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城市生活

逝者|吾师吾雅

  • 发表于:2021-10-21 16:54
  • 已有 879 次阅读

逝者|吾师吾雅



    |覃炜明



因为同学聚会,大家分配我的任务是联络担任过课程的老师。这个任务看似比较轻松,因为老师大多数都在梧州本市,我想以我的人脉,找到老师不会太难。

因为联系老师,也就想起一些我知道的、已经过世的老师的名字:许柏龄、莫拔萃、陈公发……他们的音容笑貌,一下浮现脑海。莫拔萃老师去世,是他的家属亲自在我的朋友圈告诉我的;许柏龄院长去世,我曾经写文字纪念;陈公发则去世比较早,这是坐实已经离开我们的名字。但是当打听到班主任韦吾雅老师的情况的时候,有教育局的朋友告诉我:韦老师好像已经过世,不过需要向他的家人证实……    

我愕然。

韦老师去世,我不相信、不愿意相信!因为韦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他好像比前述的几位老师更年轻,我们的同学聚会,更不能没有韦老师……我希望这是误传。于是我专门向朋友要了韦老师的儿子的电话。韦老师儿子的回答证实:韦老师、我们的班主任韦吾雅,的的确确已经过身,时间为2019年……

第一个反应是,我们的聚会太迟了!我1984年进入梧州教育学院中文班进修学习,1986年离开东正路的校园,此后我们师生居然没有再聚!不少老师已经过身,连我的同桌庞铁流也已经过世了,更有几位同学已经卧床,再不能够出远门!原因很多,但是任何一个原因,都不应该成为我们迟聚的原因。

不过即使过去了整整35年,我仍然清晰记得我们的老师的名字。我们的院长叫许柏龄,他兼我们的古代汉语;我们文学概论的老师叫莫拔萃;现代汉语老师叫黎才猛;哲学老师叫陈公发;外国文学老师叫崔性成;古代文学老师叫李宽林;写作老师叫陆尚遵;逻辑老师叫关志健;班主任就是韦吾雅,主讲中国现代文学;还有刚刚从高校出来的年轻老师郭玉琼,她担任政治课。

 

在所有的老师中,算韦老师样子最斯文、最绅士。他闲话不多,带一副近视镜,喜欢定定的带着欣赏的目光盯人。他给我的印象是在课堂上讲话不多,不像其他老师那样滔滔不绝。韦老师很多时间课堂时间交给学生自己阅读、思考,然后让大家把阅读思考的发现说出来。我记得教科书上有一篇作品(好象叫做《三弦》),文学史给它的评价,我认为不合适,我提出了自己的观点,韦老师眼里闪现一片亮光。他叫我把自己的观点和支持观点思考、依据都写出来,然后张贴在教室后边的黑板上。我们私下里评价:韦老师教我们的是方法,而不单单是知识。

大概因为他是班主任吧,我们平时不太能够看到韦老师的笑容,但是能够感受他的眼光里边的鼓励和信任。在他的允许和鼓励之下,我把我当时已经发表的一些“作品”张贴到教室后边的学习专栏上,让我在那时候的同学间出了小小的风头。那时候学院全体学生票选学生会干部,我居然当选了学生会主席。之后我又组织了红烛文学社,担任总干事,组织了包括纪念12.9大学生征文等活动,韦老师全力支持我向学院申请经费和组织有关活动,我们文学社组织郊游,韦老师一起参加。我在学校读书时候结婚,韦老师和许院长以及陆老师都参加了我简朴的仪式(其实就是吃饭),这是老师带给我生命里的温暖记忆。

毕业以后,我和韦老师虽然同在一个城市,但是我们很少见面。后来我探访陆尚遵老师,听说韦老师也退休了,我吃了一惊。因为在我的印象中,韦老师是中年人,怎么就退休了呢?陆老师告诉我,其实韦老师和她年纪差不多,只是看起来年轻。大概是他活得比较简单吧?记得有一次在一个展览上看见过韦老师,也想到和他打招呼,但是他专注看展,已经走到了另一边,我没有打搅他,想着见面机会有的是。

启动这次聚会的时候,我一直想:韦老师现在还好吧?记得有同学和我们说过一个笑话:某一年,同学请韦老师和另一位老师吃饭,那时候比较流行饭后唱歌,并在每人身边“配”一个陪唱的小姐。同学说,为韦老师找的陪唱小姐坐到韦老师的身边的时候,他居然像突然触电一样,从沙发这一头弹到了另一头,死活不接受陪唱。这些年,韦老师的“唱歌反应”,几乎成为大家喝酒时候的谈资,也以此佐证我们曾经有一位真真正正坐怀不乱的班主任!韦老师,不愧为人师表,让我们感觉高山仰止!

可是,就在我们准备再一次仰望我们的班主任的时候,我们却转弯抹角得到了韦老师已经离世的消息!我们聚会当天发了一个朋友圈,我说,因为聚会,回忆一下当年的老师和同学,不胜唏嘘。我们的院长百年归老了,我们的班主任前年过世了,班长更是早就卧床不起。我个人经常联系的两位老师,一位在最近住进了ICU,一位躺在福利院。唯一可以参加我们的聚会的老师,当年是刚刚站上讲台的姑娘,现在也已经加入退休一族。35年的相隔,让我们每一个人回忆往事,都有言之无尽的忧伤。这一份忧伤,散发在朋友圈,有朋友转发了出去,更有我的学生私下里给我留言,希望老师珍重。她说:珍惜当下……来日并不方长!

昨天是聚会结束的时候,送走了同学,我回到顺德,第一时间匆匆写就此文,追忆、并悼念韦老师。同时告诫诸位:珍惜当下……来日并不方长!

                                               2021/10/20 ·顺德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