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城市生活

黄 连 其 昌 码 头

  • 发表于:2019-10-11 23:35
  • 已有 961 次阅读

黄  连  其      

作者:关键   

 

以前,黄连乡亲要到广州大城基本靠水路——坐船。其昌码头(又叫冲口码头),是黄连唯一的交通枢纽,担当着迎来送往的重大角色也是小伙伴们玩耍的乐园。

其昌码头座落冲口坊尽头的防洪堤围下。走上大堤就看见一条麻石粗坯铺就的路延伸至水埗头。码头的建筑物只有路边的两间连通的简易平房。“码头长”—— 一个“橄豉”的小老头和他的女儿阿。阿很爱笑,笑起来宛然三月的木棉花,鲜艳而灿烂。“橄豉”专司卖渡船票,伙计请假,他就搭搭下手。那时,搭驳船只须一毫几分,记得贵时涨到毫半。

小小的码头绿荫蔽日,几乎被树木包裹起来——除了木棉、榕树,水蓊最多。水蓊树从前我们家乡常见的一种树木,听其名也知道它爱生长在水边。码头上四五棵百年水蓊,一抱粗,树古拙虬曲,枝叶葳蕤张扬。水蓊树下砌有几条大麻石板让客人休息。其中一块石板有丈来长二尺多阔,半尺厚;打磨得“皮光肉滑”,夏天人往上一躺,拔凉拔凉的,舒服得呀,拿龙床也不换呐!水蓊树春未夏初开花。那花也怪,像火柴头似的花朵,长在枝梗纵横的末梢。仲夏时果子成熟。碗豆大小的果子开始是碧绿色的,不久嫣红色,酸得像生梅子;熟透成紫黑色,滋味甜酸甜酸,像杨梅,只是肉薄如纸,没多少嚼头。其貌不扬的水蓊花,却是医治感冒的特效药。小时候,我们从来不知道医院的门朝哪向。碰上头痛脑热,自己晓得揭开瓦缸盖,掏两把干水蓊花,三碗水煎一碗,屏着气喝下,大被一蒙发发汗,又一条好汉了。只是那苦味儿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我怀疑病不是给水蓊花治好的,是给苦味儿吓跑的。

码头上有个“人”字形的孖埗头。左边的那“撇”埗头较平缓,用来上落客的。埗头下有几根高出水面木头桩桩上栓着可载二三十人的大木驳艇。右边那“捺”埗头有二十来级,都是用细麻石铺砌,好像专为洗手濯足的人而备的。

[其时,少男少女爱在码头石阶上取景]


每天早上七点左右,梢公“黄泡”就站在台阶上手搭凉棚,往海的边眺望。一旦发现客船的影子,就招呼旅客下驳我们有时睇旅客上落驳艇,也是齣不错的小品。看,那条窄窄长长的跳板,青壮男只需三几步就迈过了;半大的“哗鬼”(小孩)嫌它短,荡浪桥似的一步一跳,吓得跟后面的妈妈呱呱叫;有的靓女胆怯,张开空着的手,像走钢丝绳般一步一移;老人呢,颤巍巍的,让人捏把汗。这时,梢公拍挡“矮仔”伸竹篙,一头搭在船上,一头扛在肩上搭了个扶手,让老人、靓女安然通过。

木驳艇终于起航了。“黄泡”摇櫓,“矮仔”撑篙,平静、翠绿的水面迅速起皱,破碎,载着微微晃动的驳艇欸乃前行。“宽”一声船笛响过,“花尾渡”放慢速度,接客上船。其昌码头是中途站,旅客能否如愿上船有时得碰运气。如果客轮“宽”三声,就黑过墨斗了表示客满。客轮就不管不顾,径直开走。艇头的“矮仔”不死心,拿出一面三角狗牙旗,向客船起劲挥舞。大概是恳求给点面子,下不为例的意思。 可是,他没一次成功过。我在岸上替他们干着急,天真地想,干嘛不举白旗呢,人家会优待俘虏呀。坐不上船的客好不沮丧。事急的只好走路或坐单车赶五六公里,到三洪奇渡口搭公共汽车,或先回家,等下午那班“三洲”船,再来碰运气了。

先前的“花尾渡”是一艘本身只设舵,不设动力的大船,由一只小火轮牵引航行的 (我们叫老鼠拉龟)。 “花尾渡” 的船体为木质结构,分三层;船头描绘貔貅,船尾绘刻龙凤、麒麟、牡丹花等图案;内外髹漆,美轮美奂,宛然一朵随水漂游的莲花,因而得名。后来,由于“花尾渡”在航行速度等方面,不适应经济发展要求,下岗了。代替它的是航速快,泊靠方便的钢质单体“红星”客轮。

停泊在勒流码头的红星轮


傍晚,从广州归来的“红星”,途经冲口码头把旅客吐下驳艇,又犁起波浪匆匆溯流而上。小伙伴们不失时机,脱得只剩“牛头裤”纷纷跳下海去“冲浪”。一个浪头湧上来呛了鼻子,我们嘻嘻哈哈地擤着鼻涕,载沉载浮,意兴遄飞地在水面捡吃着树上掉落的水蓊子,享受着转眼即逝的浪的爱抚。

[绿园中叔  编辑]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 Zhenhua·Tang 2019-10-12 09:47
    花尾渡 红星轮 名字是真的好听
  • 今天晴天 2019-10-12 09:51
    如果渡轮过江,需要多长时间到广州城
  • 大同 2019-10-12 09:53
    水蓊子,像是吃过,又好像没吃过,现在江边还有吗?
  • 乌龙伏未见 2019-10-12 09:56
    如果客轮连“宽”三声,就黑过墨斗了。这,表示客满。客轮就不管不顾,径直开走。
    看,客轮就明白不能超载的道理
  • 布德川 2019-10-12 10:44
    那时候虽然原始但却淳朴,如今行色匆匆,估计很难有人能够在交通途中去感受这些细腻的瞬间了。
  • 斯诺依 2019-10-12 13:42
    码头故事多
  • 金木樨 2019-10-12 14:31
    说起码头我又想起以前小时候坐渡轮的经历了,真的是很开心
  • 山抹微云 2019-10-12 14:59
    我也想起了小时候坐渡轮的经历,时光一去不复返啊
  • 流萤 2019-10-12 18:06
  • 柴可夫的司机 2019-10-12 20:06
    那时候,码头承载了很多记忆
  • 麦畑_0676 2019-10-12 20:45
    很喜欢这个分享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