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城市生活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4)《艺术多半生》的采访

  • 发表于:2020-01-12 07:51
  • 已有 768 次阅读

岳峻,草帽联合出品


十三:《艺术多半生》的采访

 

丁可又一次酒气熏天地回到家里,魏月季把摇摇晃晃的丈夫扶进房间,倒水帮他洗刷换过内衣裤,盖上被子。

 

丁可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大呼小叫:“干,来……来,谁不干是小狗。美雅,来,陪哥喝杯酒,明儿哥送你一幅睡美人、睡美人,嗯,睡美……”他的语音越来越弱。之后,呼噜声大作,沉沉睡去。

 

魏月季坐在床沿上,瞧着熟睡的丈夫,一只手托着腮帮子想,在丁可落魄的时候,埋怨他没能力让自己披金戴银过好日子,现在行啦,他如愿以偿,画作也能卖上好价钱,家里总算不缺钱了,但换来的却是丈夫没日没夜的应酬甚至夜不归宿。早些时候被唤醒的夫妻生活,也随着丁可的早出晚归“复辟”到原来一月里难得一次的日子,当然,那时候是自己主动用这方法来惩罚丈夫的窝囊

 

有时,深夜寂寞,躺在床上不能入睡的魏月季会问自己: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以前贫穷,丈夫好歹准时准点回家,一家人起码能齐刷刷在一块儿吃顿饭,现在呢,想见他看都得预约。唉,魏月季叹了声气。这一声叹息,五味杂陈。

 

熟睡的丁可不安分地踢掉了被子。不过很快,被子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拿起又盖在他的身上。此时,魏月季在宽大的客厅里看着吊灯发呆。这是新买的复式商品房,上下两层加起来有380平米,花掉丁可一幅半的画钱,魏月季亲手拍板敲定的,楼上那层给儿子丁福星住。

 

睡梦中的丁可茫然无知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发现房间里灯火通明,床前站着一位道骨仙风的老人。他擦了擦眼睛,好好看了一下,哟!这不是那个赐给自己法术的老人吗?丁可急忙坐起身,使劲甩了甩被酒精侵蚀得昏沉沉的脑袋,然后连裤子都来不及穿,下床“噗通”跪在地上,对老人磕拜。

 

老人呵呵直笑,坦然接受着丁可的大礼。

 

此刻,丁可实在分不清自己究竟磕了多少个头,反正地板上的“咚咚”声一直响个不停。对于丁可来说,不管让他磕多少次都愿意,没有这位老人指点迷津就没有现在的自己,名气、金钱、美女、豪宅,家庭和睦……老人给予自己的太多了。当丁可磕头磕得脑袋晕乎乎的时候,老人弯下腰扶起了他,说:“够了够了,你还好吗?”

 

丁可扶着膝盖站起身,对老人恭敬地说:“谢谢仙人!谢谢仙人让我过上好日子!”

 

老人道:“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给你的法术最多用五次,这五次不会影响到你任何什么。不过,五次以后每再用一次,你就得折寿一年。希望你好自为之。我去了。”说完“㖻地一声,房间里的金光不见了,老人也不见了踪影。

 

丁可听了老人的告诫大吃一惊,原来法术只有五次机会呀。幸好老人奉劝得早,否则自己都不知道要减多少年的寿命。他仔细琢磨着,在艺术馆用了一次,在家里给妻子孩子展示过一次,在央视春晚表演过一次,画了一幅3000万卖给子虚市某土豪用了一次。如今,只剩下最后一次了。丁可忽然冷汗直冒,身子一硬,直挺挺地倒在床上……他不知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里。

 

自从丁可成了闻名遐迩、炙手可热的大人物,连带门可罗雀的艺术馆都跟着沾了光,各种媒体络绎不绝,当媒体记者采访不到丁可的时候,他的同事也就成为被采访的对象,从侧面挖掘丁可的点点滴滴。

 

顾馆长作为丁可的领导,更是每天跟丁可一样应付着各种采访、饭局。这不,省电视台《艺术多半生》栏目就做了丁可的一个专题,首先是对顾馆长的采访。以下是节目实录:

 

主持人:顾馆长,作为丁可的领导,他的艺术水平如何,您能评价一下吗?

 

顾馆长:咳咳,这个嘛,丁可还在艺术学院求学的时候,我对他的艺术造诣有所耳闻。他还没毕业,我就跟学校领导打了招呼,我是求贤若渴啊主持人,所以他一毕业,我就如愿以偿得到了他。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得到了这么一块宝玉。要我说对丁可的评价嘛,他目前的艺术成就,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作为艺术馆的馆长,我觉得能与这么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共事而感到自豪,这也是艺术馆的骄傲,也是子虚市的骄傲主持人。

 

主持人:听说丁可刚进艺术馆是得不到重用的,请问实际情况如此吗?

 

顾馆长:不~对(把语音拖了半个弯)!丁可刚从学校毕业那会儿,还是一块没进行打磨、还没绽放光彩的璞玉。艺术馆为了打磨他,特地为他做了一个详细的培养计划(说着,顾馆长从兜里掏出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丁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我这样做主要是先劳其筋骨,饿其肌肤,为他后来的爆发先打下坚实的基础,目的是为了丁可的作品更能接近生活。这样,他的作品才能让人们产生共鸣。

 

坐在一边的丁可听得目瞪口呆。

 

主持人:顾馆长有远见,真是个好伯乐!大家给他掌声好吗?……谢谢现场观众的掌声,接下来我们继续采访顾馆长。顾馆长,据说丁可和妻子魏月季的婚姻也是您一手促成的,对吗?

 

顾馆长:(难以掩饰地笑了笑,一脸骄傲)主持人,可以这样说,这是鄙人迄今为止做得最好最得意的一件事。那时,丁可刚来艺术馆两三年,工资不高,房子也没有。你说现在的女孩子都很现实啊主持人。丁可要找女朋友确实有点困难。作为馆长,每天看着丁可形单影只的,我是心急如焚呐。这样一个才子,如果打了光棍,我想,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这是艺术馆的耻辱,也是艺术界的耻辱,为了丁可的后事……哦,不不,终身大事,我几乎每天都失眠,愁啊愁,愁得白了头(哽咽着,说不出话)……

 

主持人:顾馆长太激动了,你是好领导(说完递上一包纸巾)。

 

顾馆长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睛(丁可在旁边瞧得很仔细,顾馆长没眼泪,但被纸巾使劲擦过后,双眼确实是红红的)。

 

顾馆长:一想到为丁可的终身大事说破了嘴跑断了腿的往事,我还是有很多的感慨。丁可的妻子魏月季在人社局上班,我在工作中与她有过接触。第一次碰面,我就觉得魏月季这个人必定是贤妻良母型,综合条件,也是最适合丁可的人。丁可作为一位艺术家,需要一个知冷知热的贤内助作为后盾。于是,我就出个主意,向市总工会申请搞一次各系统内的职工联谊活动。我还特意为他俩量身定做编写了一个爱情话剧,指定丁可和魏月季作为话剧的男女主角来施展才华。正是这次节目让丁可和魏月季相知相识相爱,后来如我的愿望,他俩走到了一起。

 

丁可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惊讶了

 

主持人:顾馆长,您平时对丁可有什么要求吗?

 

顾馆长:丁可是艺术馆重点培养的人才。在工作中,我严格要求他要做一个对社会、对艺术有贡献的人,要求他不拘一格去创新。只有不断创新,艺术才有生命。艺术馆在其它方面的开支基本是持开源节流的宗旨,能省则省。我想把一些无关紧要的开支节省下来支持丁可,只要对他的艺术成长之路有帮助的,我从来没吝啬过。因为我知道,丁可一定会成功,一定会成为一个伟大画家的,我坚信。

 

丁可快要听不下去了,幸好主持人及时刹车转而采访丁可。

 

主持人:感谢顾馆长为大家培养了一个伟大的艺术家,(观众席掌声响起,顾馆长站起身,双手合十对观众表示感谢)接下来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丁可。

 

观众席欢呼声、尖叫声响成一片,掌声更是雷鸣般热烈。丁可站起身,学着顾馆长双手合十,感谢观众的热情。

 

主持人:请坐请坐,百忙之中丁老师能来我们节目,我代表栏目组表示感谢。

 

丁可:这是我的荣幸。

 

主持人:丁老师,你画的凤凰会飞,这是为什么呢?

 

丁可:淋了一场雨后大病了一场,然后,然后我画的凤凰就会飞了。

 

主持人:丁老师真幽默,听说您现在的作品动辄都能卖出百万以上的价格,凤凰画更是价值千万以上。

 

丁可:艺术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但艺术不用金钱衡量又难以体现其价值。

 

主持人:呵呵,这不是很矛盾吗?

 

丁可:确实很矛盾,就像生活,每天都在矛盾中度过。

 

主此人:你觉得成名前和成名后的生活有什么不同?

 

丁可:没什么不同,吃饭还是一双筷子一只碗,睡觉还是一张床。

 

主持人:您就不觉得生活质量提高了吗?

 

丁可:最B的成功,往往在于最傻B的坚持。而最傻B的坚持,就是默默坚守自己爱好的阵地,不离不弃,但永远排在C的前头,充当个老二的角色吧(心里还有点敬畏之心,把那位仙人放在第一,自己老二)。成名后提高的是我的肉体质量,而我要的是灵魂质量。艺术,才是我的灵魂。

 

主持人:你喜欢这种成名后的生活吗?

 

丁可:喜欢是因为你喜欢,不喜欢是因为你不喜欢。

 

主持人:丁老师,你说话高深莫测哦!这样吧,丁老师,现场有不少的观众喜欢画画,您能否就绘画的一些心得给大家谈谈好吗?

 

丁可:可以。画画和写文章一样,画画要有画眼。画眼也就是画的中心,它和文章的主题一码事。画画,用笔要疏密得当,和文章的详略一样,该泼墨如云则泼墨如云,该惜墨如金则惜墨如金,围绕主题,突出重点……再一个,思维要拓展,画还是文章的含金量就会大点。比如说吧,让你说些名词,现在演播厅里的椅子、麦克风、灯光、布景……这也算,而你说宇宙、原子、高山、大川、飞禽、走兽……这样的话,它蕴藏的信息量就相对大些。你看,里面有大有小,有天有地,有山有水,有跑的有飞的……不囿于眼前,不束缚手脚。这样,你的画作、你的文章才会有人喜欢,才会有人看,才能起到一些作用(观众席上掌声响起)。

 

主持人:请丁老师谈谈如何发现生活中的艺术。

 

丁可:生活,每天都一如既往地进行,艺术,也一直存在于生活之中。我们用艺术的眼光看待生活,生活就会充满艺术。艺术无处不在,关键是我们如何去发现,如何去欣赏。在座的朋友们有喜欢摄影的吗?

(观众席上,三十多人举手。)

 

丁可:喜欢摄影的朋友不少哇。我平时画画,但很少摄影。在这里,我想给各位提一点思路,供各位参考。摄影绘画写作……为姊妹艺术。在摄影过程中,视角比较重要。比如说你到天安门去拍摄人民英雄纪念碑,如何选择角度呢?有正面拍摄的,侧面拍摄的,海啦。艺术不能人云亦云,必须创新。我提一点,你可以躺在纪念碑下面的地面上,用仰视的方式,从下至上拍摄,以此来凸显纪念碑的雄伟、挺拔。照片冠啥名为好?“共和国之父。”为啥?为了新中国的建立,多少英雄抛头颅洒热血,大气凛然,前赴后继……是这些英雄和广大人民一起催生了伟大的新中国。挺拔、阳刚的纪念碑很像男的……(看了看有男有女的演播大厅,丁可收口。)据说,当年广场设计师就有这方面的考虑、这方面的意思。在此不再多言。

 

(观众席上,有个人举手,站起来说:谢谢丁老师的创意。我明天就去北京,去拍摄纪念碑,一定会好。)

丁可:(微笑着点点头。)

 

主持人:谢谢丁老师。丁老师,我听一位同行说,丁老师以前还喜欢写诗,能否现场给大家赋诗一首?

丁可:(想了想,来省城的路上曾看见建筑工地旁的工棚)以前有空写写小诗玩,后来没啥激情就搁在一边。因为,诗是激情与艺术联袂的产物。既然现在主持人让写,我就胡诌几句吧(他站起来):

 

低矮简陋的工棚

你,不愧为高楼大厦的产房

啃着窝窝头就着咸菜的民工

端着大碗蹲在地上

掂量着掂量着这些天

能给家里汇去几点银两

回锅肉鱼香肉丝美味飘香

面对这些,我不是不想品尝

可我家里还有我的妻子儿女

还有我那白发苍苍的娘(此处加“!”想到往事,他的眼睛有点湿润)

妻子种地忙里忙外

一年四季都穿着那件破旧的衣裳

儿子上学憧憬未来

努力圆着大学的梦想

娘,拄着拐杖每天在村口瞭望

眼神里溢满浓浓的牵挂

又一天傍晚又一天早晨

一次次的叹息一次次的失望

仍难以慰藉那颗思念的心灵

娘啊,儿行千里母担忧

母子之情最高尚

我,不管住在工棚里

还是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

都会默默地思念故乡

多年后,但愿我们建的楼房

有一扇属于咱的窗户

白天,摆放在阳台上的鲜花

沐浴着灿烂的阳光

夜晚,窗户里的灯光和星星一样

闪烁着柔柔的温馨的光芒

(丁可左手抚胸、眼光伴着右手向前上方慢慢延伸……一个优雅的造型。)

 

掌声又一次热烈地响起。

 

主持人:谢谢丁老师,谢谢丁老师心里还惦记着农民工兄弟。丁老师,多才多艺呀。谈了不少啦。我想,此时的观众朋友们一定怀着急切的心情,想亲眼目睹丁老师现场为大家表演凤凰飞舞的画,饱饱眼福!对不对呀?

 

观众:对——

 

丁可:可以的请拿纸墨笔。不过,这是我最后一次公开表演了。

 

主持人:为啥?丁老师。

 

丁可:(神秘莫测地笑了笑)秘密。

 

隔了一会儿,凤凰在演播大厅内飞翔,观众爆发出阵阵惊呼。有个观众挥舞着拳头大喊:“神笔丁可!神笔丁可!”然后,观众们整齐划一地喊:“神笔丁可!”

 

丁可看着这热烈的场景,面对观众的热情,扔掉手里的笔,脸上堆满了笑容。

 

这期节目播出后,再一次引起外界的轰动。一、丁可的表演越来越精彩,飞舞的凤凰栩栩如生,不管是现场的还是电视观众,都对他的艺术作品如痴如醉地崇拜;其二、丁可在节目中宣布从此不再现场表演飞翔的凤凰,还说这是秘密,这究竟是为什么呢?特别是第二点,引来众多丁可崇拜者的不断唏嘘,想不到这期《艺术多半生》节目,是凤凰飞舞的绝唱。


(未完待续)


章节链接猛戳:

绝技画家---长篇连载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引子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命运之神的光顾(A)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2)命运之神的光顾(B)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3)丁可好像“疯了”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4)爱情敌不过面包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5)现实很骨感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6)无名则无利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7)插了棵歪柳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8)爱情小舟A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9)爱情小舟B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0)水到渠成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1)立业不成则成家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2)笑容像盛开的菊花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3)一朝得势,醉生梦死

绝技画家(荒诞小说)(14)《艺术多半生》的采访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 微笑草帽 2020-01-12 07:51
    再连载几天,就要回家过年啦。。。
  • 原木 2020-01-12 10:54
    字里行间感觉到对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的讽刺
  • 阿离 2020-01-12 20:27
    总感觉丁可是在梦境中,还没醒过来,哈哈,类似夏洛克烦恼电影那样
  • 星沙 2020-01-12 21:07
    为你的坚持点赞,能连载已是不容易
  • 帅气的小伙子 2020-01-12 22:03
    没看前面的,不知道是什么剧情
  • 守诺者 2020-01-12 22:09
    微笑草帽: 再连载几天,就要回家过年啦。。。
  • 缘字诀 2020-01-12 22:46
  • 爱笑的猪 2020-01-13 10:52
    更新还是挺快的
  • 赵巫医 2020-01-13 10:54
    有了凤凰,还能静心作画吗?有了名利之后的创作会是怎样的?
  • 微笑草帽 2020-01-13 11:18
    爱笑的猪: 更新还是挺快的
    上一章我把你写进去了。。。
  • 微笑草帽 2020-01-13 11:18
    赵巫医: 有了凤凰,还能静心作画吗?有了名利之后的创作会是怎样的?
    搞艺术的,成了名后就静不下心来搞单纯的艺术了。。。
  • 微笑草帽 2020-01-13 11:19
    帅气的小伙子: 没看前面的,不知道是什么剧情
    有空翻翻看就知道咋回事了。。。
  • 微笑草帽 2020-01-13 11:19
    星沙: 为你的坚持点赞,能连载已是不容易
    那是相当的不容易。。。
  • 微笑草帽 2020-01-13 11:19
    阿离: 总感觉丁可是在梦境中,还没醒过来,哈哈,类似夏洛克烦恼电影那样
    嗯,一直在梦里,始终有醒的那一天。。。
  • 微笑草帽 2020-01-13 11:20
    原木: 字里行间感觉到对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的讽刺
    讽刺是必须的,多少而已。。。
  • 魏无羡 2020-01-13 12:22
    微笑草帽: 再连载几天,就要回家过年啦。。。
    到最后是不是一场空?感觉已经能猜出结局了
  • 菊乡子 2020-01-13 15:45
  • 菊乡子 2020-07-24 07:13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