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土珍的故事】二十[岁月如梳忆泪痕]

  • 发表于:2021-02-27 10:23
  • 已有 690 次阅读

       称陈平做姨丈的女子就是坚强的同事——音乐老师李娟,李娟的妈妈与陈平老婆是姐妹,李娟自

然称陈平做姨丈 ,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平觉得不宜立即与坚强相认,他抢先行前一步与坚强握手,回

过头来对富强边示意边说:“ 这就是坚强吧?第一次见面,幸会幸会。  "

       富强会意,接着说:“对呀,我们鸡笼山的才子何坚强 ,坚强呀,这位是房地产公司的陈总,今

天约他来洽谈同我们电器公司扩建厂房的事,请吃饭呢,所以也把你叫来一叙。”

      陈平接着说:“何总:这是我姨甥女李娟。”心里却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坚强向众人说:“我和李老师是同事也是朋友。”

      何倩倩一边拉李娟坐在一起一边想厘清他们几人的关系,一下子想不过来,只是傻傻的笑,心想:

“今天怎么好似排话剧一样,谁跟谁是什么的关系?”

       陈平把坚强拉到自己身边坐下,他一直握着坚强的手不放,眼睛也一直仔细的打量着坚强,眼前

这个坚强。陈平仿佛看到玉秀的影子,他很开心,赞许的对姨甥女李娟说:“ 你识选人呢。”李娟微

笑着说:“十划未有一笔,”

       陈平心内一种父子骨肉相连的天性油然而生,一下子解决了他结婚多年无子女的心病,看着清清

秀秀一貌堂堂的儿子,看着一身秀气的姨甥女李娟,分明就是一对金童玉女,儿子有了,儿媳也有了

,陈平快乐得一连与富强干了三杯,並说:“ 你们公司扩建的事我包了,深圳总部的事我包了。”

       傍晚,富强和倩倩送走了陈平他们几位,倩倩焗了壸铁观音给富强醒酒,富强说故事似的讲了陈

平和玉秀的来龙去脉。倩倩满有感慨的说:" 这个世界真小呀。" 富强牛头不搭马嘴似的说:“我们家

乡的鸡笼山很大呢。”

      

       月色如水,一遍银光洒落在中学校舍内,李娟和坚强相对坐在水池边闲聊着,水池里的锦鲤群游

过来讨吃,久久不愿离去,李娟说:“ 我的姨丈怎么会和你的样子那么相似?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

父子呢。”坚强接着说:“我也奇怪,陈总拉着我的手一直不放,我们是初相识呀。”,坚强立即意

识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叫陈平,这位叫陈总的不会就是陈平吧?在李娟的追问下,坚强讲起了父母辈那

些事儿,李娟肯定的说:“陈总就是陈平。就是你的亲爹呢。”坚强很细心,他叮嘱李娟莫向她姨妈

说这件事。末后又调笑的说:"想不到我们亲上加亲呢。”李娟举手打了他一下,又说:“ 当年你妈也

够痛苦的了。”

     “我爸何柱也够男人。伟大。”


       上个月何柱休息回鸡笼山,晚上与玉秀闲聊,他说他们公司老总叫陈平,听说他是早年偷渡到香

港之后发迹的,不知是否就是坚强的爸?

       玉秀听了,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幽幽的说:“  坚强成人了,他自己懂得怎处理。

       窗外明月是那么亮,山村的夜是那么寂静,二十多年了,七十年代的风风雨雨,恩恩怨怨,须说

是不再追忆,但那贴心的爱,被抛弃的恨,无奈的接受命运的安排,玉秀从一个妙龄少女随着岁月的

消逝,如今已成一个人们常见的村妇,只有那颗心,总忘不了那份情、那份怨和那份恨,她把它深藏

心底,今夜却因何柱言及陈平的消息,心底尘封已久的记忆又涌现上脑际,唉,人呀人,什么都会忘

记,就是那份男女之情如夜空星月——万年永存。

       那年,才二十岁的玉秀长得如山花那般清丽,父母早逝,独居的玉秀成了知青们常来闲坐聊天的

俱乐部”,知青们在城里带来的几件乐器长放在玉秀家里,晚上,人们聚在玉秀家的小园子里吹弹

唱演的开心快乐,那年代,没什么物质享受,精神上的富足却是有的,拉二胡的就是陈平,一把二胡

就那么两根弦线,陈平能拉出人世间的喜怒哀乐与离合悲欢,玉秀总被那如泣如诉的旋律感动得满腔

热泪,也被那激昂的战斗音韵激励得热血沸腾;她崇拜陈平的多才多艺,她也想学拉二胡,陈平一有

空就来手把手的教她“ 工、车、何、士、上。”待玉秀也能拉些浅显的曲子时,她发现自己的例假已

两个月没来,正当她准备找陈平商量,陈平却突然偷渡落香港了,在那文革年代,这可是叛党叛国的

大罪,何况二人未打钟先入饭堂的婚前行为,未婚先孕,那是农村人一大忌,未来小孩子出生能否入

户口都成问题,自已将成反面典型,玉秀对未来充满恐惧,对陈平怨恨如海深,对人生失望至极,幸

得何柱的相救,並提出只有娶她为妻才是最佳的解决办法,何柱的办法令玉秀重生,二人很快就登记

领证,循例摆酒成婚,山村人心地善良,不会耻笑他们,时光就这样过来,只有闲时,何柱静静的听

玉秀拉二胡,何柱听出那是粤剧山伯临终的唱词:“泪似簾外雨,点滴到天明,空房冷冰冰,山伯孤

零零,刻骨相思唯有病,一腔恨怨解不胜……

       何柱任由玉秀倚着他肩膀停曲掉泪。直到坚强出世了,哇哇啼哭的婴儿唤醒了玉秀伟大的母爱。

生活终于走上正轨。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 降两度 2021-02-27 11:54
    回首往事,总有很多感触。
  • 托马斯 2021-02-27 12:02
    时光荏苒,愿我们初心不变。
  • 一叶障目 2021-02-27 12:03
    仿佛在看上一代人的日常
  • 骄傲的眼神 2021-02-27 12:11
    博主真的好会写
  • 绿园中叔 2021-02-27 12:21
    骄傲的眼神: 博主真的好会写
    谢谢称赞,其实真的不会写,每天写一节,第二天再构思怎连接下去又写新的一节,希望能让大家每天多个小节目:那就是上博客。
  • 骄傲的眼神 2021-02-27 12:37
    绿园中叔: 谢谢称赞,其实真的不会写,每天写一节,第二天再构思怎连接下去又写新的一节,希望能让大家每天多个小节目:那就是上博客。
    那就期待接下来的发展了
  • 菊乡子 2021-02-27 16:05
  • 东方红叶 2021-02-27 16:26
    确实多了个节目哈哈哈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