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城市生活

黄山,我们来了

  • 发表于:2019-11-17 16:18
  • 已有 404 次阅读

     黄山,我们来了

    

2019111~4日,有幸作为《今古传奇》2019年“我就是王”全国“闪小说”大赛优秀奖得主,获邀参加在安徽黄山举行的由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指导,由湖北《今古传奇》传媒集团主办的“筑梦徽州·2019 文艺大典暨第六届全国文学艺术家创作交流研讨会”。

由于我购买的返程车票是5号夜晚2330分的,于是便想着约几个此次盛会的文友一游黄山。

恰好,有河南洛阳市作协魏铁桩老师、东莞作家王成丽二位与我同样想法:不去黄山走一遭,定会遗憾一辈子!

于是我们三人5号早餐完毕,在其余参会者陆续返程中、搭上4号晚就预定的当地一辆商务车,从我们入住的屯溪香茗假日酒店迎着朝阳前往黄山。

在车上,我就想着那些耳熟能详描述黄山的词句:什么“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什么“黄山归来不看松”之类的,心中暗忖:黄山真有那么牛吗?

从屯溪往黄山一路并没有像其它热门旅游景点沿途那样车多,或许是因为我们在淡季前往的原因吧。司机师傅稍有点自豪地对我们说:“黄山虽然小了点,但也有好处,你看我们的路上车子很少、基本没有大城市的拥堵。”

沿途路两边的城区还基本是旷野,只有少数稀稀拉拉的白墙灰瓦徽派民居和塔吊高耸的开发楼盘,也并无多美的景致、多少让我有点对黄山风景的质疑;随着车子一过儒村隧道,景象便完全不同、纯粹的山区道路。深秋的画笔已经将绚丽的景色渲染的美不胜收:真的就是层林尽染、红绿相间,清新养眼、迤逦婀娜!

大约又过了半个钟头,司机将我们送达黄山景区公交接驳站点----寨西站。

我们得从这里乘坐景区接驳公交前往云谷寺缆车乘坐点。与司机讲好下午接人时间后,我们便前往购票窗口购买相关票据。

很快我们乘上由寨西站开往云谷寺的景区中巴,车上除了我们三个散客外就是一个公司的旅游团、多数都是青年男女。

随着景区中巴在盘山公路上左右摇摆、倾斜,我们的身体也随之左右晃动,除了要系好安全带外,还必须要紧紧抓住前排靠背的把手。

每一次倾斜、摇摆、晃动,车上的年轻男女都会发出喊声!

“司机师傅你太牛了,技术杠杠滴!”这多半是男孩子在喊。

“啊呦!妈呀!嗷嗷......啊哦......”不停地尖叫,这一定是那些女孩子。

由于我们初到黄山且只有一天时间,要想全游黄山是不可能了。因此我们听从了一个当地出租车司机的建议:坐摆渡车到云谷寺乘索道在白鹅岭站下车,尔后一路往始信封、北海、狮子峰、光明顶;下山就走天海过鳌鱼峰、莲花峰、抵达迎客松,尔后乘玉屏索道下山,再乘摆渡车抵达寨西站。

之所以只能游玩一半黄山景观,像什么西海大峡谷、天都峰什么的没有攀爬的原因,就是景区索道当日下午1630分就会关停,如若不抓紧时间下山就只能逗留山上了。

踏上云谷寺索道往山顶上升的时候,我们便已经被黄山那奇特、曼妙的自然景观给折服了。我透过缆车透明的玻璃窗,看到了不来黄山一辈子也难看到的大自然鬼斧神工:无论再高、再陡再看起来似乎一丁点土壤都没有的山脊,都有一棵棵挺拔向上、心向阳光而又形态各异的黄山松。

放眼望去,那一棵棵俊秀健美的黄山松将岩石群组成的黄山,装扮的分外娇娆和妩媚。就在那一瞬间,我与黄山有了心灵上的感应,她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有着古老神韵且蒙着一张洁白轻纱的东方典雅少女、似乎已等候我们数十个世纪,当看到她的一刹那,她流露出来的是欣喜,我们感到的是惊奇和赞赏。

  

缆车中的我们三个文友,不顾旁边还有其她乘客,不约而同地大喊:黄山,我们来了!

抵达白鹅岭站便开始信步登山,往始信峰前进的道路石级并不很陡,大家兴致盎然地边走边拍摄,恨不得将看到的所有美景都系数装进手机,其实我知道、即使不拍照留念,黄山的大美风光也一定会被每一个去过黄山的人深深地印进脑海、藏在心底的吧?

在我们边游边逛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个有趣的小插曲。那便是快到光明顶的时候,随着一队被导游带行的旅行团的到来热闹起来。只听那个男导游哂笑着娓娓诉说“光明顶其实没有什么,要是晚上住在山的游客便可于第二天早起在光明顶观日出,像我们今天要下山的我建议就不去了。为什么呢?我们黄山人对光明顶有这样的形容远看一个球,近看球一个。说白了,那上面就是一个平台,旁边一个巨大的圆球形气象雷达而已。”我们也被这搞笑的导游给逗乐了。

时间过得很快,在我们前往光明顶的一段路途当中,无意见往右手边远处的一个奇特山峰望去,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飞来石。一块突兀的巨石孤零零傲立在一座面积不大的平缓山顶,真就给人一种天外飞来之感。我在想:这飞来石景观一定有着一个优美的传说或是神话故事吧?

当我们登上光明顶时,果真就的看到了那个巨大的圆球。我们没敢在光明顶逗留太久、便义无反顾地继续朝鳌鱼峰方向行进。

鳌鱼峰果然名不虚传,我们在她脚下沿阶而蹬的是时候,抬眼远望,那张着的鳌鱼之嘴大咧着,仿佛在嘲笑一路同行的东莞作家王成丽女士、因为这时候明显感到她那瘦弱单薄的身躯,在攀爬有些坡度傍山石梯时的力不从心了。

恰在此时,从我们身后传来“快让开、快让开”的催促语言。我们回身一看,原来是黄山景区某旅游服务中心的轿夫们抬着一副滑竿、极为吃力地在向上攀登。

其实,沿途也多有遇到、甚或还曾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怡然自得地被两个足以有他父亲年龄的中年男人吃力地抬着。对此,我对年轻人是嗤之以鼻的;如若不是时间关系,我情愿不坐缆车、徒步攀登黄山,以期真正与黄山来一个近距离接触、让这活在当下那颗浮躁的心去与轩辕黄帝、李白、赵匡胤、徐霞客、龚自珍、魏源、黄炎培、恽代英、方志敏、黄宾虹、张学良、李四光、周恩来、邓小平等等数不清的名人伟人来一次穿越时光的倾情对话;来感受下李白、徐霞客等大师一而再地攀登黄山的心境和体悟。

黄山,我们来了,我们是怀着早就该来而今天才至的抱歉和对您无比的向往与热爱来了!

黄山,我们又得走了,我们是抱着更大的歉意和不舍与你依依惜别!

当我们于下午1530分赶到迎客松景点匆匆拍照留念后,又赶紧步行前往玉屏索道站口。搭上16点下山的索道时,我又一次忍不住隔着索道窗玻璃将黄山的美景拍了两张、将黄山上那不惧斜风凄雨、霜打雪压;不畏严寒干旱、不向岩石峰陡低头的黄山松收入镜头。

随着缆车逐渐向下,我想到黄山上的挑夫和轿夫,不都是这黄山上的另一个品种的黄山松吗?

这所有的黄山松正像文友王成丽所说:黄山之上到处都是迎客松。

而我又在想:这一棵棵但凡有一点点岩石间夹存的土壤便就会生根发芽长出的俊美黄山松,不正是我们这个经历世纪风雨,永不向邪恶低头认输的龙族大家庭中的无数俊才以及你、我、他、她吗?

黄山,我们来了;黄山,我们又走了,但我向你保证:我还要跟你第二次握手!

 

 

 

2019.11.17.午后于粤西吴川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 苏月子寂 2019-11-17 17:19
    迎客松真的是黄山的代表了
  • 穆萨 2019-11-17 18:02
    苏月子寂: 迎客松真的是黄山的代表了
  • 爱笑的猪 2019-11-18 09:43
    旅途中遇见那么一群有趣的朋友,也是沿途中很美的风景。
  • Zhenhua·Tang 2019-11-18 09:52
    去这些地方,最担心的就是返回的时候没有车
  • 嘻先生 2019-11-18 09:55
    黄山上的挑夫和轿夫,一方面为自己看到这些情景而痛苦(大概是读书人的通病),一方面又自我排解,这是他们的工作中的一部分,并不需要我们的怜悯。
  • 穆萨 2019-11-18 10:07
    嘻先生: 黄山上的挑夫和轿夫,一方面为自己看到这些情景而痛苦(大概是读书人的通病),一方面又自我排解,这是他们的工作中的一部分,并不需要我们的怜
    也只能这样想了
  • 穆萨 2019-11-18 10:11
    Zhenhua·Tang: 去这些地方,最担心的就是返回的时候没有车
    的确,一定要提前搞掂。
  • 穆萨 2019-11-18 10:12
    爱笑的猪: 旅途中遇见那么一群有趣的朋友,也是沿途中很美的风景。
    的确
  • 山抹微云 2019-11-18 11:48
    哈哈哈,在城市网看到不少网友发黄山图片,我却始终还没去黄山
  • 金木樨 2019-11-18 13:09
    我这辈子的心愿就是走遍祖国河山,看万千风光
  • 穆萨 2019-11-18 19:40
    金木樨: 我这辈子的心愿就是走遍祖国河山,看万千风光
    咱俩咋一样的理想呢?
  • 穆萨 2019-11-18 19:41
    山抹微云: 哈哈哈,在城市网看到不少网友发黄山图片,我却始终还没去黄山
    应该去看看,值得一看。
  • 清水清寒 2019-11-18 19:56
    最开心的事,就是游历祖国大好河山~
  • 穆萨 2019-11-18 20:29
    清水清寒: 最开心的事,就是游历祖国大好河山~
    是啊。
  • 菊乡子 2019-11-19 06:20
  • 穆萨 2019-11-21 15:18
    菊乡子: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