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一对俗夫妻(3)

  • 发表于:2021-09-14 21:06
  • 已有 668 次阅读

有人说,最好的相逢妙在不经意之间,犹如出得冬日低矮棚屋,迎面恰逢着暖日阳光,霎那间,世界已然不是熟悉的那个,习惯的那个,而是一个全新的,处处生机仿佛无限在滋生,感觉里满是花开的声音,夜莺的低语,又温柔,又甜美。

我的心窝子里有时一直在这么说话,婉转抒情,但却不能说给别人听,那个有脚步声的世界里的人们,早已隔绝了独白的温情。

因为生意忙碌,我一个星期也只能和张欣说上半个钟的电话,她说她也没有时间,因为那些尊贵的客户可能很小的问题都要咨询她,不分白天黑夜,而她的客户意识很强,非常专注于她的工作,全身心地帮助客户解决疑难心结,进行各种心理疏导和必要的治疗。

有时她会说:“我都快把你忘了。”有时又说:“下一个病人希望是你。”“我很累,为了帮助我的客户,我都快心理崩溃了。”诸如此类,总感觉她的工作既轻松又有趣,没想到这么样的,一如我的生意,有些时候感觉也是亚历山大,恨不能立马卖掉公司,让它去折磨别人,自己赶紧落跑。

时间过得飞快,自从那天和张欣咖啡馆一别之后,都有三个星期了。那天早上,她打电话给我,叫我下午去她的新住处。她诚意邀请,我当然不能马虎。我把胡子剃了个干净,翻出新买的T恤穿上,就连平时很少清理的眼镜,我都仔细用温水洗净,绒布擦干。

可感觉热血滚涌在胸口,恨自己情事稀少,没经验,慌乱的可笑,就像个少不更事的毛头小伙子,生生摁住心底的小蛮牛。

按照电话里的地址,我驱车来到了她新住处的门口。新小区,外景很气派,有些欧洲哥特式建筑风格。

花园很小,但装饰的很别致,这边一处是白玉兰树,那边那地种着芍药花,绿植清新,微风轻拂。

偶尔零落一些雕塑很抽象,我看了一会儿,确实也看不出什么趣味,就直接按她家门铃了。忽然听到里面有谈话声,我有些迟疑,但门开了。张欣笑着脸看着我,脸上有微妆。

“快进来,刚巧,我爸妈也在。”我有些意外,但很快镇定,心想,原来如此。

她父亲戴着眼镜,正在看一张本地新出的商报,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摇着,穿一身悠闲灰色便装,裤子的颜色我感觉是青色的。我一进门,他看着我说;“进来坐。”然后继续看报。

她母亲正关着厨房的玻璃门在里面做着清理。显然,中午有客人来吃饭,很多碗碟,桌上还有些没撤的菜。

她母亲拉开门,对我笑了一笑,说:“中午有客人来,刚走,你就来了。先坐会儿,我给你们沏茶,你吃苹果吗?我这纸箱里还有几个没动的。我切了给你们端上来。”我说:“阿姨,别客气了,您忙您的。”

刚进门,感觉总体的气氛还行。张欣一身职业装,显然是随时要去和客户联系工作的。对此我并不在意

她说:“今天下午,时间应该比较宽松,所以我请你来我家,咱们聊聊天,我父母你也见见,大家熟悉一下也好。”我当然很想见他的父母,起码在礼仪上,一点毛病也没有。(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