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城市生活

天鹅塘(小说)之三

  • 发表于:2019-10-08 10:53
  • 已有 503 次阅读


天鹅塘(小说)


刘  维


(三) 


    在杜鹃和鹧鸪的呼叫声中,在松树林枝丫做窝栖息的鹭鸶也沸腾起来。亲鸟展翅起航,雏鸟颤膀张嘴,千呼万应千回百转热闹非凡。成千上万的亲鸟盘旋在莽莽松林上空,像云彩一样飘飘忽忽,留连不舍,过了好一阵子,它们才三步一回头地飞向田畴觅食。有些舍远求近的鹭鸶,则干脆停落在天鹅塘的水湄,用尖而长的嘴巴,捕捉小鱼、小虾和昆虫。郭槐老汉不能容忍这些禽类入侵他的水域,他怕它们叼了他的草鱼苗去喂养它们异常丑陋又极端馋嘴的雏鸟。他又不敢射杀或药杀它们,  因为这地方的农民对三种鸟是绝对不捕不食的,这便是白鹤、鹭鸶和家燕。这些鸟儿到了一个地方栖息繁衍,就意味着那地方作物丰收人畜吉祥。老汉无计可施,只好从家里带上个破脸盆,一旦鹭鸶落在他的水域,他便击盆呐喊虚张声势地驱赶,让它们远走高飞了事。 


    赶走了鹭鸶,老汉本想割草喂鱼,但这天一早,他总有些许心绪不宁的感觉,他最担心他的鱼苗适应不了新环境而反白死亡。于是他放弃了割草的念头,沿着塘畔巡视起来。天鹅塘三面环山,—面临坡。他的茅舍建在山坡这边,这片坡地只长灌木和野草,没有大树,塘畔易于行走。 山林那边, 青松挺拔,兼葭苍苍,蒺藜丛生,筋竹横斜,加上塘陡峭,人要环塘而走,实在不是易事。老汉进入松林,小心翼翼地猫腰前进,目光不住地在水面扫瞄。还好,没有发现异常,在昨天撒下的—团嫩草旁,他真真切切地目睹了十多尾手指般大小的草鱼苗在吞食、打挺、戏水。他长长地吐了口气,顺便坐靠在一棵大树下休息。忽然,一只翠鸟惊叫着掠过他的跟前火蛇般地飞进林间去了。老汉以他60多年的生活经历断定:前方有人或野兽!他霍地站了起来,用双手拨开挡道的荆棘和乱草,跌跌撞撞地朝前奔去。果然,他从松树干的间隙中看到三位十四五岁的少年,扛着鱼杆背着鱼篓没命地向着山梁攀爬。他知道自己再长出两条腿也无法追上他们,于是他把两掌拢成喇叭,对着他们的背影吼叫:“有人偷鱼,抓住他们哟!”少年在老汉的干嗥声中翻过山梁,瞬息无影无踪。老汉跌坐在一丛带着露珠青翠鲜嫩的苏茅草上,无可奈何地骂了一声:“真是一伙有娘生无爹教的劣种!那情状,仿佛杜甫被南村群童偷去干茅一般孤独无援。 


    三位少年都是麻岭村人,初中毕业班的学生。他们从七八岁开始,便跟随大人到天鹅塘去,捕鱼成了他们童年和少年生活的乐事。如今,天鹅塘一夜之间便与他们无缘,  可以想见,他们是何等的失落与悲怆!于是他们在—位名叫麻春元的少年带领下,策划了这次偷钓行动。他们早就摸清了郭槐老汉上午割草,下午巡塘的规律,于是在星期六晚上约定,星期天清晨五点潜入山林那边的塘畔垂钓。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蹲了近三个钟头,  已初见成效各有收获。谁知在麻春远起钓扯上—条足有两斤重的鲶鱼时,鲶鱼的拨水声惊动了也在附近守渔的翠鸟。翠鸟引来了警觉的老汉,他们过早地暴露了目标,使他们十分沮丧。

 
    郭槐老汉心不平气不顺,看看是午饭的时候,便急匆匆地赶往麻岭村去。他要找村长评理,他断定三位少年是麻岭村的人,他要指责麻岭村人言而无信,他要抨击麻岭村人教子无方!行至村口,老汉的脑瓜还未在思辩中转过弯来,骤然间不知从何处冲出七八条大狗,围着他狂吠。他惊出一身冷汗,随即蹲下拾起半块砖头,与狗群对峙着。“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天上雷公,地下海陆丰;深山里的黄峰,麻岭村的狗公!名不虚传哟!“老汉愤愤地想。狗吠惊动一位少年,这少年便是麻春元。他冲过来喝退狗群,彬彬有礼地问:“这位叔公,您老找谁来了?”郭槐老汉向来喜欢懂礼貌的孩子,见麻春元二话没说及时为他解围且显出一副温良恭俭让的模样,心中的怨气早就消去了大半。他想,麻岭村毕竟还有好爹娘和好儿女。老汉微笑着告诉少年,他要找村长。麻春元领着他来到村子南边的一座院落,把村长叫了出来,说了声“叔公你们慢谈”才放心离去。村长50出头,高瘦精神,是当年向祖父报告天鹅消息的那位少年。“啊,是你老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屋里坐!村长热情地把老汉迎进家中。这地方,邻村的人都面熟,只是叫不出名而已,村长一看就知道老汉是郭素梅的爹。“怎样,养鱼的情况还好吧? ”村长关切地问。这一来,老汉竟不知说些什么好,原先打下的腹稿全乱了套。于是他只好把早上见到有人在天鹅塘下钓的情形淡淡地描述一下。村长听后说,他今晚就开个家长会,向家长通报通报,要求他们各自管好自己的娃。村长说,农村的孩子可怜,一周放两天假,农活插不上手,电视看腻了。城市的孩子可以上网吧,我们这深山野岭哪来网吧上啊?电脑也没人舍得买哩!村长说,以往孩子到天鹅塘野惯了,一时收不住性也未可知,你老哥多包涵些吧!村长说,他相信偷钓的孩子最有可能是本村的,但也不排除邻村的孩子也去搞名堂。得空,他跟附近几个村的村长也打个招呼。村长说,你家承包山塘是新生事物,肯定要支持;你家好,也意味着麻岭村好。村长说,往后再发生这种:令人不愉快的事,你要是把娃子逮住了,就狠狠地揍他们的屁股。菜不割不新鲜,娃子不揍不成人,没事的。 


    郭槐老汉本来想给村长上课的,到头来却还是村长给他上了一堂“矛盾的生产与化解的教育课。当他往回走的时候,心中完全安适下来,他庆幸自己没有在村长面前甩脾气。不是么?谁人没有孩提的时光,哪个少年没有出格的妄举?自己小时候也曾弄坏了隔壁的坭墙,偷挖过艾寡妇家的蕃薯呢!况且,人家钓的是野鱼, 自家的草鱼还没有咬扯蚯蚓的本事哩!小事一桩,穷追猛打,闹得矛盾重重,有这个必要么?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 凌光耀 2019-10-08 11:43
    所以要得换位思考,知道别人的处境到底是什么才有资格说话
  • 橙子奶奶 2019-10-08 12:13
    良好的沟通化解了一场矛盾
  • Zhenhua·Tang 2019-10-08 12:17
    作者在描写自然景象上总是能引人入境
  • 魏无羡 2019-10-08 12:20
    偷钓还是不好的行为。
  • 刘维 2019-10-08 13:32
    魏无羡: 偷钓还是不好的行为。
  • 刘维 2019-10-08 13:33
    Zhenhua·Tang: 作者在描写自然景象上总是能引人入境
  • 刘维 2019-10-08 13:33
    橙子奶奶: 良好的沟通化解了一场矛盾
  • 刘维 2019-10-08 13:34
    凌光耀: 所以要得换位思考,知道别人的处境到底是什么才有资格说话
  • 清水清寒 2019-10-08 14:39
    现在不止养鱼有这种情况了,就连出门停个车你都得留心会不会有人说你占了他店的停车位置。公家私家的问题还是难讲,只能靠退让一步了。
  • 夜空星 2019-10-08 15:19
    以前小时候,果子随便摘,也没人骂,现在不行,还得罚款呢
  • 山抹微云 2019-10-08 15:47
    “那情状,仿佛杜甫被南村群童偷去干茅一般孤独无援。”这个瞬间有了画面感
  • 斯诺依 2019-10-08 17:43
  • 刘维 2019-10-09 08:44
    山抹微云: “那情状,仿佛杜甫被南村群童偷去干茅一般孤独无援。”这个瞬间有了画面感
  • 刘维 2019-10-09 08:45
    夜空星: 以前小时候,果子随便摘,也没人骂,现在不行,还得罚款呢
  • 刘维 2019-10-09 08:46
    清水清寒: 现在不止养鱼有这种情况了,就连出门停个车你都得留心会不会有人说你占了他店的停车位置。公家私家的问题还是难讲,只能靠退让一步了。
  • 穆萨 2019-10-09 17:47
    第一自然段描写真美啊!
  • 刘维 2019-10-14 13:58
    夜空星: 以前小时候,果子随便摘,也没人骂,现在不行,还得罚款呢
  • 刘维 2019-10-14 13:58
    山抹微云: “那情状,仿佛杜甫被南村群童偷去干茅一般孤独无援。”这个瞬间有了画面感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