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城市生活

天堂有约 -----怀念五哥

  • 发表于:2019-06-09 23:09
  • 已有 521 次阅读

2010年10月4日,中午开会,突然收到四哥的手机短信:“宇麟14时02分仙去”。虽然早在意料之中,眼泪仍夺眶而出,整个下午,脑中都是五哥的影子,无法集中精神工作。

 自懂事开始,就听大人说起我家有门亲戚在广州。爷爷在世时,每逢爷爷生日,广州的四伯父(黄祖)都会赶到顺德,为爷爷祝寿。

小孩子总弄不明白:我们周家为何有个姓黄的四伯父?

周、黄两家,其实没有血缘关系,两家的友谊要追索到七十年前。我的大伯父(佛山名中医叶家女婿)在广州大平路(即现在的人民南路)岳父家开的药店做经理(注:同时开展地下工作)。大伯父和大伯娘,带着几岁大的堂姐租住在大新路安命里,与四伯父黄祖为邻居。后来,大伯父与四伯父黄祖结为异性兄弟,从此,周、黄两家人延续了四代人,七十多年的友谊。

父亲十六岁,从顺德乡下来到大伯父的药店做学徒。193877日,抗日战争爆发。1012日,日军在广东惠州的大亚湾登陆,1021日,日军攻入广州市区。

国民党广东省政府粤军,顺着粤汉铁路(注:即现在的京广铁路)向北撤退,大伯父和四伯父两家人,连同我父亲,随着逃难的人流,先到清远,后经四会县转肇庆避难。

少年时代,听父亲讲得最多次是“抗战期间肇庆卖故衣”的故事。所谓“故衣”,是指别人丢弃的衣服,甚至是死人身上的衣服。由大伯父和四伯父分别从难民手中以低价收购,回肇庆市交大伯娘和四伯娘洗干净,用炭烫斗烫平后交给我父亲在肇庆街头摆卖,以此维持两家8口人的生计。

抗日战争胜利后,大伯父和四伯父回到广州,仍租住在大新路安命里,我父亲服从组织安排,回到顺德开展地下工作,直至解放。留在广州的大伯父是珠江纵队的情报站站长。1957年,政府疏散城市人口回农村搞“大跃进”,犯“右倾错误”被罢官的大伯父一家也回到顺德。大姐、二哥、四哥则留在广州读书,四伯父和四伯娘照顾他们的生活。

大姐中山医学院(注:现与中山大学合并)毕业后,分配到某市防疫站工作,并在哪里与同是华师附中毕业的中学同学成家,直至退休后迁回顺德。二哥从中山医学院毕业后,分配到东北丹东。因女朋友随父母去了美国,这了这份爱情,二哥选择偷渡。偷渡鸭绿江到了朝鲜(注:天真的二哥认为到了朝鲜,就可以徒步穿过三八线到南朝鲜,然后再转道美国,实现爱的梦想)。二哥游过了鸭绿江,刚上岸,就被朝鲜边防军逮捕,还算他机灵,说自己来朝鲜,是想拜谒中国人民志愿军先烈。如说出“经南朝鲜转道美国”的真实想法,则以“叛国罪”变成一堆黄土了。虽然免牢狱之灾,但因非法越境而被开除公职,押送原籍当农民。

二哥是名医旷公道(后任暨南大学医学院院长)的入室弟子。押送原籍后,虽然名份还是农民,难得一个名牌医科大学生回乡,二哥还是被安排当大队“赤脚医生”,镇里的卫生院亦经常请二哥偷偷摸摸做外科手术。二哥六次非法探亲均不成功,每次被押送回顺德看守所,得到消息的医院派车接二哥去做手术。有意思的是,有时桂洲医院(或容奇医院)和中山黄埔医院同时派车去看守所接二哥去做手术,桂洲医院做完两台手术后,再转中山黄埔医院做两台手术。因为父辈的关系,顺德曾经的几任主官郑国雄、黎子流、欧广源成了二哥的朋友。后来,二哥到了美国,与二嫂结婚。

1971年,我读小学二年级。适学校放暑假,二哥到广州采购药品,顺便带上我走亲戚,住在四伯父家,和五哥(黄宇麟)住在楼梯阁楼间。

每天早上,四伯父带我水果店(注:解放后,原有的小贩都安排在商品里工作,四伯父进了大新路与海珠路交界的水果店里当了售货员),削一个烂了一个小洞的苹果给我。吃过中午饭后,四伯娘让我到海珠市场排队买菜(霸位置),在那个物资贫乏年代,即使是下脚剩菜,也要排长队。

天天有苹果吃;肉虽然不多,也天天有一点,四伯娘还老往我的碗里夹肉。星期天,四伯父还带我到动物园看大象。

五哥此时是初中生,我和五哥住一间房,每天晚上,五哥给我讲杨家将、三国演义、水浒传等故事。五哥做功课,我就看五哥收藏的连环画。

记得有天中午,五哥急急地拉我出门,到人民公园排队购买足球票。排了将近两小时才买到一张票。

吃过晚饭,五哥带我的越秀山体育场,观看中国队对朝鲜队的比赛,哪是我第一次看足球赛。虽然不懂什么越位、助攻、犯规等足球术语,比赛结果已记不起来了,但哪天晚上的越秀山的狂热至今难忘。

和五哥住在一间房的一个月,是少年时代最快乐的一个月。

后来,三姐、四哥结婚,四伯娘过世,我又陆续去过广州,每次到广州,都是和五哥住一间房。

后来,我离开广东去外省读书,此时,五哥已在电力局工作,五哥用自行车把我的行李拉到火车站。

毕业后,我被分配回广州工作。公司言明,一年后出国工作,让我们这批实习生加紧复习英语。五哥听说后,借我380元(相当于他半年的工资),并通过朋友购买了一部走私进来的录音机(型号康艺8080,我至今仍保存着)。随后,我赴广东乐昌实习。实习结束后,我被调去参与军事工程。虽然最终没有出国,哪一年恶补的英语,受益非浅。二十多年后,我到非洲工作,工作得心应手。

五哥在供电局工作,任职电力调度。越秀山有足球比赛,主办方都会送些足够票给他们,位置都不错。每次有票,五哥总不忘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拿足球票。

1984年,五哥结婚。在住房极为紧张的广州,有幸分到一间16平方的平房,五哥请我帮忙贴瓷砖。天呵,虽然我学的是土木工程,但都是纸上谈兵,工作中,我只要将图纸一交,测量线放好,实际操作是工人师傅。尽管看过工人师傅的操作,但真刀真枪上阵却是大姑娘出嫁-----头一回。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阵,一个晚上,居然将厨房的瓷砖贴完了。看到自己歪歪扭扭的“杰作”,只好用“您买的瓷砖都是次品”来搪塞五哥。

五哥婚礼,我一早就去取花篮,装饰花车。作为接新娘的兄弟,第一次参加接新娘子.看到新娘子姐妹的假意刁难,我居然提出“强行撬门”的馊主意---唉,真是个二百五!

五哥婚后,和五嫂相敬如宾,五哥堪称为子、为婿、为夫、为父、为兄的楷模。点点滴滴,至今仍记忆犹新。

每年的年初八,一般都会在五哥家聚会。在深圳的二姐、广州的二哥、三姐、四哥,偶尔美国的二哥、我在顺德的小妹也会参加。周、黄两家人的第一、第二、第三、第四代人齐聚一起,把酒尽兴。延续七十年的友谊。

1994年春节又到了,五哥在上海的舅舅、舅妈回广州过年,住在五哥家里。年初八,五嫂的弟弟亚广也从香港回到广州,我带着女朋友(现在的太太)也参加了。仗着自己有点酒量,居然和兄弟们轮流叫板,结果几个人醉得一塌糊涂。五哥扶我到洗手间,臭哄哄的吐了一地。我的女朋友守着不敢离开,第二天酒醒,我被二姐一番臭骂。

2007年,我赴非洲工作。将所见所闻、生活点滴发给五哥。

20084月,我回国后不久,又参加了几家人的一次聚会。谈起十多年前的疯狂,五哥笑称,今年让香港的小舅子“大只广”回广州,再PK一次。

20087月,突然听到四哥告之:宇麟肺癌晚期,已在省人民医院做了手术。

佛说:“为善自然登福地”。观世音,您为何不发慈悲?

天竺圣人,都说功德无量,为何不施济心、行方便度、脱无量劫!

大千世界,好人不得好报?我要咀咒上天不公!

我太太是医务工作者,见惯了死亡,她告诉我:肺癌患者到最后都是痛死的。

五哥以超强意志和毅力与病魔作斗。每次去医院探视,五哥都尽可能用平静的声音与我们交谈。看到五哥不停搓着自己的肚子,外表软弱的五哥自始至终没有叫一声,但是我能体会到五哥所忍受的巨痛。

五哥,您是真的男人!

带着对亲人的无限依恋,风华正茂的五哥走了,我心中永远的五哥走了。

国庆聚会时,您希望我和“大只广”今年再PK一次,可是,这样的场面,您再也看不到了。

五哥,您说要与我切磋毛球技,永远不会有机会了。

五哥,您一诺千金,您说待中国足球重振后,要与我到越秀山体育场一起呐喊,一起重温少年时代,为何您不守承诺!

五哥,你的鹏儿已长大,另一个真男人站起来了,请您相信,在您的言传身教之下,鹏儿定能格守孝道,善待五嫂。

人死不能复生,五嫂,请节哀保重身体,天堂里有五哥的庇护。

五哥,一路走好!

五哥,天堂有约,来生还做兄弟!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 A-C罗 2019-06-10 09:21
    没有血缘关系却胜过有血缘关系
  • psy 2019-06-10 09:27
    看着也是有一段历史了。有些人就是永远值得敬佩。
  • 山茶花 2019-06-10 10:03
    看着推算,五哥走得早,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远超过亲情。
  • Zhenhua·Tang 2019-06-10 10:27
    亲情这种东西,并不是因为血缘关系才产生的,而是因为亲近的关系
  • 华果果 2019-06-10 10:32
    为你拥有这样的兄弟而开心!
  • 小宁子 2019-06-10 13:33
    亲情不是产生于血缘关系的
  • 清水清寒 2019-06-10 17:06
    很多时候,血缘并不是亲疏的唯一恒定,有很多人一直都活在我们心中
  • 斯诺依 2019-06-10 17:31
    亲情非血缘所系,乃是因爱联结
  • 好望角 2019-06-10 17:36
    好感人的故事,五哥会活在你心里的
  • 菊乡子 2019-06-12 07:08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