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忆苍梧 路过旺甫

  • 发表于:2019-08-10 12:32
  • 已有 695 次阅读

                    忆苍梧 路过旺甫

                        覃炜明

 

   在我的印象中,旺甫镇大多时候是路过。去梨埠、去石桥、去沙头,乃至去六堡、去夏郢、去八步,都要经过旺甫镇。一条207国道,从河口出,经梧州、入双桥,到旺甫镇面,然后入合水、到坡尾、到老义、山心……公路转弯抹角,田畴星星散散,几乎把旺甫镇从头到尾看了一片。

所以,曾经觉得旺甫镇很长。那时候汽车过旺甫镇差不多要走一小时,好不容易看见了老义村一个古老的祠堂,周边村子有一些李子树,开着星星点点的白花,掩映在人家的屋檐下边,知道不久就要上了山心界了。到汽车好不容易爬上山心界,往下转几个弯,发现已经到梨埠界了。

记得有一年,山心界有车(是不是客车?我记不清了)转弯时候,转不过车轮来,翻下山了。据说死了好些人,所以每一次搭车经过山心界,都有一些心惊胆战。

不过,回程的时候,听到旺甫的名字,就有一些亲切。因为到了旺甫,差不多(十几公里)就回到梧州了。特别到了一个叫“鸡谷塘”的地方,有一家吃野味的饭店,在这里可以吃到野猪肉、雀儿巴(干)、牛肉巴(干),甚至老鼠巴(干),这些特别适合下酒的山珍,是同行的人说起来都会吞口水的东西。有时候司机会把回程的时间计算好,在鸡谷堂那个地方吃了晚饭,才赶回苍梧县城。我虽然不喜欢吃干巴巴的那些山货,不过觉得鸡谷塘的黄猄汤特别清甜,甚至清水煮鸡、乃至酸菜炒猪大肠都非常可口,所以鸡谷塘还是让人留下特别记忆的地方。至于后来好像有人把鸡谷塘当做另一种娱乐场所的代名词,我好像已经离开苍梧县,没有再到鸡谷塘这个地方吃过饭,当然也就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像人家说的那样神秘了。

不过,说我仅仅是路过旺甫,也不准确。其实我不但在旺甫吃饭,还在旺甫至少住过两个晚上。时间大约是1990年,市委组织部找我帮写一部党员电教片的解说词,电教片是反映旺甫村党组织如何带动党员发展商品经济的。我先是去旺甫村走访了党支部书记岑旭桂、党员谢忠业、李树文、谢希言,看他们种柑、种橙、种三华李的山庄,看李树文的修理厂,看谢希言养鸭子的鸭场,回来后写成了电教片脚本《田野的希望》,拍片的时候,我和市委组织部的陈建华专门去旺甫村,住了两个晚上,再跑了一次党员们的果场和养鸭场。

那是我第一次参加拍电视专题片(想不到这一次合作让我后来居然成为一名专职的电视记者)。而且这一次合作,让我不用经过任何的活动,就轻轻松松调到了市委宣传部工作。原因是关于旺甫村的电教片解说词写得可以,市委组织部居然出面想调我去搞党员电化教育,市委组织部正在调查我在县里的表现的时候,市委宣传部的党员教育科长张少兰鼓动宣传部长李俊康捷足先登。李找到当时的县委书记签字,不到一个月时间,我突然来到了市委宣传部。而这个反映旺甫村发展商品经济的专题片后来获得了广西党员电教片一等奖。此次拍摄,和当时旺甫镇书记李达强也认识了,去过他的宿舍吃住家饭,李后来调县委做宣传部长,副书记,后在县人大常委会主任位置退休。

在旺甫拍片,听得最多的是一个名字叫李甫言的人的笑话。据说李是石桥人,在石桥公社做过副书记、后在旺甫供销社做主任,为人喜欢显摆,据说某一次,他到梧州某酒店住宿,登记的时候,服务员问他职务,他直言:主任。人家问他:什么主任?他回答:主任就是主任。他自己觉得供销社主任身份不够大,坚决不暴露“供销社”三个字;又闻,李在石桥工作期间,下村见外父,外父叫:甫言入屋坐坐?李不悦,对外父说:书记不叫,叫甫言!更为离题的笑话是,因为李喜欢吃鸡屁股,平时他称鸡屁股为“鸡牡丹”,在某供销社工作的时候,有职工因为不知道他喜欢吃“鸡牡丹”,先下手吃了,李非常不愉快,到那一年工资调整,李把这个和他抢吃“鸡牡丹”的职工名字硬是从拟调整名单中一笔划掉,“为一只鸡牡丹,丢了一级工资”成为东安片广为人知的笑料。

事实上,我到旺甫的时候,这个李甫言已经离开旺甫很久了。不过,政声人去后,东安片包括旺甫关于李甫言的笑话,一下居然有些家喻户晓,当然也有的是夸大其词。据我的朋友后来校正,其中所谓“书记不叫叫甫言!就是误传,实际情况是当时李甫言和公社书记一起下乡,他责怪的是,外父不和书记打招呼,反而先和他打招呼……

笑话毕竟是笑话。不过很奇怪,我在旺甫镇认识的朋友,居然好几个都是做了一官半职的。其中,我的三位来自旺甫镇的师范同学,梁旭球做过县教育局长,梁木球做过旺甫镇书记,二梁为同胞兄弟,读书时候一个做班长,一个做学习委员。有一位姓禤名沛全的同学,做过县土地局长。禤沛全早年更曾经和我在罗寨水库渠道指挥部办公室同事,一起写宣传稿,后来一起入读苍梧师范。当然,也有一位同学,名叫于焕养,好像一直在做老师。我们在梧州教育学院读书的时候,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每周一早上看到他骑自行车从旺甫赶到学校,他的情景,让我真正感到一边读书一边为人父 的艰辛。现在,大约于焕养同学也已经退休了吧?不知道老同学身体可好?

旺甫镇人杰地灵,据说区党委一位曾经的常委也是旺甫人。

旺甫镇,曾经在某一次区域调整中和夏郢镇一起,划归梧州市万秀区管辖,但是时间可能不够十年(2003——2013),又重新划归苍梧县,其中原因不可知。记得,我2006年到广东志高空调,采访其董事长李兴浩,知道他的父亲(名字忘记了)曾经在旺甫供销社下边的分社(好像是鹤洞)工作,李兴浩和我透露,他从小就在旺甫长大,我曾经建议李兴浩投资在旺甫建一间学校,以他父亲名字命名。李特别有兴趣。可惜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曾经在旺甫做过书记的一个朋友的时候,他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现在时过境迁,我也不知道李兴浩是不是还有这样一份第二家乡的情怀?

在梧州时候,有一段时间,经常去旺甫公路边一家小饭店吃饭,几个人,杀一只鸡,用鸡杂、鸡血煮灯盏菜,开始微苦、稍涩、但是吃后感到甘甜,当时一位朋友正好在旺甫做书记,偶然也过来一起打牙祭、甚至抢着埋单。今年春节回乡,和梧州朋友去旺甫一个林场拍梨花,经过旺甫圩,在镇面吃饭,发现这个地方市镇建设已经天翻地覆,老镇街已经偏安一隅,新街道霸气地一片繁华。说实际,我已经有点不太认识旺甫这个地方了。

 

                       2019-8-6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 张静萱 2019-08-10 15:19
    有年代感的文章
  • 黑家伦子 2019-08-10 15:44
    静静回忆往事的时候,就真的觉得那时候的人,不是现在的自己了
  • 阿肆 2019-08-10 15:59
    您笔下的旺甫是个充满人情味的地方,有时候过去显得很珍贵,是我们再也回不去那个时候了
  • 赵巫医 2019-08-10 16:06
    也让我想起我的老家,故乡古老的时光永远封存
  • 彼德堡的天空 2019-08-10 16:38
    能体会到那种感觉,就像发现一本老相册,拿起来拍拍上面的灰,记忆翻涌袭来
  • 穆萨 2019-08-10 20:20
    说实话,虽然社会发展的很快,但千篇一律的城镇格局的确是没有记忆力的美感了。
  • 菊乡子 2019-08-11 06:39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