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绿园中叔的日志

绿园中叔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伍太闷闷不乐,总觉得倒霉的事一件接一件来。那一年,她和丈夫伍辉不甘心在潮汕守着那几分农田过日子,改革开放之初就出来做生意,从深圳炒股到举家搬迁到香港,又回大陆经营,接着又搞起了摩托车厂,正是春风得意之时,岂料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夫妇二人平生与人为善,怕得罪人,怕被人讲闲
  • 打油诗画配之[一棵粉葛近百斤]

    人杰地灵多奇闻,一棵粉葛近百斤, 昇平世界昇平事,顺德能手自古今。      顺德乐从的张伯,2016年在自家门口挖了一棵巨型粉葛,大到惊人,三个人挖了两个半小时才挖出来, 重达96 斤。这条粉葛有23条分支,长一米五,高一米,最粗那条直径都有23厘米。
  •   [ 风景这边独好 ]          新建的花场就在公路边。在花场里,阿秀典着大肚子,正在指挥着工人摆弄着花木。因为村里的精壮劳动力都出外打工,只剩下“三八八三部队”留守,三八指妇女,八三指老人。耕田没了精壮,女人们都感吃力。当阿秀提出那一家愿租地给她,她就雇请那一家
  • 打油诗画配之[寻欢杯酒豪气强]

    石径穿林落斜阳, 寒 冬 枯 叶 满羊肠,树可来春枝齐绿,人却岁月老无章, 但求此心尤洒脱,寻 欢 杯酒豪气强,同辈闲来研添寿,我棲田园若仙乡。 [图片取自网友零度空间之摄影作品]
  • 15                  午饭后散会,两人在归途中变得有点尴尬,变得默默无言,电台广播也没开,阿芳脑子里总是王明吻她的影子,挥之不去,昨晚她推开王明走出房外,那是一种躲避发生故事的本能,她独自坐在大堂咖啡厅里,叫了杯奶茶慢慢的品尝,好让自己
  • 先父梁镛诗词遗作  [浣溪纱]  [咏蟋蟀]

    本 金井梧桐白露鲜,梵宫月冷正孤眠;感秋还又耸吟肩。 啼咽玉阶谁伴恨?衾寒绣阁转相怜,不胜幽怨忆华年。
  •     因为要到第二天下午,小车才能修好,所以王明只得多待一晚,等 第三天散会之后,吃过午饭才能和阿芳一起回去了。        晚上十一点了,明亮的月色透过纱窗薄帘影射进来,和房里柔和的灯光混为一体。王明和阿芳依旧倚靠在自己的床上,边看电视边聊着刚才观看的歌舞
  • [南国春秋]13       省有关商会召开摩托车行业座谈会,要求各厂一把手参加。厂长是从台湾来的工程师,赶着安装生产线分身不下,而总经理伍辉则去了台湾继续追寻何生下落,陈开虽然是挂了个董事长头衔,但他有他的生意,难以抽身。所以,厂长提议让阿芳参加,陈开也希望让老婆去增长见识
  • 姓社姓资论个屁!国强民富才正宗[打油诗一首]

    国有鬼魅必作崇,文革十载寃刘公, 一生叱咤神州动,魂归不息正寒风。 观史奋悲唯击桌,幸喜眼前东方红, 姓社姓资论个屁!国强民富才正宗。   追悼会上刘少奇遗像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刘少奇去世时所睡的放在水坭地面上的“床”,时值天寒地冻,千里冰封
  •     日本人喜食鳗鱼,他们早在五十年代就养鳗,六十年代台湾引入日本的养鳗技术也开始养鳗, 大陆 则 是在七十 年代开始养鳗 的,不论祖师爷也好,徒弟也好,他们养鳗都是用水坭池养的,池 底如盖房子 那样 舖钢筋,用我的话 来说,那就是如果把水坭池 返过来就如一座房子,足见其固定 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