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峰山语

《第四届“顺德杯”工业题材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征文投稿

  • 发表于:2020-06-15 11:45
  • 已有 972 次阅读

《甘竹滩之恋》


大金山在欢笑,西江水在歌唱。

热火朝天的甘竹滩洪湖发电站,迎来了双喜临门的日子。

昨天,“五一”国际劳动节,庆祝甘竹滩第一期工程顺利完成,十台两百千瓦的机组安装、调试、并网成功,试水运行正式发电。

今天,庆祝甘竹滩新船闸胜利通航,更为明天持续第二期工程破土动工。

新船闸通航。

当日,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清晨,船闸两岸早就挤满观看的人群。

李顺通与林金花手牵着手,挤到庆祝甘竹滩船闸开通典礼台的左侧,与两岸几千名电站建设者以及当地群众,喜气洋洋地观看此险滩前所未有的盛事,心潮激动,兴奋异常。

只见一艘艘大小船只,从滩下低水位处缓缓入闸,一百四十多米长、孔宽十二多米的船室,很快就被五百多吨船位挤满了。大家欣喜地目睹最后一艘五十吨货船进闸后,电动人字闸门慢慢合拢关闭。随即,上游闸门稳重地先开启几十公分门缝,顿时,内外一米多水位落差的西江水,在门缝中呼啸而出,哗啦鸣响,滚滚长流顷泻落下,船室内水位逐渐升高,水涨船高,不到半小时,闸内外水位持平,上游闸门轻易地全部开宽于两旁,船只先后顺利出闸了!

一阵阵鞭炮声和欢呼喝彩声,鸣响于新闸头上,在上游闸外等候的船只,又有序地驶入船室,重新关闭上游闸,开启下游闸,放平内外水位,再全开下游闸门,船只陆续出闸驶向勒流方向汇入北江航道。

新建的甘竹滩船闸,就是这样周以复始地承担着过滩航船安全出入的功能。

此时此刻,李顺通情不自禁学吟唱着当地民谣说:

甘竹滩,鬼门关,逆水怕船沉,顺水防水翻,鸟儿飞过要转弯的历史,此后,一去不复返了。

“是啊”!

林金花自豪地说:

不枉我们水电站建设者,用了一年多时间的艰苦努力,今天,顺德水乡最大的船闸终于顺利通航,真是值得庆贺!

林金花见到恋人凝神遐想,若有所思,更紧牵住他的手说:

顺哥!您跟我去一个地方吧。

见龙桥诉说。

穿过热闹观看船闸通航的人群,沿着滚滚下泻的甘竹滩水,俩人来到甘竹滩著名的见龙桥。

见龙桥,位于滩下龙田村的涌口堤岸边,距滩口千多米远,与滩水平行方向,在左滩村小涌出口与滩下水流交汇之处,用石头筑建起来的一条石拱桥。约二十米长,五米宽,两边各有十几步梯级石,并有石护栏。桥头两侧,有两座独立的岭南建筑风格的巷闸门户,对着宽阔流淌的滩水,尽显古朴清雅。历来为渔村行人来往,以及汲水洗用提供方便,水电站兴建期间,建设工地年青人,常到这里来歇息乘凉,寻梦幽会。

俩人坐在见龙桥的石梯级口上,李顺通背依着石栏,林金花顺势背依偎在恋人的怀里。

“为何名叫见龙桥”?

李顺通向来自本地龙江的姑娘发问:

真的见过龙吗?

林金花引经据典解说着:

此见龙桥,见证了左滩的历史沧桑。

传说有几个版本,比较集中的是与皇家历史故事有关。

相传右滩人黄仕俊,明末状元,为纪念明崇祯皇帝儿子过滩溺亡而建此桥。是四百多年前,明亡时,皇子为逃避李自成大军追杀,南逃至甘竹滩过江,遇风高浪高,船撞滩石沉江溺亡之故事。

这段历史传说,勾起了李顺通的沉痛回忆,他父亲曾向他说过的,三十多年前,爷爷在此甘竹滩沉船悲剧中丧生的往事:

“那是1937年元旦后不久,农历腊月快年底的时候”。

李顺通把父亲与他说过多次当年甘竹滩沉船的惨剧,详细地讲述给身边的恋人知道:

我祖辈是在广州西堤二马路开杂货店铺的,常乘船来往于珠三角城乡之间,临近年晚,进货物较多,十几岁的父亲就跟随爷爷帮忙打点,当日在广州码头落船,乘搭花尾大渡民族号拖船,经顺德水道往江门办年货。

当晚七点左右,船途经甘竹滩,由模范号轮船用缆绳拖住花尾大渡艰难地逆水上滩。

时值傍晚潮退,滩上下水位落差较大,拖船超员载客船身负载过重,逆水浪急左右迂迥绕过滩石,沿之字型航行几次上滩未成功。突然,轰呯一声嘶烈巨响,拖船猛烈振荡,撞向滩上犬牙交错的香炉石上。

船身被撞裂了一个大决口,瞬即灌水入舱船身下沉,顿时,四百多名旅客乱作一团,惊惶失惜,呼天抢地惊喊救命!

上层船舱小数旅客,有条件的纷纷跳水离船逃难,爷爷与我父亲以及大多数旅客,却被困在人货混载的下层船舱里,拥挤在舱门夹道上争相向上爬。

眼看水已浸到齐腰深,父亲急中生智,立即用尽最大力气,脚一蹬就踢破船舱玻璃窗门,怆惶挤身窗外逃命,手还狂拉住爷爷一起向外逃窜。

哪知,随着船身下沉,汹湧的滩水巨浪迅猛顷进船舱,爷爷在舱内用力把我父亲推走!

可怜爷爷,和被困于船舱内的两佰多名旅客,与花尾大渡一同沉入滩底罹难。

父亲浮出水面后换过气力,无助悲怆地痛哭着爷爷,挣脱水中拼命挣扎呼喊的人群,顺着急流水势,凭着在广州海角红楼刚学到的狗仔式泳姿,喘着气半浮半沉地漂游到下游左岸的见龙桥附近,遇到闻讯扒小艇趕过来的渔民搭救上岸,死里逃生捡回一条性命。

林金花静静地听着恋人惊心动魄的这段诉说,心情异常沉重,不禁热泪盈眶。良久,她从李顺通怀里站起来说:

顺哥,三十多年过去了,如果你爷爷在天之灵,看到今日新建的甘竹滩船闸通航,上滩落滩来往船只平安无阻,在天堂也得到安慰。

“是的”,

李顺通说:

事过后,我父亲勇挑起广州杂货店铺的全部业务重担,日本投降那年才成家,四九年解放我才出生,父亲为我起名为顺通!期盼人生在世,到处奔波劳碌,车船出入来住顺利通畅。

“你父亲有远见,儿子定有希望”。

“但我人生并不顺畅呢!在广州读完初中在辍学了,上山下乡来到顺德县五沙村,落户当知青”。

“这是缘份,茫茫人海中让我俩走到一起来”!

林金花双手抱起恋人说:

你不来顺德,不到甘竹滩建设工地,又怎会认识我,做我的男朋友呢?

一对恋人,在见龙桥上,相拥而笑。

会战甘竹滩。

滚滚珠江从千里外的云贵高源穿桂入粤,冲过无数峡谷险滩,时而急湍奔腾,时而蜿蜒流淌。当经临顺德西部古朴之乡龙江前面,突然被两个孤岛挡住,乡民称此为“担担夹”。主流绕过大岛直奔中山海,支流被小岛分割出来一个急湾转入甘竹滩,泻向勒流乡村三槽口汇入北江流往番禺万顷沙。

    甘竹滩入口处,河道狭窄,滩石奇耸,突兀嶙峋,滩口有三块巨大的礁石,龟背石、龙珠石和香炉石,最大的香炉石有三百多平方米。两岸石壁陡峭,湍急的河水撞击礁石,常发出震耳欲聋巨响。尤其是洪水到来,远至几公里外的南坑、东头等村庄,也能听到阵阵轰隆之声。

滩上滩下自然形成水位落差,汛期平均近一米,潮水退时支流退潮比干流快速,落差也不少。故此,凡过往船只,如逆水而上,急流时须由岸上牵夫用缆索牵船上滩,或等待水流缓慢时才绕石而过,历史上此险滩,发生过多起沉船灾难。

当地县政府为了满足当时工农业生产发展用电的急需,以及确保航运来往畅通,更好巩固左滩沿岸堤围安全,顺德人发扬敢为天下先敢想敢干实干精神,利用甘竹滩特点环境,经水利专家论证与小型试验可能,决心变水害为水利,动员全县力量,建设甘竹滩洪潮发电站。

大良人民公社五沙村的广州-知青李顺通,也与全县各地的伍千多名青壮年男女社员一样,于七O年年底,浩浩荡荡开进甘竹滩两岸工地,安营扎寨,大干起来。

“李顺通,有靓女找你”!

在甘竹滩电站建设指挥部简陋的草棚里,几个老头与十几个年青人各捧着一砵饭菜狼吞虎咽地进食晚餐。

李顺通听到外面呼喊,便走出去,原来是龙江营东头连队的三八女爆破手林金花,手捧着一盆香喷喷的餸菜走过来说:

顺哥,连队今晚加菜,是大队后勤支援建设工地的,支部书记亲自送了百多斤草鱼、鲮鱼来慰劳我们。来!这个是给你补补身的。

“哗!那么多,好香呀!谢谢了,我们在品尝无缝钢管加箫膜呢”!

林金花会心一笑,关切地询问:

老是食通心菜与透明肉片,难怪你如此瘦。手背的伤全愈了吗?

李笑答:

有你关心,好过以前。你先回去吧,我们最近很忙呢!

好!

林金花不捨地挥挥手就返连队去了。

当李顺通捧着那盆餸菜复入指挥部食堂时,一群年青人走上来称赞他艳福不浅,一边笑盈盈地学靓女呼叫:顺哥!顺哥!一边争举筷箸分享这盆美味佳肴。一阵风卷残云,全盆美食落到众人胃里,甜在李顺通心中。

指挥部黄总工程师走过来对大家说:

你们辛苦了吧!今晚还得开夜工趕进度呢。

并对设计组的梁组长和李顺通等人继续说:

设计组要抓紧时间,按我原来的图纸,认真测量计算好数据,再绘制出三款“菊花型”车叶,要百分之百精准无误。明天欧阳总指挥要召开有关人员会议再进行审议研究。

施工组的组长朗叔也随即上前补充:

这个“菊花型”单向贯流式水轮机组,是根据甘竹滩微水头落差特点而设计的,这是黄教授多年的心血结晶,我们设计与施工要密切配合好,确保顺利成功。

李顺通等人齐声说:

保证圆满完成任务!

饭后,指挥部这班年青人,按黄总工程师的要求,绘测图案,复制造型,从小样到大样,又是算盘又是计算尺,逐一核对清楚,紧张忙碌到凌晨一点,终于完成指定任务。

带着日夜劳累的疲倦身躯,李顺通躺在竹木搭扎的工棚床上,伸伸懒腰,才有闲情回味着晚餐时的鱼腥味,品尝起这几个月来,与龙江营东头连队林姑娘逐步相识的往事:

那能忘却,初进建设工地时,大良五沙连队的工棚,刚好与龙江东头连队的工棚相邻,是她帮助自己联系当地饮用水源、商店购物、打磨工具等复杂事务。

又怎能忘记,在挑土筑霸,凿滩爆石,清理河床,水泥混凝灌注等各项工程,曾一起并肩奋战的日日夜夜。

特别难忘的是:在爆破滩口这块三百多平方米的香炉石时,不禁联想到爷爷沉船丧生的惨况,这巨石不知道祸害了多少条人命。愤恨之余,用尽力气奋举铁锤凿炮眼,一时走神不小心,一块石头反弹起,打在左手背上,即时鲜血直流痛坐在地上。是她迅速跑过来帮助包扎止血,半扶半推地把自已拉到工地医疗室,让医生给扎针止血止痛。

不久,从基层连队被抽调上指挥部工程设计组后,这个痴情的林姑娘也常跑到指挥部探班问寒暖。

李顺通就这样在甜蜜的回忆中进入梦乡。

又一年过去,第二期工程全部在滩下建设竣工了,顺利安装十二台两百五十千瓦机组,水下厂房全面使用混凝土预制构件,于五月一日又正式并网放水发电成功。

自此,第一与第二期工程二十二台“菊花心”型的水力发动机,五千千瓦机组正式运行正常发电,年均发电量超过一千一百万度的甘竹滩洪潮发电站屹立于世人面前,船闸又为船只上下滩提供安全来往,滔滔的洪水被勇于开拓科技创新的顺德人征服了,水害变成了水利,险滩变通途。

尾声:

甘竹滩洪潮发电站工程结束,李顺通与林金花结出爱情之果,有情人终属眷属,知青回城后喜结良缘,双双在广州西堤二马路继续经营杂货店铺。

甘竹滩洪潮发电站于1978年荣获全国科技进步奖,2017年成为当地区政府党员的教育基地。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