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峰山语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5)逼画

  • 发表于:2020-01-14 15:52
  • 已有 583 次阅读

岳峻,草帽联合出品


十四、逼画

 

接受省电视台《艺术多半生》栏目采访不久,子虚市招商办组织了一次企业座谈会,又邀请丁可和顾馆长两位名人务必参加,会后则安排了企业对政府倾力扶持的答谢酒会。

 

那只凤凰,几乎成了丁可命运的分水岭。

 

以前是半月不识肉滋味,现在则酒桌连着饭桌,一拨接着一拨来。实话说,丁可对此类应酬已经有点厌烦。山珍海味虽好,但吃多了总会觉得腻。不装逼地说,你现在假如问丁可中午饭吃啥好?他会肯定地回答,我好想回家吃一顿青菜豆腐加咸菜,但领导的命令不可违,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领导,丁可已经受够了以前无人问津的日子。

 

如果说丁可面对应接不暇的吃饭、表演、应酬、喝酒还颇有点无奈的话,那么对顾馆长而言则是另一种心境。也是的,顾馆长当了大半辈子的艺术馆领导,从来没试过如此的风光,作报告、上节目、与丁可一起现场表演,出行坐的头等舱,吃的美味佳肴,睡的总统套房,面对的是谄媚的笑脸与不可思议的尊敬,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

 

每当丁可对此流露出不耐烦表情的时候,第一个苦口婆心做思想工作的必定是顾馆长。

 

久而久之,丁可也差不多麻木了,反正老顾是领导,你说咋办就咋办吧。

 

出了艺术馆,丁可跟顾馆长说:“馆长,参加座谈会我没意见,但等会儿如果还要我表演画凤凰,我可就不干了,画其他的可以。咱先说好。”

 

顾馆长隐隐觉得丁可的话语表面上虽挂着个“好”,但又有种不易察觉的摊牌。本来他就对丁可在《艺术多半生》节目上宣布不再画凤凰的决定感到纳闷,丁可你凭啥?不就是凭画凤凰成名而日进斗金,怎么忽然说不画就不画了呢?事后他暗地里也问过丁可,但一向对顾馆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丁可此次却咋也不愿再开口。只要提到“凤凰”两字,丁可就会刻意地岔开话题。经过几次磨合,顾馆长就不再提起此事。这次,丁可再一次嘱咐顾馆长,就是怕在座谈会上老顾抹不开面子又逼丁可画凤凰,他就提前打下预防针,免得到时大家都尴尬。再一个,顾馆长作为艺术馆的领导,丁可不愿意画画的时候,顾馆长作为挡箭牌还能为丁可抵挡一阵,有困难找领导嘛,丁可并非一枚蠢蛋。

 

到了停在艺术馆门口的专车前,他俩边聊边正准备开门上车。

 

这时,从路边停放的一辆商务车上快速走下四个男人。这几个人西装革履,鼻梁上都架着副墨镜。两个走到顾馆长面前把他和丁可隔开,两个径直走到丁可面前,从兜里掏出用布包着的东西顶住他的腰,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跟我们走,别叫嚷,否则要你的命!”

 

丁可被押上车后,两边各有一个大汉把他夹在后座中间,那用布裹着的东西一直顶在他腰间。丁可的声音觳觫着:“你们是干啥的?”

 

左边的大汉看都没看丁可一眼:“乖乖的,不会伤害你;如果不配合,那就别怪我枪子不长眼!”

 

丁可一惊,顶在腰间的果真是枪,幸好没作过多的反抗,否则就危险了。不过,他还是故作镇定,“哥们,有事好商量,我同事呢?”

 

“少废话,我大哥有事找你,你同事另有安排。”说完从丁可兜里抢过手机关了机。另一个人则掏出一条手巾捂住了丁可的嘴,丁可心想这下完犊子了,遇上绑架的啦。很快,他的意识就模糊了,迷迷糊糊感觉商务车在路上兜来兜去,再过一会儿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丁可睁开眼,头还是有点晕。他甩了甩脑袋,这才发现自己坐在一张沙发上。环顾四周,这个客厅富丽堂皇。顾馆长则坐在对面一张沙发上,闭着眼睛,生死未卜。不过从他身后站着两个戴墨镜大汉的情况来看,丁可认为顾馆长没事,如果老顾是死人,那两个戴墨镜的不是神经病就是傻子。想到这,稍微放下心来。丁可接下来想到的不是身处何方何人绑架自己的目的如何,想到的居然是这些人真他妈能装逼,连在客厅里都要戴墨镜。

 

此时,从客厅楼梯上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丁大画家啊,稀客稀客。”

 

丁可抬头一看,一个满脸疙瘩肉的中年男子从楼梯上走下来,一边走一边笑,显示自己是个很开朗的人。

 

“哪位呀?恕丁某眼拙。”

 

“这是我大哥。”站在丁可身后的大汉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

 

 “你大哥哪位啊?”丁可挨了打,带着哭腔问。

 

 “我大哥你也不认识?子虚市有名的慈善家贾赐栅。你这家伙,连我大哥都不认识,操。”顺手又是一巴掌,惩戒丁可有眼不识泰山。

 

连着挨了两巴掌,丁可这下不敢随便再问,识时务者为俊杰。之前,他曾听过贾赐栅的大名,但未见过本人。这贾赐栅是有名的狠人,听说黑白两道通吃,背景雄厚,市里超过一半的KTV、酒吧都是他开的;砂石市场、海鲜市场几乎让他垄断,钱多到连他自己都数不清,家里红旗不倒,外面的彩旗却一面面都很鲜艳,私生子撒了个四面八方……就这么个通天人物,把自己“请”来不会是为了我的画吧?危难之中,丁可还不忘给自己脸上贴金,这“请”字是必须用上的;只是挨了大汉两巴掌后,才对“请”字的含金量产生了些许怀疑,但心里免不了生气:什么素质?“贾老板,有事说一声呗,这么大阵仗没必要吧?”

 

“嘿嘿嘿,你丁大画家可是大名人,一般邀请哪能请到你?无奈只能出此下策。不好意思,抱歉。”嘴里说抱歉,贾赐栅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这回吃定了丁可。

 

此时,坐在对面的顾馆长一点动静都没有,丁可暗暗为他担心。

 

“这次请你来,不为别的,就是劳驾丁老师给俺画几幅画,这要求不高吧?”贾赐栅称呼丁可为丁老师,礼貌十足。完全没有想象中黑社会老大的嚣张跋扈,这让丁可倒是感到诧异。

 

贾赐栅扫了一眼还靠在沙发上迷糊的顾馆长,示意手下人弄醒他。


(未完待续)


章节链接猛戳:

绝技画家---长篇连载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引子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命运之神的光顾(A)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2)命运之神的光顾(B)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3)丁可好像“疯了”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4)爱情敌不过面包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5)现实很骨感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6)无名则无利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7)插了棵歪柳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8)爱情小舟A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9)爱情小舟B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0)水到渠成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1)立业不成则成家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2)笑容像盛开的菊花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3)一朝得势,醉生梦死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4)《艺术多半生》的采访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 斯诺依 2020-01-14 17:31
    贾赐栅 [shān]/[zhà],谐音“慈善”“叱咤”,加上个贾(假),不言而喻
  • 苏月子寂 2020-01-14 17:34
    青菜豆腐是我一直以来的最爱。博主还加了之前文章的链接,很方便我这种没跟上节奏的人
  • 凌寒 2020-01-14 22:28
    好吧,没看前面有点懵,找个时间把前面的也看看
  • 菊乡子 2020-01-15 09:09
  • Zhenhua·Tang 2020-01-15 09:53
    这是要混黑白两道了啊,开始了
  • 野渡 2020-01-15 10:05
    咦 今天多看到一个作者哦
  • 赵巫医 2020-01-15 10:07
    怎么感觉这只凤凰竟不知是福是祸啊
  • 绿茶咖啡 2020-01-15 12:16
    下一章画不出凤凰就要穿帮了
  • 微笑草帽 2020-01-15 14:01
    斯诺依: 贾赐栅 [shān]/[zhà],谐音“慈善”“叱咤”,加上个贾(假),不言而喻
    嗯,我跟你意思一样。。。
  • 微笑草帽 2020-01-15 14:02
    苏月子寂: 青菜豆腐是我一直以来的最爱。博主还加了之前文章的链接,很方便我这种没跟上节奏的人
    大驾光临,已经心满意足,再让你们爬楼,博主罪不可恕也。。。
  • 微笑草帽 2020-01-15 14:02
    凌寒: 好吧,没看前面有点懵,找个时间把前面的也看看
    单纯看一个章节,别说你,我都有点懵。。。
  • 微笑草帽 2020-01-15 14:02
    Zhenhua·Tang: 这是要混黑白两道了啊,开始了
    插一点小玩意。。。
  • 微笑草帽 2020-01-15 14:02
    野渡: 咦 今天多看到一个作者哦
    应该是多看到一个主角是吗。。。
  • 微笑草帽 2020-01-15 14:03
    赵巫医: 怎么感觉这只凤凰竟不知是福是祸啊
    原则上是福,实际上是祸。。。
  • 微笑草帽 2020-01-15 14:03
    绿茶咖啡: 下一章画不出凤凰就要穿帮了
    穿帮道不至于,但剧情会另有发展。。。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