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峰山语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命运之神的光顾(A)

  • 发表于:2019-12-30 07:53
  • 已有 474 次阅读

岳峻,草帽联合出品


一、 命运之神的光顾(1)

 

丁可在子虚市群众艺术馆工作,说起来算个三流画家。这几年倒霉透了,内外交困。对外,苦苦画出的画一直呈熊市状态,卖出的画钱还不如买宣纸的纸钱。对内,妻子的唠叨像边鼓一样在耳边烦:

 

“我们单位王晓丽人家又买了一套新房子。那套新房子的位置可好啦,在市工人文化宫的对面,黄金地段。180平米,双卫……”

 

“哟,你说人家黄贺芳,放着好端端的皇冠车不开啦,昨天开上了奔驰,亮铮铮的……唉,人家老公有钱嘛。”

 

“看看人家李瑞莲,今天下午上街挎回个坤包。啧啧,夏奈尔的还是爱马仕的,我记不清啦,反正挺贵的。人家老公在一家外企当啥副总裁……”

 

这些话多是丁可在吃午饭晚饭的佐餐料,有时也是早餐的陪伴品,甚至还是临睡前的催眠剂。尽管他心烦不想听,可妻子那鄙视的眼神,尖酸刻薄的嘲讽像锥子一样直钻丁可的眼帘和耳膜,丁可唯一能做的是紧闭他的嘴巴,可叹耳朵没有折叠功能,否则他会把耳膜掩盖得严严实实,谁叫自己没法儿像别的男人一样,让妻子住豪宅挎名包开奔驰呢,久而久之,他的座右铭变成了百忍成钢,就差把这四字写出来裱好挂在墙上。

 

“唉,遇上根木头,说啥也没用。算我对牛弹琴。”妻子命令道:“一会儿把碗洗涮了啊,我上班去呀!”说完找了跟牙签剔牙,用手拢拢头发,背起小包就出门了。丁可见妻子的身影消失了,嘴里就嘟囔了一句:“人社局又不是你家开的,那么积极干啥。”可这话绝对不敢让妻子听见,不然又将会有长篇大论的家庭教育等着他,丁可真正学会了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妻子魏月季在市人社局工作,单位工作忙。有本事的男人在家一般都有地位,但丁可在妻子面前,地位是个很渺茫遥远的名字,被妻子奚落的怨气变成无限的动力,这些动力都发泄在使用过的餐具上,这样的结果是从丁可手里出来的餐具基本都是锃亮锃亮的,这是魏月季唯一对自己满意的地方。承包了家务事对丁可来说并非天塌了,既然不能为家里带来真金白银,那就努力做个好后勤吧,每一次丁可戴着围裙站在洗碗盆前的时候都是这么安慰着自己。好在自己单位靠个“群众”的边,管得不太紧,迟点早点都无所谓,每天报个到露个面就行,做饭洗碗拖地买菜的活儿就变得有充裕的时间而去运作。

 

今天的天气很闷热,丁可站在洗碗池面前,汗珠子随着手臂的晃动一滴滴掉下来,白衬衫已快被汗湿透了,家里不宽裕,自己挣钱能力不强,魏月季开源节流的“家训”他基本用到极致,在窄小的厨房里他连风扇都舍不得开,人一热,情绪就不稳定,他一边洗碗一边生闷气,虽说经常告诫自己千万别把妻子的话当真,但每一次强塞进丁可耳朵里的话都不能当完全没听到,牢骚要么在肚子里打转,要么对着碗倾诉:“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总是说当官的这好那好,人总不能都去当官呀,都当官谁去当民呀?就拿你人社局来说,假如一个局190个人,189个都是局长副局长,就管你魏月季一个普通职员像话吗?再一个,你以为官是好当的?当官的手脚要是不干净,一听见警车响心跳腿软的,滋味也不好受哇”。对着碗筷一顿倾泻后,丁可心里就宽慰些,踏实些。洗碗池水龙头喷出来的水冲洗着怨气,流走的水也带走了自己的烦恼。

 

丁可骑着那辆铃儿不响啥部位都响的自行车去单位上班,七拐八拐来到砖头巷口,与自行车长期亲密相伴,让丁可的骑车技术出神入化,多年来又走在同一条路上,丁可闭着双眼都能找到上班的地方,甚至哪地方有块石头,哪地方有个坑,哪地方转角处必定有两个老头坐在那下象棋……丁可都一一耳熟能详,犹如这条路上的活地图。

 

市群艺馆在砖头巷最里面旮旯里灰头土脸地窝着,鉴于其在领导眼中的战略位置微不足道,连百度地图都适时忘记了标注。馆里那一排老房子多年来走风漏气,像没牙老汉的嘴缺苗断垅。市里几届领导上任之初都信誓旦旦这保证那保证说要拆,拆了盖新的。多少次要拆,可领导们也许太忙,却都没顾得上,要么拍拍屁股走人,要么风风光光升迁,再要么到里面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以泪洗面,在稿子上忏悔:“我是农民的儿子,由于不重视世界观的改造……”

 

丁可一边骑车走一边想:农民招你惹你了吗?一旦犯了事,就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好事不往农民身上推,屎盆子却专门往农民头上扣。“群众利益无小事”,可群众艺术馆虽挂着“群众”两字,可能艺术馆实在是没有多少油水可榨,于是多少任领导或有意或无意地忽略掉了艺术馆前面的“群众”二字,所以艺术馆拆了重建就近在领导嘴边,远在天边的那个角落,这些话听得多了,丁可早就不信他们的邪,连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只是他这样想却不愿在嘴上说,毕竟艺术馆不是自己当家做主,轮不到自己去出这个风头,成功了利益是大家的,得罪了领导锅却自己背,我丁可没有那么傻。一想到自己不傻,丁可蹬自行车的力气都仿佛大了许多。

 

丁可一边骑车还一边想,艺术馆公事不多,正好有时间画自己的画,甭管其它事,至于这些画作能卖个好价钱就卖,堵堵老婆的嘴,卖不了的就先搁在柜子顶上,万一哪天自己死了,这些作品或许会变成稀世之宝,是吧,这样也可以为家庭做点贡献。世界上有好多画家都是死后才出名的,比如梵高,还活着的时候由于作品太超前,被人误为精神病,死后他的作品却成了稀世之宝;还有莫奈也是这样,不死不出名。丁可都有盼自己快点死的冲动,怎么死才能重于泰山有价值,最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丁可又感到有些迷茫。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评论 (21 个评论)

  • Zhenhua·Tang 2019-12-30 10:01
  • 喃喃自语 2019-12-30 10:44
    艺术家的天马行空吗
  • 橙子奶奶 2019-12-30 12:21
    好像第一次看见你写小说,以前好像都是写跟足球方面有关的文章。
  • 魏无羡 2019-12-30 12:28
    “丁可都有盼自己快点死的冲动,怎么死才能重于泰山有价值,最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丁可又感到有些迷茫。”最后这句太搞笑了
  • 美女,借个火 2019-12-30 13:22
    农民无限背锅。
  • 秋水扶苏 2019-12-30 14:30
    艺术家的追求我不是很懂,不过这么早就盼着死,那也不成呀,好歹也得多活几十年,创作多点作品。
  • 清水清寒 2019-12-30 15:08
    艺术创造离不开生活,生活过得苦,其实也能成为创作的素材了。
  • 山抹微云 2019-12-30 15:31
    相比于引子里丁可画的凤凰成真,吹一口气就能飞起来的荒诞,这一章看起来现实多了,继续期待
  • 斯诺依 2019-12-30 17:42
  • 菊乡子 2019-12-31 11:40
  • 微笑草帽 2019-12-31 17:21
    橙子奶奶: 好像第一次看见你写小说,以前好像都是写跟足球方面有关的文章。
    我写了好几部小说,在城市网也发过,但纯属玩票性质,这次比较正经。。。
  • 微笑草帽 2019-12-31 17:22
    喃喃自语: 艺术家的天马行空吗
    有吗?
  • 微笑草帽 2019-12-31 17:22
    魏无羡: “丁可都有盼自己快点死的冲动,怎么死才能重于泰山有价值,最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丁可又感到有些迷茫。”最后这句太搞笑了
    有时候人比人气死人,要想活得好,只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 微笑草帽 2019-12-31 17:23
    美女,借个火: 农民无限背锅。
    我从来不会看不起农民工,因为我就是农民工。。。
  • 微笑草帽 2019-12-31 17:24
    秋水扶苏: 艺术家的追求我不是很懂,不过这么早就盼着死,那也不成呀,好歹也得多活几十年,创作多点作品。
    黄家驹没死之前,虽然在香港已经很有名气了,但在大陆还是不咋地,等他出意外后,整个大陆都流行起他的音乐。。。
  • 微笑草帽 2019-12-31 17:25
    清水清寒: 艺术创造离不开生活,生活过得苦,其实也能成为创作的素材了。
    这个还真得有,凭空想象写不出那种意思。。。
  • 微笑草帽 2019-12-31 17:26
    山抹微云: 相比于引子里丁可画的凤凰成真,吹一口气就能飞起来的荒诞,这一章看起来现实多了,继续期待
    其实荒诞只是个引子,基本内容都现实。。。
  • 山抹微云 2019-12-31 17:43
    微笑草帽: 其实荒诞只是个引子,基本内容都现实。。。
    原来如此!
  • 穆萨 2020-01-05 09:53
    我倒觉得这应该是一部现实主义小说,里面的人物都是似曾相见啊!不过最后一句话中第四个逗号前面的“孬管其它事”中的“孬”字实应为“甭”字、即“甭管其它事”
  • 微笑草帽 2020-01-05 10:01
    穆萨: 我倒觉得这应该是一部现实主义小说,里面的人物都是似曾相见啊!不过最后一句话中第四个逗号前面的“孬管其它事”中的“孬”字实应为“甭”字、即“甭管其它事”
    感谢指正。。。
  • 穆萨 2020-01-07 14:39
    微笑草帽: 感谢指正。。。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