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酷热随想

  • 发表于:2019-08-09 21:30
  • 已有 418 次阅读

       晚间,整个世界都被火烧过的一样,一切都散发着烈焰腾腾之后的热量。人无处可以躲藏,就像烈日下的沙漠里无处寻找阴凉,只有带着空调的房间,才是一个具有温度意义上的月亮泉。只要一开门,这个房间和那个房间就会差上好几度的温差,有时候你会觉得,酷热的夏天和严冬一样,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甚至逼人发狂。


       你触摸的任何东西都很干燥,而且是有温度的,就是直接从自来水管里流出来的水,都是热的。即使是凉的水,感觉也不是特别地凉,那么舒服地凉,完全没有从地下管道流出来常有的那种阴冷。原来,我们的归宿地在酷热的侵袭下也变得足够温暖,世界足够热情的话,冥河也会升温。这也许只是一句玩笑,酷热让我脑子乱哄哄的,什么东西也写不出来,却感觉处处都是一些幻境,在眼前闪烁不停,却又没有什么意义,就像一些捉摸不定的语言游戏,它们奇怪地存在于这个世界表面,四处游走不息,就像有什么可能的事情即将发生,却什么也感觉不到一些正在要发生的,那就是一些感觉,就像夜空中飘散的焰火,让人觉得活着的温暖,忘却一些寒冷冰凉的事情,又想着急忙忘掉也许是一件显得非常伶俐的行为,就像某些电子页面的瞬间翻页,你几乎感觉不到遗忘的速度会有过程,更不会有一丝内疚,其实在感觉上,没有谁会对世界负责,当然世界也漠不关心,它对生存和死亡也许一点兴趣也没有,甚至不会有一点意识,世界不是人,我们也不是,只有我才是。

       

       季节最冷的时候和最热的时候,人都会有些反自然的情绪产生。而我只想忘掉这些,我在空调房间里闭门不出,即使出门,也是以闪电一般的速度穿过那些酷热的空气,稍作停留之后立即返回到自己的房间。那种热空气会让我的神经生病,我不想抗拒这个自然灾害,而想着逃离。逃离是一种保护,而不逃离也并非一种荣誉,我觉得人类的感情很奇怪,某些情感就像上了发条的闹钟一样,一直会坚持到某个振动声响的到来,而其实这个响声并没有任何意义,意义都是赋予的或者说是自我暗示的,就像我们用意识打印出来的某种指认,本来没有的,却这么具有了。如果有了一套意识程序,那就简单了,随时就打印上去了,甚至条件还未具备,意识里就有了一个长长的逻辑流程,就像一个早已准备好的梦,随时像一部电影一样开演,运气好的话,甚至能看到结尾,但这样设计好的人生,基本上如剧透的片子一样了无滋味,我知道我要干什么,我知道干了有什么结果,结果,我干了,其实什么也没干。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