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峰山语

保 卫 美 丽 (六)

  • 发表于:2019-05-21 10:12
  • 已有 457 次阅读

                                 保 卫 美 丽                      

                                         刘  维 

                                         (六)

 

2003年春节,桂花镇超市举行了一次联欢晚会。聚餐完毕,职工们就开始唱卡拉OK和跳舞。在工友们的怂恿下,艾叶点了首《九妹》,当她上歌台拿起话筒准备演唱时,一位男士也走了上去,拿起另一只话筒,说要跟她一起唱。艾叶一看,这是他们的楼面经理严章,一个平日让她很害怕也很尊敬的领导。艾叶说:谢谢经理陪我。严章说,冒失了,不好意思,希望你喜欢。于是一首由黄鹤翔原唱,多年在大江南北经久不衰的民歌《九妹》一下子又在会场回荡起来:“春天的桃花依旧发,你却已不再弄桃花……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九妹九妹我的九妹——”艾叶的歌声甜美,严章的歌声浑厚,一起和唱相得益彰,效果良好。歌毕,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艾叶坐回边座,用双手拍打着胸部,她说,从没在大场面唱歌,好惊!好惊!好在有经理壮胆,不然,很可能唱不下去了。有工友鼓励她,再唱支《阿莲》让大家欣赏,艾叶说,《阿莲》不熟,不敢献丑了。正当艾叶和工友在商讨再点什么歌的时候,音乐重新响起,有位海南来的山妹子唱起了台湾民歌《乌来山下一朵花》。艾叶说,这首歌旋律舒缓优美,有空我得买个碟子学学。工友说,可不是嘛,人家是乌来山下一朵花,你是乌禽嶂下一朵花,说不定你这朵花比她那朵花还漂亮哩!买了碟子,我们也要学唱,并且要将“乌来山”改唱成“乌禽嶂”!于是她们就乐得你捏我的大腿,我揪你的耳朵。艾叶想,生活原来还有那么舒心的时候!正当女孩们在嘻笑打闹乐不可支之际,严章迈着方步走上前来,在艾叶面前做了个邀请的姿势说:请你跳舞,权当散步!艾叶一时尴尬异常,飞红了脸说,我没跳过舞,经理请阿娟跳吧!阿娟是坐在艾叶旁边的那位工友,她见艾叶这么一说,马上站了起来说:好的,先让我伴经理,等一会轮到你了,噢!阿娟舞姿不错,与经理跳起慢四,相当自然流畅。艾叶见了,十分羡慕,心中涌起了一阵跃跃欲试的冲动。接下来,有人唱起了一首四三拍子的老歌《我爱这蓝色的海洋》,正当严章在犹豫不决,不知请谁作舞伴的关头,一个长相俏丽身材高挑的女孩冲了上去,主动与他结伴,跳起了慢三圆舞曲。三步舞转旋多,难度大,艾叶看得眼花缭乱。她说:跳舞不仅是一门艺术,也还是一门学问哟,不学,断然是不会跳的!阿娟说:可不是吗,我们整天埋在商场和宿舍,青春一年一年地离开我们远去了,青春年少,如果歌不会唱,舞不会跳,我们就白活了!往后我们找机会去K厅癫癫!艾叶说:好哇!这时,有人起唱起一支西部老歌,《在那遥远的地方》,是慢四舞曲,于是严章再次来到艾叶面前,邀她起舞。看来今晚经理非要跟她跳舞不可了。这一回艾叶没推脱,在阿娟的撺掇下,与严章作伴走进了舞池,她从来没有让男人如此近距离地搂着,心里狂跳不止,身体僵硬得几乎迈不开步子。严章要她放松,踩着音乐的节拍作自由散步状。在严章的牵引和提示下,她好一会才恢复了常态。严章告诉她,因为工作关系,他会跳好多种舞式,他说,只要她想学跳舞,他愿意教她。他说,他家有K厅、有音响,可唱歌跳舞,十分方便,他希望她能上他家坐坐。严章还问了她最近一些情况和家乡的情况,艾叶把那天让“猴哥式”挟持的遭遇简单地告诉了他;当讲到她的乌禽嶂时,她几乎收不住嘴,把她家乡的山水人情痛痛快快地赞美了一把。严章说,休息日你把苍狼带来我家,让我看看吧?艾叶说,我还有个同乡的哥哥,也在本镇打工,到时我让他陪着好吗?严章说:完全没问题,如果你需要他照顾,我出面把他招聘过来超市也行。

 

晚会结束后,严章用轿车把艾叶和同宿舍的几个工友送了回去。经过这个晚会接触,艾叶对严经理的害怕心理,已经打消了许多。

 

艾叶休息那天,她先把金生约到宿舍里,把准备去严经理家做客的事告诉了他。金生尊重艾叶的决定,还亲手给苍狼洗了个温水澡,把它的皮毛梳理整齐滑溜,好让它风风光光地去见想见到它的人。上午11点,严章按约定的时间,准时开车来到艾叶的宿舍,把艾叶、金生和苍狼接走。严章先请他们在鹿茵酒家吃午餐,他特地点了一只烧春鸡给苍狼,苍狼在艾叶的授意下,趴在餐桌下狼吞起来,也许它长时间没有吃上这样的美食了,嚼起鸡骨咯咯有声,严章说,你家的灵狗好像在弹钢琴啊!于是大家都笑了起来。午餐十分丰盛,严章除点了包括鲍鱼、海鳗、龙虾三道海鲜外,还点了东江酿豆腐、东江盐焗鸡和东江香芋夹肉三道粤东菜色。严章没叫饭,要了一瓶青岛啤和一盒蒙牛酸奶。酸奶给艾叶,他和金生喝啤酒。等到大家都吃饱喝足了,还有不少剩菜,于是严章叫服务员打包,让艾叶和金生拿回去做晚餐。结账的时候,严章付了999元,这令每月只有800元工资的金生吐出了长长的舌头。

 

轿车驶进城郊一座由围墙圈了起来的庄园,庄园占地足有一亩。里面除了一幢三层楼房外,还有果园和菜地。等到他们从车上出来后,围墙一隅的狗屋突然冲出一只带链条的大狼狗,苍狼见状,随即弓起全身,竖起背毛,嘴巴碰地,发出一声长长的嚎叫!这一下,大狼狗拼命冲撞挣扎,直到扯脱链条窜上围墙,趴在上面浑身发抖!严章说,你们的灵狗果然厉害,看,几乎把我家的狼狗吓死了!一只小不点的土狗,何来如此神威?艾叶说,我家的苍狼有虎威,你没听见它刚才的嚎叫吗?那是虎啸啊!别说你家养的狼狗,就是公安局的警犬,见了它或闻到它的气味,都得不翼而飞,没有敢与它过招的。我们家乡一位县公安局的退休局长,根本不相信我爷能调教出这种神话般的猎狗;他家养了只退役警犬,体型与你家这只差不多,硬要我爷带上苍狼与他的警犬博斗,我爷劝他别斗,别让他家的狗只送死,老局长还是不服气,硬说我爷吹牛皮、车大炮!我爷被气急了,就让我爹用单车把他和苍狼载到县城,在老局长家门坪斗狗。结果两狗一打照面,退役警犬一个掉头就往屋里跑,一直爬上三楼的天台不敢下来。我爷一不做二不休,喝令苍狼追击,于是苍狼穷追上楼,直至把那只老警犬的生殖器全部咬断,衔着下楼。过不了几天,老局长那只狗也就死了。后来老局长给我爷1000元钱,让他调教出一只疑似苍狼的猎犬给他送过去,才算结束了这场无谓的赌斗。艾叶说,以前,我的宿舍周边,有不少流浪狗在游走,自从我把苍狼带来之后,那些流浪狗都躲得无影无踪了。它们闻不得苍狼的气味。艾叶接着还把苍狼斗山猪的故事和爷爷用虎骨藤粉喂养苍狼的秘密说了出来。金生见艾叶说话口无遮拦,就扯了一下她的衣摆,艾叶警醒,随即就沉默不语了。严章把他们两人和苍狼让进屋,掩了门,才独自出去把他家的狼狗重新安置好。

 

严章返回屋后,泡出精装普洱茶请他们品尝。他大赞普洱清肝明目利尿解毒的功能,频频劝茶。他说:我知道你们山里人喜欢喝山茶,但我不习惯,那东西太粗糙,太涩口了。艾叶说,山茶不是我们乌禽嶂人的宝,番薯才是我们的宝。爷爷说,番薯是抗癌食品,长寿食品、美丽食品和健康食品,我家最常吃的饭,是番薯饭,最常吃蔬菜是番薯叶,最常吃的零食是煨番薯。我爷还说,我之所以长得水灵美丽,是因为我妈怀我时,吃了半屋子的煨番薯。因此,我们全家都身体健康,极少生病,爷爷80岁了,还能上山打猎,抓野鸡、竹鼠、山狗什么的。其实我们村里的人都一样棒,你看金生哥,一站出来,学校里的小混混都狠不得削尖脑袋,把人头当作犂头使唤,挖地三尺,找个洞儿钻进去!都说我是乌禽嶂下一朵花,其实我们村里的姑娘都是花,个个花枝招展,花容月貌,花气袭人,健美娇艳!严章见艾叶平日在商场话语不多,但一说到苍狼、爷爷和家乡就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心里十分诧异!他说,听艾叶这么一说,我觉得苍狼是一只神奇的猎狗,艾叶爷是一位神奇的老人,乌禽嶂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金生插话说,可不是么?听学校的地理老师说,我们家乡县,有四个神奇的地方:一个是古田自然保护区,一个是九龙峰旅游区,另一个是白盆珠大水库,还有一个就是我们乌禽嶂原始森林区了。我们乌禽嶂的每一座山峰,第一片耕地,第一棵老树,每一根枯藤,每一头耕牛,每一只猎狗,都是一篇美丽的神话,更不用说那里的男女老少,飞禽走兽了。我们家乡之所以还穷,根本原因就在于它还没有现代社会的工业、商业等致富元素。严章听金生这么一说,赞赏地点了点头。他说,我是搞商业的,听你们说起家乡,我倒希望能把一点商业元素带进那里,大家都谋点经济利益。首先,你们家乡的番薯有开发价值,其次养猎狗也有利可图,再次是人力,可转移一部份到珠三角打工赚钱。至于搞旅游区这是大项目,是当地的政府行为,我们这些人讲讲可以,真正做起来就无能为力了。我很想到你们家乡走走,不知你们能否带我回去一趟?艾叶听说,立即兴奋起来,说,你到我的家乡,我们高兴死了!只是,这事大了,得先跟爷爷通气。严章说,当然,这是我的想法,真要实行,还得慢慢商量。

 

严章把他们带出楼房,到园地里走动,园地里种了一畦生菜、一畦菜心,还有一块园圃种了六棵胡桃树。艾叶说,这么大的一个家院,就你一个人住吗?严章说,是的,原来父母也住在这里,后来他们嫌这里离市场、医院远了,不方便生活,就又在城镇中心买了块二手地皮,建了座楼,搬出去了。金生说,你家好富裕呀!严章说,钱是赚了一点,但主要是我父亲的本事,他是超市的总裁,工资和分红比我多得多。金生说,你都近30岁了,怎么还不娶媳妇?要是我们家乡,女到18,男到20,就开始托人做媒了。严章说,说句实话,以我现在的生活条件,讨个老婆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我不想太随意。要找个比较合心水的,就得有耐性,慢慢碰。金生不知那来的勇气,突然问道:严经理,你看我们的艾叶怎样?她不但美丽,而且纯洁、善良,又很能办事,我们都服了她!你讨她做媳妇,将是你的福气!严章大笑了一阵说:既然你见她那么好,你们又是同乡,你为什么不去讨她?金生说:我从小把她当亲妹,她从小把我当亲哥,做夫妻的事情,我们不但不能想、不能说,而且更不能做!她长得太惹人,常常被人欺侮。因此,我和弟弟从小就当她的警卫,她出来打工了,她爷就让苍狼来保卫她。我多么希望人世间有一个男人,能像我、弟弟以及苍狼那样终生保卫着她,让她平安,让她幸福!凭直觉,我发现你是有这种能力的人。严章说,男女相爱,是两厢情愿的事情,不能任何一方说了算。但你的直言是真诚的,我会考虑!艾叶听到两位男人在议论着自己,就一直竖起耳朵细心地听着。此刻,她忽地冲到金生面前说:金生哥,求你别胡言乱语胡说八道行不?我还有父母和爷爷哩!严章面带笑容,对她说:关键还是你自己啊!艾叶抬起头,谛视着严章说:我?我还小哩!这种令人惊心动魄事,我想都不敢去想!再过两年,等到我家建起新房,我也长成大人了,就去问爷爷,他老人家定能给我指引出前进的方向!严章说,你好崇拜爷爷哇!艾叶说,那当然!爷爷是我爸爸的爸爸,他像神明一样护佑着我成长,我不崇拜他,难道还要我去崇拜别的什么人吗?不可能!严章说,别误会,我没有你后面说的那层意思。崇拜是个人信仰,只能尊重,不能强求。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