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关键作品【菜汤的故事】

  • 发表于:2020-10-27 11:16
  • 已有 457 次阅读


菜汤的故事


 


儿时有个小伙伴是我的邻居,他生得青白、瘦而长,我们都叫他“奀竹仔”。“奀竹仔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留守儿童他七八岁那年父亲死了其母亲为了生活让他独自留在黄连乡下自己跑到省城打家工”。这样,“奀竹仔成了光棍司令家中一切支配随心所欲有时我很羡慕他)。月头他肚子经常撑得圆溜溜月尾他有时连稀粥也吃不上喝凉水充饥

我比他幸运。虽然妈妈远在香港,家中好歹有一个囫囵醉猫爸爸,还有姐姐、弟弟。我们姐弟仨瞄准父亲外出做事或买醉,常邀“奀竹仔”过来共饭,三分之二出于同情,三分之一觉得缺他玩儿凑不成一台戏。

一天上午,“奀竹仔”又来“赴宴”。我万想不到吊在房梁上的菜篱(一种高帮竹篮子,旧时农家防老鼠偷吃剩饭菜而采取的妙法),空空如也,连一块隔夜大头菜也没有。过门皆是客,总不该让客人陪着“舂白灰”(只吃白饭)吧?“奀竹仔”越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越叫我们下不了台。嘿,“无菜难不倒巧男之炊”!突然,福至心灵,我打起生产队蔬菜的主意。于是分头行事,姐姐做饭,我和弟弟还有自告奋勇的“奀竹仔”到菜地里偷菜。我家破园子与生产队的菜地接壤。菜地长的菜是小白菜,只有半截筷子长。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你一把我一把,直到双手腾不出空来才急忙鸣金收兵。

我们四个小豆丁挤在又潮又黑的厨房里烧饭、煮菜汤。我心里甭提多高兴了,有菜有汤加上白雪雪的大米饭,就算是招待落难王子也不为失敬。

正当我们眼巴巴等着开席的时候,兀然,园子外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我跑去一看倒抽一口冷气,见是生产队里恶名昭著神高神大的菜园管家,人称“转角舟”的一路寻着菜根洒下的泥巴追上门来了。噢!我们偷食不晓抹嘴,留下的纰漏岂只一条马脚,简直一匹大骡马!

我觉得空气霎时间凝固了,血压骤然下降。我记得前些天就是这个“转角舟”,把一个七十多岁偷菜的老头连人带锅押到南昌公饭堂 “示众”。

“转角舟”骂着好些像“谁偷菜”谁灭亡”之类的凶话,大步流星闯进我家厨房,瞪了我们一眼,大手一伸揭开饭锅盖子——半锅有一歇没一歇吐着蛤蟆眼快熟的大米饭。他举手又去揭汤镬盖了——我觉得天要塌了,地要陷了。兀然,凶巴巴的“转角舟”莫明其妙缩回簸箕大的巴掌,骂骂咧咧地转身走了。

他前脚走,我顾不上烫马上掀起汤镬跑进房子塞到床底下。弟弟还不放心,蛇足地拉一条被单盖在铁镬上头。半天,我们苍白成椰子肉的脸色才有点血色。半天,我们不约而同哄声笑起来,“奀竹仔”和弟弟笑得满地打滚。我们笑什么?我们笑“转角舟”傻猪蠢材懵鬼,空有恶煞凶神般皮囊,怎么明知做饭的锅揭,不揭烧汤的铁镬。想想,天下有这大傻瓜明摆着,不笑白不笑!这样,长大的我回忆起来,还对他的无脑发笑。

直到我执笔写这篇短文时,才兀然醒悟:其时,“转角舟”看见四个脸色惨白的娃娃,瞪着恐惧的眼睛等待处决般木立。尽管因为偷瓜偷菜他抓过很多人,但潜藏恻隐心的他,不忍撕裂孩子们唯一的希望——下饭的菜汤。

“转角舟”,已不在人世的他,有颗宽容、善待孩子的心!写到此,我泪水涌上来了,错怪你几十年了,“转角舟”叔叔!


读后感:

关键这篇短文,描写的历史背景是我国经济困难时期,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经临过那段缺衣少食的的岁月,我们终于挺过来了,终于过上如今的好日子,过去了的记忆便成了历史,成了故事。关键这文很短,却描写了“转角舟”身负维护集体生产的职责之尽心,却又心怀善良的怜悯,放过那偷菜的几个孩子,文虽短,却塑造了转角舟的形象,不算“光辉”,而是广大农村人的善良本性。[绿园中叔]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