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小故事【我的外公】

  • 发表于:2021-03-07 19:45
  • 已有 545 次阅读

       从我记得起事开始,印象深深的就是家里很穷,那时我读一年级,学校门口有档卖牛奶雪条的五

分一条,我存钱存了半年,才只得四分钱,卖雪条的老三叔见我每天都挤在孩子群里,就是从没伸出

小手掏出钱,那天,叼着雪条的同学都走开了,我还是望着雪条箱子流口水,老三叔问我,我说只得

四分钱,他笑微微接过钱,打开木箱子取了一根牛奶雪条给我,那雪条又香又甜,我捨不得大口大口

的吃,只是轻轻的舔着它,一点一点的品尝,后来我长大了,有钱了,总买不到那次那么好吃的口

,真怀疑现在的食品厂造假。

       我外公外婆家很穷,给我印象深的就是外公只有一间房子那么大的屋,却居住着一家五口:还有

我妈和我两个小姨,外公好饮两杯,外婆计算着一家的开支尽量省下钱来给他买酒,那时的五加皮、

半枫荷、和橙花酒才二角七分一斤,外公知道家里穷,还要养大三个女儿,所以他每餐饭前只饮那么

小半杯,对我妈妈说:“ 沟酒精的假酒,不能饮多。

       在我读一年级的时候,我问妈妈为什么外公这么穷?妈妈说,那时在生产队劳动,你外公一级劳

动力才得十二分半的工分,外婆只有七个工分,加起来还差半个工分才够二十个工分一天,每个工分

支四分钱,那就是说,外公外婆一天加起来才得八毫子,养活一家五口人,怎不难?外公只好每天晚

上用个三角大口捞去鱼圹捞虾卖,岁月一长,外公就落了个风湿骨疼病。

       我问妈妈:“那你呢?”妈妈说:“ 我十四岁就学绣花,为了多挣钱,晚上点了盏火水灯绣到十

二点才睡觉,”

       难怪我少时跟妈妈到外公家,除了黑黑的蚊帐,补了又补的被子,破烂了的蓆子和煮饭的家具之

外,什么也没有。外婆苦笑着对我说:" 三个女儿长大了都急急的把自己嫁出去了,留下两个老不死

的……"

       我妈年轻时很漂亮,身材又好,以绣花为生不用风吹热晒,肤色白白的讨人欢喜,才十六岁就被

邻队的我爸看上了,生产队里分有什么鱼呀糖呀什么的,我爸就往外公家送,看到外公的酒瓶没酒了

,他就立即去买回来,陪我外公饮个烂醉,我们农村有个不成文的慣例:凡已在谈恋爱的,谁也不能

插一脚,否则就是不齿于乡里,我英俊高大的爸号了我漂亮的妈,别人只有羡慕的份儿,休想什么公

平竞争。我外公说:“ 只要女儿喜欢就行。”

       我妈三姐妹长大了先后结婚了,三个女婿都孝敬两老,外公外婆才过上舒心的日子。

       其实我爸並不富裕,日子免强过得去,虽不至于无隔宿之粮,但单凭在生产队里每月不足二十元

的收入,外加我妈绣花每月二十几元的工钱,养我和弟弟共一家四口,还要照顾外公外婆,所以我才

会连买条雪条都不够钱的原因。

      开放改革后,我爸承包了一个鱼圹养鱼,生活才慢慢好起来,我才发现那时候的雪条大不如前好

吃。

      九十年代有一天,外公突然来到我们家,外公的头发全白了,黑黑的脸上满是深纹,却满带笑容

,原来外公来和我爸商量养鳗鱼,养鳗鱼要投入不少本钱,外公说想办法借,听着我爸和我外公策划

着如何如何的,我一知半解的听不怎明,反正之后他们就养起鳗鱼了,圹边搭了个棚,我外公和他养

的黑狗一起住在棚里看管鱼塘。

       年末的一天是周末晚上,我从工厂回家,我妈说:“ 你爸和外公去算帐收鳗鱼钱未回来 。”

       夜深了,我和我妈一起看电视等我爸回来,十点了才听到敲门声,我立即去开门,我爸背着个麻

袋进来,外公跟在后边,他伸出头往门外两边看了看才关街门,又用手摇了摇门闩觉得闩好了才进来

,我爸把鼓鼓的麻袋放到厅中他睡的那床上,倒过袋口抓住两只袋角往上一提,一扎扎百元大钱象个

小山堆一样舖在床上,少说也有五十多万元,外公说“ 那是养鳗鱼赚到的钱 ,我这一辈子从未见过那

么多钱,如果你外婆在生就好了。”说着说着,外公满腔泪水的呜嚥起来,我妈忙过去轻拍着外公的

背说:“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明天我买些好吃的回去拜拜老妈子,她一定好高兴的,会说她的老公

也能挣大钱了。”

      以前我读书,有一句叫“  芝麻开花节节高。”我曾对语文老师说:“北方人这句话不够生动,

什么特色,比不上我们顺德的“ 风生水起 ”那么好形容。”老师是个外省人,久在顺德,他只笑

笑,算是给我的回答。

       我家、或者说我们农民开放改革后真的风生水起,我爸仍然养鱼,但他自那年养鳗鱼挣大钱之后

就不再养鳗了,他认为利润太高,不符合常规的早晚要跨台,所以转行养加洲鲈,年年都有十几万元

钱赚,最近社区又分了几十万卖地钱,我妈常和她的一班死党常去饮早茶,我忽然觉得我妈越活越年

轻,穿的衣服越来越漂亮。

       那一年我把自已嫁出去了,老公是个外省人,他在顺德的一家工厂当技术员,礼金? 顺德人不收

礼金的,意思意思吧,我爸送了台小车给我做嫁妆。洞房那晚,我枕着老公的手臂同他说了本文以上

的故事,他好久好久才说:“ 顺德人,  我也要做一个顺德人。”

       外公老了,九十多岁了双脚走不了,我爸常用四轮车推他去饮早茶,外公常对认识的人说:“ 如

今这个世界中国是最好的了。”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