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血色黄昏-河北《渤海风》杂志总笫4期

  • 发表于:2019-11-10 11:34
  • 已有 769 次阅读

 

    血色黄昏

    

      周铁株


      一

一只山鹰在峡谷上空盘旋。这是多么桀骜、孤独的鹰啊!就如现时的我,正独自坐在农家门前小院,悠闲地看山山岭岭默沉沉地起伏。

鹰是孤傲的,也是随意任性的。它在夕照的霞光里低低盘旋、滑翔,接受我的凝视。

我是孤傲的,也是随意任性的。在太行山大峡谷穿行,直至飞鸿倦鸟般投店宿夜。

王相岩民俗村,恐怕是中国最小的村庄,仅两户人家,一姓赵,一姓桑。两户毗邻的人家一高一低建在山腰梯级平台上,虽然自立门户,但内院互通,均经营旅业,门前小院摆卖工艺品。几排有几百年历史的石砌平房、几株当地人称之为山里红的山楂树,树上有鸟巢,喜鹊吱吱喳喳飞上跳下也不怕人,还有几丛鲜花点缀和一条可爱但被拴得发呆的小狗,就轻易地留住了旅人的脚步。

一路走来入住的都是闹市区的旅馆,当一回山野村夫,悠然、寂然,与大自然亲近,想来是不错的。

“就两户人家,谁当村长呵?我逗趣道。一位小伙子憨厚地笑笑,竟然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张名片,正儿八经印着:村长桑xx。

“不过,村长住在山下。”小伙还说,村里原有山民近千人,都陆续搬到山下去了。王相岩的得名源于远古商代,当地贫贱的山民傅说,凭藉博学多才当上朝廷重臣,村头立的“圣人传说”塑像,阐释的正是《商史》记载的故事。

闲聊了一会,已是残阳似血,我的视线随着山鹰翔游万仞,忽见峡谷对面岩壁的栈道上,有一个人走上观景台默立了许久,然后像是往身上浇淋了什么,接着燃烧成一团火,旋即,那团烈焰成自由落体迅速往下坠……

我大为惊骇,在场的人都无不张开无措的眼晴哦叹了一声。

 

       二

北渡黄河,我沿太行山脉到过焦作、修武、获嘉、新乡、辉县,再抵达豫北林州,轻装简旅在太行大峡谷穿行。峡谷地处太行山脉腹心地带的林虑山,南北长约50公里,我或乘车,或步行,沿途考察当地的生态环境和民风民俗。

路的一侧多是陡崖或阶梯式平台,红旗渠绕山而过,茂密的果林有栗子、核桃、苹果、杏子等经济林,果场路口招牌晃人眼目,还常有“野生动物通道,小心驾车”示牌。路的另一侧则是深谷或溪流,平湖是一条名叫露水河的溪流在林虑山形成美丽的湖泊,一泓静水青绿得如同我见过的青海湖和东北的镜泊湖、松花湖,与雄健刚毅的大山互为映衬。吸风饮露任心而行,我把千年泉、猪叫石、仙霞谷、太极山、桃花谷游了个遍,所见景物印证了旧志的记载:“青崖如点黛,赤壁若朝霞,树翳文禽,潭流绿水,景物奇秀,为世所称。”

一日,我来到一个叫石板岩的乡镇,乡如其名,房子均是石头垒筑的古旧石屋,屋顶盖的也是石片,浑然一幅古老风情画卷。沿峡谷步行三公里入住的王相岩民俗村,建筑模式也大体相同,怪不得门外书写的简介有此描述:“客从何处来,客来问山事……石街、石院、石板场、石头墙,石碾、石磨、石磙、石槽,石梯、石桌、石锅台、石盆、石水缸,石庙、石香炉、石神像……石板岩山险峰奇,谷深景幽,自古民风淳朴,民情、民俗独特,自商起至今千年不变万年不改,个中奥妙外人难解。欲问山中事,曲径入柴门。”

正因为我入了“柴门”,在这个血色的黄昏,才意外目睹了一个鲜活的生命溘然沉殁。

                         

一团烈焰成自由落体迅速往下坠。这样的镜头,只有在电影里见过。

在山村小院,在场的人都无不瞠目结舌恍然梦境。我第一个反应是,从数十米高处跳下准活不成,更何况点燃身上的汽油。我掏出手机报了警,便急匆匆向山下走去。自杀的会是什么人?是男是女?为的又是什么?路上我一直琢磨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或许,他在名利场中落败了,丢不起面子输不起人生,生活目标降到了零点;或许,他无法承受某种压力,为脱弃尘累而降下了人生大幕;或许,是一个为爱而伤的他,酸涩的抗争后愁枯了生命的灯,选择在幽闭晦塞的峡谷安顿心灵;或许,他是被冠以新新人类的“愤青”,生命结束了,于是,一切缺陷都完满了。

人,真是不能想象的动物,一生一死,全在一念之间。

还未绕到谷底,通往事故地点的路口己被封锁。返回山村小院,人们仍被灰色的情绪笼罩,默哀般的沉闷使人产生哀悼的感觉。时乎?命乎?叫人怎么说呢?“这样的事以前发生过没有?”我问。人们摇摇头,说是即使失足掉下去的也从未见闻。只不过,无法详知的事实是,有人把自己捧上了祭坛。

天色入暮,血色的云霞渐隐渐没,就连山鹰也消遁无影,我似乎觉得,山鹰是某种精灵的附着体,死者的神魂已随它去远。一弯新月悄悄爬上树梢,四周静得叵测,我思索着轻生者的心理纹络,觉得走上不归路总有什么不妙的原因,他或她与其在灵魂的凌迟中熬着命定的寿数,倒不如放弃疗救摆脱心魔。然而,人生不易,想来是视野出现了盲区,失落与命运的错失本来就带有悲剧性。人生,难道真的是痛苦的渊薮么,何不善待生命给思维转个身呢?怎么不葆有无愧于己无愧于世的庄严呢?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一切生命依然兴致勃勃地活在其中。向着大峡谷道过一声珍重,又继续我的浪游之旅了。然而,血色黄昏这张图片将永久拓印在我的记忆里。

 

 


 

 

 

 

 

 

 


发表评论 评论 (20 个评论)

  • 偏执怪人 2019-11-10 11:40
    这种野性的自然本色,无形中变成了一种悲壮。
  • 骄傲的眼神 2019-11-10 11:41
    对于那些不珍惜生命的人,真不知道该说啥。
  • 两重山 2019-11-10 11:50
    得了绝症的人,千方百计延长生命。形成强烈的对比
  • 倾欹 2019-11-10 11:56
    不发表意见,毕竟我们不能知道当时的ta是正处于何种镜况,只能叹息一声……
  • 佳佳 2019-11-10 11:57
    有的人,面对已知的生命最后,也有一种骄傲和自豪。有意义的牺牲
  • 木木菇凉 2019-11-10 12:21
    此情此景,也值得为生命致敬吧!
  • 山抹微云 2019-11-10 14:48
    环境的描写非常棒
  • 斯诺依 2019-11-10 17:18
    感谢遇见
  • 初夏秋冬 2019-11-10 18:13
    佳佳: 有的人,面对已知的生命最后,也有一种骄傲和自豪。有意义的牺牲
  • 菊乡子 2019-11-11 08:20
  • 金木樨 2019-11-11 14:38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我是鹰,虽然时刻都会有生命的危险,有天敌在侧,但是却拥有自由。
  • 周铁株 2019-11-20 10:44
    偏执怪人: 这种野性的自然本色,无形中变成了一种悲壮。
    北方的山水雄壮,南方的阴柔秀美。
  • 周铁株 2019-11-20 10:46
    骄傲的眼神: 对于那些不珍惜生命的人,真不知道该说啥。
    是一道无解的方程,重病的人求生不得,健壮的人却去自杀!
  • 周铁株 2019-11-20 10:47
    两重山: 得了绝症的人,千方百计延长生命。形成强烈的对比
    是一道无解的方程,重病的人求生不得,健壮的人却去自杀!
  • 周铁株 2019-11-20 10:47
    倾欹: 不发表意见,毕竟我们不能知道当时的ta是正处于何种镜况,只能叹息一声……
    是的。
  • 周铁株 2019-11-20 10:48
    佳佳: 有的人,面对已知的生命最后,也有一种骄傲和自豪。有意义的牺牲
    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
  • 周铁株 2019-11-20 10:49
    木木菇凉: 此情此景,也值得为生命致敬吧!
    不好说。
  • 周铁株 2019-11-20 10:49
    山抹微云: 环境的描写非常棒
    谢!
  • 周铁株 2019-11-20 10:49
    斯诺依: 感谢遇见
    谢!
  • 周铁株 2019-11-20 10:50
    金木樨: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我是鹰,虽然时刻都会有生命的危险,有天敌在侧,但是却拥有自由。
    因有此幻梦而有了飞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