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峰山语

黄连故事之一【黄连风炉盛衰记】

  • 发表于:2019-07-10 16:31
  • 已有 811 次阅读

黄连风炉盛衰记

作者:关键

    古语云: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食饭要有米,煮饭得有灶。以前,珠三角地区

农村乃至城市贫民的厨房一般狭小简陋,砌不成大炉大灶,简易灵便的风炉便派上用场,

“统治”厨房数百年。

传统“黄连风炉”——  一泥风行

     顺德勒流黄连乡的大儒龚毅伯曾作竹枝词咏黄连《风炉》:

 连溪三市中西东,生意不如工与农;

 商业凋零何足问,风炉运稳尚流通。

    可见当时虽然百业萧条,黄连风炉”倒“一泥风行”。黄连风炉头长三只髻,

有口有唇,浑身橘红。咋看有点像古代身穿红衣,头梳髫髻,嬉皮笑脸的顽童,又像倒

竖的鼎。黄连风炉曾畅销珠江三角,省、港、澳、上海、广西,乃至外埠星洲,马来西

亚等地。“黄连风炉”的品种颇多。如:双炉、茶炉、边炉、炭炉、囱炉(带有小烟囱,

安放大铁镬,一般船家喜用),后来开发了焗茧炉、木糠炉等。相传风炉是三国孔明”

减兵添灶时黄连人何福所创。至民国初年到解放后五六十年代,黄连东市尽头风炉厂连

片,专营风炉制造业。



                               黄连风炉坚固耐

    风炉不是黄连独有,产地远有广西、广州三和香港新界。据说,制作风炉的手艺

还是从广州传入的。风炉之贯以“黄连”二字,皆因黄连所产的质优价廉,坚固耐用,

省柴旺火、形美色艳,击之锵然如敲铜罄,不需匝铁,无惧日晒雨淋。(现黄连北头致远

直街,靠河边的一幢旧民房的屋脊上,并排倒立着三个作“风水”道具的“黄连风炉”。

据当地的居民说这已有三四十个春秋了,却依然新净如故)“黄连风炉”还有个

人人津津乐道的特点,它可以擦燃火柴棒。检验是否真正的“黄连风炉”,无需多言,只

需取火柴一根,往炉身上一擦,能擦燃的即是。

 

黄连风炉的锻造

     说“锻造”,皆因传统的“黄连风炉”全凭手工。不仅需要气力,还得经过多种流程。

顺德地区有句老话:“黄连风炉扶闾泥”。有俚语:黄连风炉,勒流孖×母。扶闾与黄连接

壤,风炉泥多取自扶闾对面“海”名叫翁花沙一带“海皮”(海岸)处。那儿的泥土富粘

力,韧力强,杂质少等优点。厂家雇人用草艇运回来,用水淋湿发酵几天后,小工用“地帮”

(锄头)碎成小块,然后用龙眼木做的锤子敲打至有“筋”力;接着用红木匙刀像削鱼片一

样削成片状后,拌上适量的“老糠灰”。然后,由师傅经过抟、揉、搓、抻,挼成一砣,先

打造好炉底,再把泥团,放在一张约50公分宽,1.2米长的草蓆上用大木匙子敲打成2公分厚

薄,宽长与蓆子差不多的块状,抓住蓆子两头像围谷笪似的往上一翻一卷,往炉底坯上一墩,

拈实接口处,再用小木池刀刮削平滑,就成了风炉坯。风炉坯放在太阳下暴晒至软硬适中

时,取回工作间,师傅给其安上三只切削好的“髻”,(饭锅的支撑点),“炉唇”

(放柴火处),接下用刀切开透风口,然后又搬回晒场晒得通体发白。这还没完,最后还得

上  釉。“釉”是一种黄泥土,产自中山市东凤镇某处田里。工人把这土和水稀液,用烂棉

花蘸汁.抹遍风炉坯,经进火窑煅烧24小时,成熟的“黄连风炉”遍体红润自然。据老师

傅透露,“黄连风炉”能擦燃火柴棒的秘密源自那层“釉”。可能这“釉”含有丰富的磷。

“黄连风炉”革命功臣

    说“黄连风炉”,不能不提黄连“风炉国”(卢国)。“风炉国”来自著名的风炉世

家,包括他的儿子耀祖、耀忠,上下有五代人从事过风炉业。“风炉国”是制黄连风

的杰出代表和金漆招牌。许多人在外推销风炉时,都爱打黄连“风炉国”的旗号。

   “风炉国”本是勒流大晚乡人(生于189411月,卒于197312月)。1950年曾任大晚

乡农会主席,顺德县委委员)。他于1931年与龙眼乡的李程、陈叙伦等秘密参加顺德县农

会。后来革命失败,“风炉国”为逃避敌人的追捕辗转到广州、开平和香港新界以风炉师

傅的身份隐藏起来。直至抗日战争初期,他接党的指示返回顺德和伍辉、李程等组织六区

农会。风炉国身兼联络员,经常身带重要情报或党的文件穿梭敌占区,路上鬼子兵、

大天二、土匪林立,给其安全带来极大隐患。“风炉国”心生一计,他亲手做了一个内带暗

格的小号风炉,把文件和钱财藏进去,用包袱一包,以推销风炉的名义带着情报上路。这样,

这个身揣秘密的风炉多次替他避过风险,出色完成任务。

    有一次,“风炉国”接受党的重要任务到香港交接重要文件。通过香港关口时,一个

凶恶的日本兵弄着他的风炉叽哩呱啦地叫。意思是问他这是什么东西。一个翻译过来翻译

可是“风炉国”当时患了久治不愈的耳疮,听不清楚。日本兵急了,挥手狠狠打了他两记

耳光,让他走了。“风炉国”把仇恨和血呑到肚子里,更坚定了他抵抗日本鬼子的决心。

“风炉国”到达目的地马上从风炉的暗格中取出文件,给了接头的同志。完成任务后,

他高兴地用风炉煮饭饭熟了“风炉国”才想起风炉暗格里还存有钱币,急忙打开,

已经成纸灰啦。    

     改革开放后,随着人民的生活提高,炉具更新换代,“黄连风炉”逐渐隐退出历史舞台。

于上世纪90年代初,“黄连风炉”的末代传人,黄连北头黎志华亲手点燃了“黄连风炉”窑的

最后一把火,24小时后,火,熄了!“黄连风炉”也成绝唱了!

    “黄连风炉”毕竟为人民的爨[拼音cuàn] 居饮食、为革命立下过不朽的功勋,将来我们

的子孙到村史博物馆瞻仰其遗容时得怀虔诚之心,不可数典忘祖呵!


                                      [作者:关键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 斯诺依 2019-07-10 17:24
    故事虽短,“风炉国”个人形象立起来了
  • 好望角 2019-07-10 17:57
    造型像个火炉,外婆家的小火炉也这样造型
  • 韩风 2019-07-10 20:09
    “黄连风炉”虽成绝唱,但历史应被铭记
  • 持梦人 2019-07-10 20:16
  • 小宁子 2019-07-10 20:21
    一个小小的风炉,需经匠人多道工序得以成形
  • 二次方 2019-07-10 22:19
    记得小时候外婆就会拿这样的炉来煎药
  • asulfy 2019-07-10 22:25
    黄连风炉的锻造,匠人精神的体现
  • 菊乡子 2019-07-11 08:35
  • Zhenhua·Tang 2019-07-11 08:58
    第一次听说风炉
  • 绿茶咖啡 2019-07-11 13:53
    涨姿势了
  • 山荷叶 2019-07-11 14:40
    这个炉长得有点像古代人戴在头上的那种帽子
  • 非洲大哥 2019-07-13 15:22
    中叔:风炉是潮汕人最先用的。
    农耕社会,不管是穷人还有钱人,用的是“灶”。北方人为了节省柴火,巧妙地将灶与床合成一体----炕。

    珠三角,家家户户都用“灶”,为何出现“炉”呢?
    主要是方便搬运。潮汕人多地小,于是,做小买卖的多,走乡串巷的,用炉做饭就方便了。另外,有些小店,店面小,白天开铺,晚上睡觉,不可能再间厨房,于是,用炉就方便多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潮汕人的铺头,都会有炉。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