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城市生活

“罚款经济”何时休?

  • 发表于:2019-01-30 18:53
  • 已有 502 次阅读

  在沈海高速广东茂名电白服务区入口,有这么一个摄像头表现“出类拔萃”,凭借一年“收入”达到2500万在网上火了一把。也就是说这个摄像头,平均的日“收入”有6.8万元,可谓是相当的厉害。


  据统计,在这个路段,一年之内车主们的违章记录竟然多达125294条,而违章原因就是压线。为什么车主会在这条高速上频繁压线?原因是这里有一条很长的实线,并且这段路是全程进行拍照,只要车主一压线的话,就会被处以罚款200元,就这样一年罚款达到2500万。


  按理说即便这条实线很长,车主知道有摄像头的话,也不会贸然去压实线。其实原因是这段高速上的加油站以及服务区的出入口设置很不合理,并且实线多虚线少,所以车主就因各种原因导致压线被拍。


  前段时间网上流传,昆明交警六大队在50天时间内收取970多万元罚款,有政协委员要求公开这些罚款的去向,并应公开交警历年的罚款收支帐。


  前两天,笔者在三洪奇大桥南伦教交通中心附近停靠,送亲友进站搭车,短短的几分钟也中招,被罚款200元。虽心存“不服”,但最后还是以安慰自己“还好没有扣分”不了了之。


  笔者认为,“罚款”很大程度上演变成一种“创收”手段,所谓的“违规”也变成一种“资源”,诸多利益依赖于“罚款经济”之上。有的地方曾以高额奖励加末位淘汰,在民警中引发了荒唐的“罚款比赛”,并由此带来了可观的收入;“钓鱼执法”更是“罚款经济”的变种与升级。


  “罚款经济”是个“坏经济”,它能让执法者“变坏”——执法者成为“钓鱼翁”;让执法“跑偏”——罚款是目的,执法是手段,典型的本末倒置。分析成因,“罚款经济”寄生在执法权异化的土壤上,在经济利益的“浇灌”下成长,通常采取乱罚款、乱收费等途径来增加“营养”。它是滥用职权、权为己(部门或个人)所用的产物。


  笔者认为,要走出“执法经济”误区,监督机制上的创新与执法者观念上的改变都不可或缺。只有让“执法”、“罚款”从“经济”中剥离出来,才能更好实现执法的要义和罚款的目的。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 oq6wpisog0 2019-01-30 21:01
    “罚款经济”“粉丝经济”......这些词语越来越多了,也反映了当下的经济发展日益多元化了
  • 会跑的树 2019-01-30 22:06
    反正在家很容易不小心就收到罚款单。没有任何标志,没有任何提醒,对于很久不回家的人来说,吃罚款是每年回家开车必收到的教训
  • 明媚的明妹 2019-01-31 09:28
    我看是休不了了。休了,地方财政收入哪里来?关键是要有相关的规范
  • 菊乡子 2019-01-31 09:49
  • 笨笨笨你最笨 2019-01-31 09:58
    关键还是监督机制,对这些处罚措施规定要明确,公平公开。罚款的去向也要公平公开,这样才能够得民心
  • 我爱小米 2019-01-31 11:30
    笨笨笨你最笨: 关键还是监督机制,对这些处罚措施规定要明确,公平公开。罚款的去向也要公平公开,这样才能够得民心
    对,关键是对这些机制有所监督,罚款要公开透明化,这样才不会让人觉得地方在发罚款财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