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回顾展作品--香 溪 琴 韵

  • 发表于:2021-06-09 21:35
  • 已有 342 次阅读

            香 溪 琴 韵


              周铁株

 

它从源头来,我到源头去。

哦,香溪河!

香溪的河水是两千年前流来的么?要不,王昭君“浣帕染脂遗香”的河水,怎么还散发出一缕余香?

这是一条从神农架奔突而出的溪流,时而隐没在云山烟林间,时而又亮闪闪振鳍摇尾而来。香溪的秋色是迷人的,澄碧的河水倒影出的红橘,宛若颗颗硕大的玛瑙,酡颜似醉的红枫漫山遍野,即便是绵绵秋雨,也浇不灭那一丛丛一簇簇的焰火,冶艳的柔情充满了成熟秋天的气息。

香溪的河水是两千年前流来的么?要不,一曲悠远细婉的《桃花送》,怎会在耳际幽怨往复?当年,昭君姑娘出塞前回乡省亲,回京时就是在香溪顺流而下,因不忍遽尔伤离,两岸桃花亦离泪成珠,纷纷飘进河里将木船团团围住,昭君怀抱琵琶感慨万端弹起《桃花送》,满河堆积的桃花才让开一条路,随后护送昭君远去。山水有情,草木有意,那一个个美丽动人的故事,其实是乡亲们对远方亲人的思念,是人文历史与民间传说的共生现象。

内蒙古的大黑河畔,独留青冢向黄昏。那么,昭君的出生地该会是什么样子呢?

从湖北秭归县屈原故里转出来,重又傍香溪而行,在兴山县高阳镇前去不远,便是香溪的源头昭君故里宝坪村了。由于连日大雨,香溪陡涨,桀骜不驯地急速流泻,河水显出有点浑黄。横卧在香溪上是一座悬索斜拉吊桥,吊桥造型别致,所有向上牵引的钢丝成半圆状,远看活像侧卧的琵琶,据说这里从前有一座形似琵琶的石拱桥,能歌善舞的昭君姑娘,就常在桥上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如今,这座新建的吊桥干脆被命名琵琶桥。

过了琵琶桥,迎面是一座山包,现今称作昭君村的宝坪村,原来就在如锦似绣的山台上,盘山公路能直抵昭君宅遗址,我是步行的,就直接穿过山坡的柑橘林拾级而上。昭君村地势扁长形若鲤鱼,秀山碧水,层烟叠翠,现在修复的昭君故宅是两栋仿明清建筑,古雅纯朴,雕花窗、隔栅门、堵墙翘角,前厅与后屋两侧用装饰有致的围墙连接,还建有纪念馆、紫竹苑、奇石苑。绕过沼池假山,沿观景长廊可达望月楼、抚琴台和梳妆台,那些建筑连同故宅都是在旧址遗迹基础上修复的。透过疏影离离的竹丛,我们仿佛见到昭君对月理鬓、春华动人的身影,然后是抚琴台上的校调度曲,但不是一段快乐的行板,琴声里分明隐伏着忧伤的感知,她那超然不群的姿色自然成了鹰犬猎获的对象,这是美丽女子逃不掉的命数,而侯门似海,何况还是帝苑深宫?从此命运进入了另一种状态,当古驿金铃最终把她送上和亲的道路,与家乡更是云泥路隔,纪念馆前王昭君的汉白玉雕像,我们看到的只能是怅恋的目光。那座大型雕像通高3.3米,象征昭君公元前33年出塞,卒于33日,时年33岁。

当年真迹杳难寻,风物依稀念昭君。在昭君村,还散布着娘娘泉、绣鞋洞、珍珠潭、昭君浣纱处,以及修整一新的楠木井,相传昭君垫脚汲水的一根楠木仍放其中,这肯定是凭空无依,两千年的风雨,莫说木头,石头亦会风化殆尽,由此我心生疑窦,昭君真的生长在宝坪村么?但是纪念馆陈列的考古资料表明,又似乎信而有证,而且故宅内,竟有自称王昭君家族第七十二代后裔的王作章先生在说书,讲述昭君家史。我思索着那位奇女子何以能经历了大哀愁,又经历了大绚烂,勉力支承着万民的重托,从而化瞬间为永恒,为后人所怀念所铭记。

细雨飘飘蒙蒙,我在村内转悠,恍觉时空莫辨。放眼回顾,山下的香溪一水如烟,它静静地流淌,带着思恋带着幻彩,带着乡亲们的殷殷情意,同时带着游客们的真诚祝福,伴着琴韵一路嗦嗦而歌,出长江,过峡口,走东海,万难不屈奔向遥远的异域……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