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城市生活

一个消失了的行业——丝棉

  • 发表于:2019-06-07 17:52
  • 已有 483 次阅读

    顺德在古代即发展了蚕丝行业,农民把原来的果基鱼塘改为桑基鱼塘,栽桑养蚕,蚕熟吐

丝成茧,好茧交付丝厂缫丝,以丝织成纱布,纱布经晒莨工人完成有关工序,便成“香芸纱”,

一匹匹的香芸纱成了当时上等的衣料,那时我们称之为“纱衫”,也有不少造成旗袍的,十分

上层次。

   次茧则买给平民百姓家,加工成幼幼的纱线再用土布机织成净身绸布,再在圩期拿去市

集固定的地方卖给经营茧绸的客商,黄连有个地方称“布行”的就是绸布的交易集散地,有条

巷叫“卖纱巷”就是各家各户把次茧搓成纱线卖给土机织布的人的集散地。

    客商收购若干数量的净身绸布再拿去晒莨工场加工便成绸布,造出来的衣服我们叫绸衫,

绸与纱的不同在于绸的丝是人工搓出来的,线条粗糙点,织出来的绸布也没有纱的严密光滑且

无花式图案显示,其售价当然比纱低一大截。

    我少时候在圩期曾跟随父亲去“布行”收购绸布卷,那个热闹劲如今仍记忆犹新,黄连人

口不足一万,却有十多个晒莨场,,足见当年黄连的丝绸行业的兴旺。

    顺德养蚕地区都有蚕种场,专一培育优良的蚕种,蚕吐丝成茧,在茧里化蛹,够日子了蛹化

蛾,蛾在茧里咬个洞钻出来,待身子干透后自然选对交配,之后雄蛾死去,雌蛾则在卵纸上产卵

之后也死去,蚕种场为了让蚕蛾节省咬壳出来的体力,大都人工用刀把每个茧的一端切开个口,

让蛾自行爬出,让它轻松愉快地配对产卵,完成它们的一生。

    切开口的茧,我们称之谓“披口”,包括蛾自行咬出的茧,因其丝已被多处切断而不能连续

,故不能缫丝,这种茧有它另外的一条去路——造丝棉胎被子的大弓丝棉,怎造?也是比较繁锁

的一个流程,那时黄连做丝棉家庭作坊的不下十家。

    我家住黄连耕读里,父母开家庭作坊做丝棉谋生,一条才八户人家的巷子做大弓棉的就有四

家,堪称“丝棉一条巷”.

    少时候,看着同乡的女人拿着已干透了的小弓棉来我家,与我父母就干湿度,洁白度,匀称

度来衡量每两重小弓棉的价格,双方口舌一番便成交。

    做好的大弓棉一般发去广州或上海的棉胎店铺做丝棉胎被子,它比棉花胎被子保暖得多了,

价格当然贵很多,那是以前的女人出嫁最好的嫁妆,现在的丝棉胎被子一样昂贵。

    五十年代初合作化期间,我父亲牵头把丝棉行业的个体户组织起来成立了一个丝棉合作社,

在黄连北头村租了个大祠堂,专做小弓棉的女工就过百人,后来公私合营,组成了黄连东风丝棉

厂,成了黄连一家大型手工业工厂,解决了当时的就业不少问题,再后来,养蚕业萎缩,盛极多

的顺德蚕茧养殖丝绸行业全线崩溃,生产基地转了去粤北等地发展,黄连东风丝棉厂改为纸箱

厂,那是后话。

    五十年代前期我父亲和他的两个弟弟三家大人都是做丝棉养家活口的,天寒地冻时双手整天

泡在水里,那个滋味可以想象得出来,夏天则容易烂手烂脚,白矾是最有效的止痒药,我三妹十

来岁就去了伦教蚕种场工作[伦教蚕种场已改为行业怀旧胜地],四妹在容奇顺德丝厂工作,我

在1970年被派去顺德农校蚕桑班学习了半年,之后大搞良种桑嫁接,也养过蚕,我们这个家族以

都与丝棉行业有缘。

    丝棉,不想遗忘,但始终被遗忘。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