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顺之灵123的日志

顺之灵123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就像波浪不能平静 起风的时候它更见动荡 可阳光依旧那么迷人 早晨的风清凉可爱 无忧无虑的日子总令人欣喜 就像傍晚时通明的街道 铺展的是一幅画 和那些画上没有烟火的柔情 总会想起此刻是永恒的开始 一点也不会刺破那层丝滑的表皮 梦里滚动的是清朗的乾坤 此外
  • 分享

    顺之灵123 2019-07-20 00:19
    作为旁观者我把自己缩成一个壳 又薄又硬,光滑流光 我的身心都倾向于凝聚 既不占有,也不被剥夺 你可以说我是这种形式 就像某种流行的款式 可既不时兴,又不至于落伍 它仅有很浅的一层 像焦黄的面包皮,却并不脆 它包容着空间 可里面什么也没有 虚无和实在在其中瞬时溟灭 我不代表着
  • 印象纷乱,感觉奔驰 时代如纸屑在午后的楼层中飞舞 我蜿蜒的睡意清晰如蝶 玻璃镜像折射着它的波动 就像我所感受的一阵阵的酸楚 来自于时代的深处 那些浮腾的猛兽磨牙的真切 环视这层层覆盖的裘皮 利爪刺过依旧华丽 也许我只配这没有血色的命运 叼着奶嘴沉溺于无尽的喧嚣 在眼色与
  • 如果我的尘世也有梦 清晰的,洗练的,如一滴露 在清晨直至黄昏 终会消隐,就如我老年的目光 朦胧、幽深、几近暗淡 那些哗啦啦吹拂过我生命的树叶声 那些垂落的雨滴 以及那些移动的远远近近的风景 响在空中的雷声 途径的风暴 都一路承托着我那稀疏的梦 摇曳着、颠簸着、空泛着 如迁徙
  • 分享

    某些闲絮

    顺之灵123 2019-07-07 00:24
    让我做一个妥协的人吧 闭上嘴,沉默着 向着黑夜隆起自己的脊背 朝最深的柔软 摊开自己的身体 向蜗牛学习步行 就当我没有看过腾空的飞鸟 像蚂蚁不动声色 就当我卑微而渺小 在求食的路径上徘徊 害怕坚硬的事物 堆积出莫名的狂热 以补阴的姿态 发出壮阳的力量 这逻辑并
  • 我翻过一道墙 又一道墙 像一个崂山道士一样 向往着一个平原一般的仙境 墙说:不可能,你这肉身 除非你化为空气 流动在墙内和墙外 不然,只梦尔 我说:真被你所看穿 我就是梦,幻在墙的两边 仙雾一般笼罩了你 我有空灵的法子对你 墙木然了。它垂下夕影 伴着丛生的荒草屹立在山坡 而我习惯于空灵雾水 淋湿了
  • 它一秒钟也不能活在阴影下 被黑暗宇宙的先头部队所掌控 它散发着无穷无尽的能量 向着广漠的虚无尽情飘洒 接近它的 不是被它的能量所冲击 就是被它的光亮所照射 没有谁敢于挑战它的热情奔放 没有谁知道在它毁灭的那一刻 会发生什么 你不知道轮回什么时候发生 你不知道蝼蚁般的命运根本就无济于事 从一处树荫逃
  • 夜深如同一只蝴蝶 梦中拾取飘落的羽翅 哑剧的人生跌落了表情 富贵的缀饰光彩夺目   张开口袋将白日装入 裸露的灵魂关入小屋 我要发出声声沉寂 让岁月的蹉跎不眠不休   你也想我轻微的远行 转身便是春风晓景 我愿腾飞在清濛的小溪 绕着伊人溟入水声  
  • 蜘蛛爬过自己织的网 它打湿了脚 晨露悬在上面 风吹着雾滴颤动   雾消散了 第一束阳光照来 叶子垂着露水 昆虫在飞   菜地下的农田广阔 水稻抽绿 田埂野花开 小鸟鸣唱   泥土下的蛇盘住自己的蛋 蚯蚓挪动身子 蓬松着泥土 表土掩盖成寂静  
  • 分享

    曲线

    顺之灵123 2019-05-19 23:08
    穴居,人间的巢 白天,或者它的邻居夜晚 都有各自的房间 忙碌和慵懒的贪恋   我的身体何去何从 它膨胀又消失 在昏辰里,宛似一颗流星 焰火的灰烬,如甜美的夜   它丈量我旅途的曲线 直至踪迹难觅 我爱的人化作江湖 留在低洼地   在辉煌的俯视下 炊烟袅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