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黄连故事之八【红色堡垒—余家园 】[之一]

  • 发表于:2019-08-11 19:23
  • 已有 653 次阅读



黄连红色堡垒—余家园

         

—红色记忆:革命家庭“余家园”

整理  关键

 

一:“余家园”花开七朵

勒流黄连“余家园”—— 一个为建立新中国贡献良多的革命家庭。

“余家园”是悬壶济世之老字号,创建于清光绪年间。余家一脉余倚盘先生是当年广东省博济医院(现广州市孙逸仙纪念医院)西医全科毕业生。后又去美国旧金山继续深造。在广州学医时,他跟孙中山(孙逸仙)是同学。在孙中山的影响和教导下,余倚盘先生毅然参加了同盟会。

余倚盘先生先后在广州、南海、三水和顺德开设了七家“余家园”医馆。光是顺德就有龙江,勒流跟黄连三家,而黄连这家最为长久和出色。

上世纪1919年(民国八年),余倚盘先生携妻李乐芝,到顺德勒流黄连圩开设“余家园”分馆行医。李乐芝善长“接生”。好多奇产、难产、经她救治往往逢凶化吉。李乐芝为人慷慨大方又有主见、乐于助人且富有爱国心;遇到穷苦人家,不但免去诊疗费,还送汤赠药。李乐芝排行第五,所以乡亲们都亲切地叫她“五姑”。1938年10月(民国二十七年)日冦攻陷广州。这时正值广东组织抗日伤兵医疗服务团开赴前线。五姑深明大义,马上动员大儿子余民生弃笔从戎,参加“医疗服务团”随队北上抗日。

 

注:[余家园]题字者:秦咢生(1900.1.28.--1990.2.9.),中国著名书法家、印学艺术家、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主席

 

二:铁铸堡垒——余家园

黄连“余家园”的“表叔、舅舅”也特别多。譬如,1940年,地下中共党员李进阶(珠江纵队干部,解放初期的广东省委委员)、郑文骥、周明、陈翔南、邝明、谭继行、廖竹溪、邓梦云和周若等(解放后,上述提到的同志大多成为新中国的中、高级干部),他们经常在“余家园”碰头磋商工作。五姑见是革命同志,都茶来水到,招呼食宿;还想方设法替他们打掩护。因为“余家园”是医馆,相对容易掩饰,于是,“余家园”就成为中共地下党的秘密联络站和交通站。

当时,黄连白色恐怖也严重,政治环境恶劣。黄连本地有掌控话语权的十二姑,拥有先进武器的特务头子梁自重,恶爷何兆坤、白食棉;邻村江义有恶霸“雷公掌”(吴掌)、黄毛二等,勒流有“大天二”大金钟和廖孻、廖秀山等黑恶势力。他们都是些反共骨干。我地下党员稍有不慎就会有危险。

五姑胆大心细,在她的策划安排下,“表叔们”有惊无险,在“堡垒”一直坚持抗战,坚持斗蒋邦,最后迎来全国解放。

[我就是五姑为我妈妈接生生下我绿园中叔的,我来到世上,第一个把我抱到世间来就是五姑]

 

     三:光荣母亲李乐芝

那年,马济领导的游击队受到国民党围剿,马济也光荣牺牲了。不得已,刘向东同志带着陈启新、董世扬和梁玉衡等10多位同志转移到黄连“余家园”。“余家园”住不下,五姑就在邻近的张地大巷租了房子,把他们安顿下来。这一“安顿”就是二十多天(直到他们归队)。五姑煮饭炒菜送过去,天天如是。五姑应付邻里说,他们是儿子的生意拍挡,贩估衣、杂货往广西桂林销售,半路让土匪抢了,现在正筹钱再去翻本呢。

当郑文骥同志患病时,也是在“余家园”“留医”两个多月,五姑照顾他像儿子般无微不至。

1943年,叶英同志得到关山之令到“余家园”跟别的同志联系,并在此食宿。1946年,胡腾同志奉命从“南三”(南海、三水)部队转到“余家园”开展统战工作。五姑恐防有失,对外声称胡是来医痔疮的,将其藏于阁楼。1948年,李株园派黄展平负责西区(黄连、勒流)工作。因而,黄经常出入“余家园”。为了防止不测而利于工作,黄展平便与五姑的儿媳佩兰同志以兄妹相称。故而佩兰的“黄”姓,就是这样来的。以至后来,不少新党员入党仪式,如黄建同志入党,就在“余家园”举行。1949年,上级进一步在“余家园”秘密建立“中共黄连党小组”。解放前夕,上级又以“余家园”为据点,成为顺德地区与香港的中共地下党组织信息联系的重要渠道。

有一次,五姑知道“南三”部队缺少一台收发报机。她马上将自己新买的6管收音机送去改装。又一次,五姑得知战士们断炊了,于是东借西凑了三千“储备券”,亲自送去“南三”,解决了部队的燃眉之急。

解放后在1952年,李乐芝女士七十岁寿辰时,顺德县第六区人民政府,特地制作一面“光荣母亲”的锦旗,郑重地赠给李乐芝女士。五姑乐得合不笼嘴,说:这是我半生心血换来的,值!

 

光荣母亲李乐芝[五姑]全家福照,前排中李乐芝女士,左黄佩兰同志,后排右余民生同志,和他弟弟余迎生同志,前环绕他们的是李乐芝女士的四个孙孙女。

 

四:越南“国父”之妻在“余家园”

黄连“余家园”藏龙卧虎。其姐妹店勒流“余家园”也曾梧桐落凤。越南国父胡志明曾发誓:国家不统一誓不结婚。世人钦佩有加。然而,据2011年11月12日《羊城晚报〈博闻〉》版以《寻访胡志明的广州妻子》为题报道:胡志明年轻时曾在广州娶亲,妻子叫曾雪明。曾雪明1905年10月出生,于1994年11月14日去世(曾雪明生前长期居住在广州市龙津路687号4楼).

[上图乃曾那里雪明年青时玉照]


根据曾雪明的履历表明:她的人生之舟,曾在顺德勒流停泊。

1912年—1917年,在广州的私塾、真光小学读书。

……〔中间省略。〕

1929年7月—1929年12月,约半年时间在勒流“余家园”当“助产士”。

1930年1月—1933年12月,在沙沼群安医社。

据曾雪明回忆:她和李瑞(胡志明当时的化名)在1926年由朋友梁惠群介绍认识的。结婚仪式很简单,参加婚礼的贵宾有鲍罗庭、周恩来、邓颖超、蔡畅等。曾雪明与李瑞分别于1927年。分离时,互相表示永远等待对方。

胡志明最后与曾雪明联系大概在1929年,从上海发出的信,辗转寄到顺德县勒流圩“余家园”时,曾雪明己回家探母病,不在“余家园”。医院负责人余博文因怕政治牵连,将此信撕毁了,遂使曾又一次错过与胡志明的联系。越南革命胜利后,胡志明多次到广州度假,曾要求寻找曾雪明,遗憾的是,一直未能如愿。

曾雪明再没结婚,无儿女。一辈子都从事医护工作。(节选)


                 曾雪明晚年遗像

 

五:老妈英雄儿好汉

抗日战争爆发时,余民生正就读岭南医学院三年级。余民生事母至孝,虽然年轻,但长期

受父母影响,保国卫家的种籽早就在他心灵深处发芽了。

当母亲李乐芝动员他北上抗日时,余民生毫不迟疑,收拾点生活必需品就上路了。1940年

,余民生在长沙市内邂逅校友李进阶。经李进阶引领,余民生义无反顾参加了珠江抗日

纵队。在抗日队伍中,余民生担任军医兼任征收处主任。他在战地医院视伤员为兄弟。余

民生怀着简朴的理念:部队多一个健康的战士就多一支枪,就能多消灭敌人。

余民生工作任劳任怨,得到领导卢德裕(解放后任山东某部海军司令)的赏识。于1942年,

他与李进阶一起,介绍余民生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余民生同志年青时之遗照] 


六:捕野鱼治饿疗饥

1947年67月间,“两广纵队”奉令北上参加淮海战役。余民生与战友严标,因执行重要任务未能随队伍北撤。两人只好从禺南投奔“南三”大队。原来“南三”主力中队(对外号称大队)奉命在地方继续坚持斗争。

当时,“南三”大队四面受敌。高柱天大队长因调动工作原因,命令负责“妇群”和“统线”工作的女干部黄佩兰同志,临时接替他的担子。这时,队伍与上级失去联系多天了,谷也吃完了。望着没有一分钱家底,百几十个饿着肚子的战士,黄佩兰真急死了。“天公”却及时给她送来两员“大将”。雪里送炭呐!

黄佩兰即让严标任武装中队长,余民生任原职继续负责医务工作。

余民生虽然医术高明,但难煮无米之炊,他发现战士们已经十多天粒米未沾,光吃野菜吃得反胃,呕吐;几乎都患营养不良,余民生向黄商量是否找点鱼虾之类补给补给。佩兰听了,灵机一动,立即命令严标派一个班的战士,将一口满是“水仙”的野塘戽干。水戽干了,战士们捉获了不少鱼虾,其中有尾七八斤重的大鲤鱼哩。以后,战士们很多时候靠干野塘捉鱼充饥,肚子饱了,战士的情绪也相对稳定了。

 

七:余医生智勇救佩兰

但是,形势在急剧恶化。国民党集中大量兵力,向“南三”大队包围进攻。而部队赖以生存的据点相继失陷。

更为危急的是,严标率领的战斗队伍寡不敌众,在南海朗下村被敌军打散了。余民生只好跟着黄“队长”、刘女和战士胡荐,退到一个叫黄边村里。他们男女分开藏在两个相邻的破牛栏内。料不到半夜二点左右,一队敌人包围了他们的住处。幸好,余民生及时发现敌情,马上鸣枪示警,接着冲出敌人的包围圈,藏身在茅草丛中。胡荐也躲在他的附近。

这时,敌人的机关枪“哒哒哒”地扫射,手榴弹“轰轰”地炸响。余民生借着月光窥见佩兰拼命跑来,背包和挂包都几乎被打开花了。紧跟后面追她的是四五个匪兵。…三米、两米…不到一米了,一个匪兵认出是个女的,大叫,系女人…捉生的(抓活的)。又喊,你还走,还走?想不到,黄佩兰居然喘着气,叱道,我、我走…唔怕死跟、跟着来…

余民生当机立断,一跃而起,手挥“快掣”(驳壳枪),照敌人就是一梭子。他口里大声嚷:胡排长开火!果然,藏在不远处的胡荐也“砰砰砰”开了枪。匪兵们以为中了埋伏,赶快掉头跑了。

佩兰双腿一软,倒在地上。她跑虚脱了。余民生连扶带背,把她背下小山岗,撤到小劲村隐蔽起来。

敌人气焰越来越嚣张了。联络员梁群及时带来广州地下市委的通知,命令黄佩兰全体指战员立即撤出“南三”,分散掩蔽,保存实力。余民生和胡荐他们力劝无家可归,想独自留下坚持革命的黄佩兰,跟他们投奔顺德。最后,余和被说服的佩兰返回黄连“余家园”。佩兰在“余家园”住了一星期,又接到命令,通知她到广州去接受新任务。

 

            黄佩兰同志遗像

编后记:

    黄连搞村史馆,当然离不开当年中共地下党组织活动的史实,关键花了不少心机,在余家后人的支持下,三修其稿,终于把余家园的革命史实整理出来,我编辑时,往日余民生和黄佩兰夫妇的形象如在眼前,记得我从少就认识他们,因为他们都是黄连卫生所的医生,载着眼镜的余民生坐台为病人看病,态度温和,黄佩兰是所领导,外地口音,常背着十字箱急忙忙的出疹,我长大成人,才知道他们原是参加游击队抗日的老革命,余民生曾当过顺德县卫生院院长,相等于现在区人民医院。不知怎么样,余民生竟成了右派,不管怎么样,他们十分低调的努力工作,很得乡民信任,邓少平拨乱反正,余民生再获新生,那是后话,今天我有幸参予本文编辑,怀着一颗崇敬之心,与对革命前辈之尊敬,将本文献与大家阅读。如今我国国力富强,社会秩序井然,人民安居乐业,我们更不能忘怀先辈立国之艰辛,舍命之伟大。

    感谢余家后人,感谢关键整理本文面世。            

                                               

[本文待续]      编辑   绿园中叔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