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顺之灵123的日志

顺之灵123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印象纷乱,感觉奔驰 时代如纸屑在午后的楼层中飞舞 我蜿蜒的睡意清晰如蝶 玻璃镜像折射着它的波动 就像我所感受的一阵阵的酸楚 来自于时代的深处 那些浮腾的猛兽磨牙的真切 环视这层层覆盖的裘皮 利爪刺过依旧华丽 也许我只配这没有血色的命运 叼着奶嘴沉溺于无尽的喧嚣 在眼色与
  • 如果我的尘世也有梦 清晰的,洗练的,如一滴露 在清晨直至黄昏 终会消隐,就如我老年的目光 朦胧、幽深、几近暗淡 那些哗啦啦吹拂过我生命的树叶声 那些垂落的雨滴 以及那些移动的远远近近的风景 响在空中的雷声 途径的风暴 都一路承托着我那稀疏的梦 摇曳着、颠簸着、空泛着 如迁徙
  • 不知怎么的,每天都懒得写字,这种灰色的情绪体验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环境变了,人会找些理由懒惰懒惰的。而其实这本来就算不上理由。当我写上瘾的时候,任何时候都有话可说。当我沉潜在各式史实所氤氲的文化氛围中的时候,我总是走笔如电,和我的感受相比,这其实是很慢的。想象的快真的很快,来不及摆脱一种心绪,另一种
  • 分享

    某些闲絮

    顺之灵123 2019-07-07 00:24
    让我做一个妥协的人吧 闭上嘴,沉默着 向着黑夜隆起自己的脊背 朝最深的柔软 摊开自己的身体 向蜗牛学习步行 就当我没有看过腾空的飞鸟 像蚂蚁不动声色 就当我卑微而渺小 在求食的路径上徘徊 害怕坚硬的事物 堆积出莫名的狂热 以补阴的姿态 发出壮阳的力量 这逻辑并
  • 分享

    谈酒

    顺之灵123 2019-07-06 16:26
    我很少喝酒。从来就不觉得喝酒是一种享受。对我来说,酒,其实就是一种交际媒介,不至于使自己在酒席宴前难堪。我的父亲和两位兄长都很有酒量,他们都爱喝酒。他们的生活也很富裕。每次春节团聚的时候,尤其是年三十晚上,总有一瓶好酒在桌子上,不是茅台就是别的什么高级酒,但我对此并无所感,喝的时候,也稍显勉强,喝
  •               我把自己放到地表,不是匍匐,而是自由行走。我看到我存在的理由是由一些很小的事情构成。诚实的生活,平静的内心,对苦难的敏锐,对浮华的拒绝。我追求的生活仅仅如此,没有虚假 ,没有自欺欺人和对自我的掩饰。我全部精神投射的就是我眼前的生活,今日或者明天,这
  •        其实垃圾分类这个问题,谁都知道分类的好处,但分类的后果大部分人并不知道。首先监督分类的大妈是不会给你免费做功的。都是要社区给钱,我做过朝阳某地的公共图书馆项目建成之后一直没有开门关键点就是管理人员费用没有人愿意出。        从运输上讲
  • 我翻过一道墙 又一道墙 像一个崂山道士一样 向往着一个平原一般的仙境 墙说:不可能,你这肉身 除非你化为空气 流动在墙内和墙外 不然,只梦尔 我说:真被你所看穿 我就是梦,幻在墙的两边 仙雾一般笼罩了你 我有空灵的法子对你 墙木然了。它垂下夕影 伴着丛生的荒草屹立在山坡 而我习惯于空灵雾水 淋湿了
  • 它一秒钟也不能活在阴影下 被黑暗宇宙的先头部队所掌控 它散发着无穷无尽的能量 向着广漠的虚无尽情飘洒 接近它的 不是被它的能量所冲击 就是被它的光亮所照射 没有谁敢于挑战它的热情奔放 没有谁知道在它毁灭的那一刻 会发生什么 你不知道轮回什么时候发生 你不知道蝼蚁般的命运根本就无济于事 从一处树荫逃
  • 分享

    玄思

    顺之灵123 2019-06-27 22:35
    人不可能不絮絮叨叨,如蝴蝶一样翩然而飞,还是像蚯蚓一样在挪动中昏昏。日常的光景中,我是趋光的飞虫,我有过挪动的前生,而今,我长出了轻盈的翅膀。不要劝告我乖乖爬行,看见我的飞影不要羡慕。 那么,我何时走到了那个菜园,看半空里的黄色蜻蜓飘飘荡荡,在晚霞中,霞光的昏黄将它们一一融化在虚无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