤起我们日益麻木的城市之重。

读他的《在品冲》,既可以闻到母亲在炊烟下熬中药的味道,也可以看到伯母这样活到高寿的人,是以怎样的农村妇女形象,让乡村记忆变得悠远绵长,《在品冲》的每一段文字,都很少形容词,都是名词和动词居多,名词和动词,才能更真实地抵达品冲的本质,形容词太过华丽和妖冶,不适合那个时代的苦难。文中提到,十七岁的作者,割松脂,漫山遍野的割,从这棵松树到另一颗松树,就是为了还伯母拖欠生产队一笔不少的口粮款,伯母是五保户,这些爱的坚守,让我潸然泪下。我知道,覃兄一定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才能让自己的每一个卑微者,光亮起来。

在莫背村,作者启蒙的地方,我看到了乡村文明的艰难历程。一个小山村要出一个文人,是需要因缘际会的,启蒙老师、同学、以及苦难的记忆,是乡村文明走向城市文明的星火。覃兄的启蒙老师宋老师,用慈祥的面貌,映照出一个贫穷孩子的求学之路,其实,边缘山区的每一个启蒙老师,更像是浩瀚原始森林里面的一盏明灯,它祛除野魅,让更多的朴实走向城市的融合,君不见,现在很多城里人,依然有很多淳朴的农村基因,建构着城市文明的基石。而小伙伴海生和永雄,卑微的像村里的野草,一岁一枯荣,只有通过覃兄的文字,才让他们重新活在我们幅员辽阔的乡村图景里,没有这些卑微者,我们的乡土记忆如何可能?

通过看覃兄的文字,我寻找了失去多年的乡村记忆,有土屋,有篁竹林,有突兀的亲人坟头,有剪不断理还乱的乡村关系,有启蒙,有乡野的过山风,有明月清照,有山涧涓涓细流,这些没被污染的儿时记忆,让我时不时涌现出“天人合一”的美好愿景,苦难是有的,但覃兄的本意不是揭示苦难,他更多的是温情脉脉地遥望乡愁,品咋过去的美好,在灰色的叙述笔调里,留存传统的乡村精神谱系,他写了很多宗祠,故乡的宗祠,我想,这就是他散文里的一个特有意象,一个乡村,如果没有族谱,没有宗祠,没有乡绅,我想,这样的乡村是野蛮的,在进化论的裹挟下,必将自动消亡。显然,覃兄不会是乡村文明的守墓人,也不会是野蛮文明的背叛者,他远离故乡,来到顺德,依然不忘书写他的“吾乡”,我想,这就是他谨小慎微的精神还愿。这个愿必须要还,但又不能太高调,怕引起顺德岭南文化的奚落。其实,每一座移民之城,文化都是多元的,忽然之间,又想起了覃兄现在《珠江商报》的同事,朱佳发,他是一位诗人,可是,他也写了一部诗集《寮子背》,来致敬他福建闽南的乡村,是的,每一个行走在城市里的人,都有一块巨大的乡村帷幕作为背景,我们都是背景里的演员,用毕生的精力,去演好《进城记》这部电影。

当然,覃兄的文字视野是宽广的,思想是深邃的,那是报业人员的专业素养,但是,能在自己专业素养的田地里,开辟出另一块乡村记忆的花园,要么是才情使然,要么就是良知使然,更多的是耕耘弄月的故乡情愫在作祟吧。记得王阳明推崇的心学,“格物致知,致良知”,覃兄用他断断续续地故乡记忆,“格”出一个“大物”,那就是思乡的文学情怀。只要文学不死,文字不死,亲情爱情乡愁愿景就不会死,他希望用自己的素朴真实的文字,调和一些深刻不见底的思想,让这些像二叔、宋老师、永雄、伯母、母亲这样的卑微人物,再活一遍,活在乡村的图景里,昳丽光彩,他说,他要尽快地把这本书编辑出来,题目就叫《活在吾乡》

宏大的野心里面,满满的人性温度,这就够了,何必追求过多的立德立功立言这些劳什子呢?没有追求,就是最大的追求,理想不是咸鱼故事的脚本,更多的是责任使然,为卑微者立传,久违的声音。因为是久违的声音,我就特别关注着他的每一篇活在吾乡的文字叙述。不过,近来,覃兄又不断地推出顺德的风土文物,譬如伦教的678,在那里,他莫非也找到熟悉的乡野元素?他甚至把触角伸展到广州,有静美的沙湾往事,有岭南的沙面故事,都氤氲在本土最原始的生态里面,莫非,他是乡村记忆的采集者?

覃兄他是广西人,我是江西人,顺德还有很多一干的文友,来自四川、福建、甘肃、青海、湖南、苏州等等,他们也曾经活在各自的“吾乡”里,可又在奋斗的年龄时段,选择顺德,于是乎,他们不断置换着乡愁,把故乡当他乡,又把他乡当故乡,所以,《活在吾乡》就有无限循环的可能。

假以时日,我们都退休了,告老还乡,是否又会把对顺德的一草一木,一阡一陌,一街一巷的思念,时时惦挂呢?我想,这就是覃老师不断地在这里寻找岭南风物的原因吧,好等到七八十岁来临时,我们拿着一本《顺德好家风》,抑或《伦教风情678》,看到他乡或吾乡中更真实的奋斗的自己。彼时,活在吾乡,就成了每一个人的追忆似水年华。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 麦田的歌 2017-11-06 11:33
    有温度的文字才是能真正打动到人的,现在确实有些文字里带有功利性之类的,是很不想去读的
  • 又乱林 2017-11-06 11:41
    我也有略读《活在吾乡》,顺德本身就是我的家,但是我也会想起曾经在其他城市打拼时候的场景,会去对比,其实没有说哪里更好或者怎样,更重要在于我们的心态
  • 郁郁寡欢 2017-11-06 11:48
    千千万万的人为了更好的生活背井离乡,为了自己的梦想去到陌生的城市,而家乡,很多时候只能在梦里回去
  • 穆萨 2017-11-06 14:32
    好像是一个台湾作者说过的“人在哪里,哪里就是故乡”所以,现在身在顺德的人们已经在心底将顺德作为自己的故乡了吧?
  • 半盏清茶 2017-11-06 19:41
    这样带有感情的文字不多了。
  • 睡熊 2017-11-06 19:59
    这就是“落叶归根”的情感吗?
  • 菊乡子 2017-11-07 02:47
  • 绿豆沙 2017-11-07 13:31
    好的文字应该是具有情怀的
  • 简单一点 2017-11-07 13:42
    希望可以多一些这样的作品出现
  • 珷玞 2017-11-07 14:39
    你们两位都是有文学素养的人,看平常的作品思考都蛮深刻的,我们这种渣渣就比拟不上了。
  • 少林功夫好嘢 2017-11-07 17:18
    大学还没毕业就一个人到了深圳闯,后来去了广州,最后还是回来了顺德~
  • 萝卜糕的脚趾 2017-11-10 09:01
    记忆的温度。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