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闲日碎笔

  • 发表于:2019-10-22 23:05
  • 已有 379 次阅读

       每天忙忙碌碌的,感觉很疲倦。而睡眠给与我的帮助并不大。我深陷在那个无眠的情绪里,无力无助,就像深空的夜永无尽头。我想了很多,独自窃窃私语,当我无言的时候,这些私语就在我的身体里左冲右突,似乎要穿出我的皮肤。我书写,是因为在我的感觉的核心确实有某种东西压迫我,在贴身轻轻敲打我,却又不肯对我说些什么,它没有嘴,要借我的嘴,没有心,要借我的心,我本是无缘无故一溜烟跑到这个尘世中来的,从不想和谁勾结,做那借个体还个魂的龌龊事。能放开我吗?我是这么地无辜。

      下午,和一位年轻的磨具工攀谈了几句。流年不景气,他的口气淡淡的,有些哀怨。我看见他那双满是油迹的手灵巧地在一只金属杆的头部的凹槽里上着螺丝,换了几次细细的内螺丝起子,他显然精于此道,亵玩了很多年,在这个租来的油污遍地的小小民居车间。我来此世间,便是居住在这样的车间里,四周都是那种斑驳的油污所涂抹的遗迹,儿时便感觉有些异样,成年时,稍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流年不景气,而我,生活在不景气的流年里,流年把我吹拂到最无情的浪波里,把我卷入,那深不见底的……亵玩里。

       人总要睡觉。而我和睡眠似乎有个约定:当我想睡的时候,它不阻止我过去。我想它对此没有什么意见,因为我从未一次因此而怎么样也睡不着。有时候,我在远处偷偷观察过它,看见它长着一张十分温柔的脸,脸上蒙着一层影影绰绰的像芦花一样的絮子,眼睛一直睁开。每次,几乎是不动声色地就让我过去了,完全没有边界的概念,它既不推我,也不拉我,更别提鼓动我,给我一个措不及防的暗示:睡吧——不,它从未对我轻启哪怕声量最细微的唇语。它尖尖的手指总是扬着一块很宽的薄纱,就像一层烟,又似很薄的雾,高高地扬起,又缓缓地落下,轻的像一只鸟的腹部最细微的羽毛,在滑落我眼睫毛的刹那,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可之前我一直感觉很沉重。

      我从不买二手货。不看模仿的作品。不听非原创的音乐。我希望自己喜欢的世界尽可能剥离了那些喧嚣尘上的绝大多数人乐此不疲的赝品。在奢华和朴实之间,我优选朴实。去他的!我真的瞧不起那些作姿作态的奢华心性儿,想起所有那些搔首弄姿,实际价值低廉,名实不副的浅薄玩意儿,我就厌倦的没眼瞧;难道高贵就是价钱高?就是无价?就是急急忙忙跑到龙蛇混杂的拍卖会上以一种假正经的庄严来宣布某个破玩意的价格攀上了历史新高?我不知道,也不想懂,这有什么好兴奋的,难道我不该扪心自问这东西是不是真的物有所值?实际上人们对世界上的一切事物究竟靠什么来定价?别混淆了价值和价格,如果人们一味地追求后者,前者就会一文不值。

       下雪了。广东的雪好大啊!只见蒲扇一般大的厚重的雪花纷纷飘落在香蕉林和甘蔗地里,木瓜树上也落满了雪花,看上去那一颗颗碧青的瓜儿都银装素裹了。只见一位本地的广东人穿着一双人字拖在厚厚的雪地里淌着,他的双脚陷在雪里,不停地拔出,又不停地陷落,红红的脚趾擦过那些雪,冷的滋味痛彻心扉,可痛过的心扉里却有着亘古未有的极为新鲜的喜悦。一些有钱人家的女人第一次穿上昂贵的裘皮大衣,套上装饰奢华的羊皮靴子在铲除了雪的公路上走着,她们左顾右盼,喜笑颜开,撑着一支支蒙着红色绸布的伞,开心地朝天空去击打那些慢悠悠从天空中飘落的雪花,瞬间她就打碎了几朵,然而,天空中正有无数的雪花朝她们飞来,它们飞舞着、旋转着、动荡着、匆匆忙忙,去布下一个广东从未有过的冬天。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 程望平 2019-10-23 08:43
    博主想太多了,困扰了自己,有时候简单一点未尝不是好事。
  • 白白 2019-10-23 08:48
    想必博主也是一个有自己主见的人,哈哈。不过,也从博主的文字看看到了很沉重的思绪,希望把生活过得开心一点。
  • 甲乙丙丁 2019-10-23 10:49
    广东的雪 是在指什么?
  • 爱笑的猪 2019-10-23 11:10
    生活不就是这样吗 思绪繁杂却又有滋有味
  • 唯我独萌 2019-10-23 14:07
    忙绿的时间如果是充实的,感觉很疲倦也很值得,就怕什么都没得到
  • 酒海繁花 2019-10-23 14:38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