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尖叉诗

  • 发表于:2021-07-25 19:48
  • 已有 696 次阅读

尖 叉 诗

 

宋熙宁七年(1074年)十一月,苏轼赴密州知州。时值寒冬,下了一场大雪,苏轼便作了雪后书北台壁二首。这两首诗前一首韵押“十四盐”,属窄韵;后一首韵押“六麻韵”,却用了“叉”这样的险字。后人佩服苏轼用险韵游刃有余,便纷纷仿效,形成了别具一格的“尖叉诗”。

苏轼《雪后书北台壁》二首

其一

黄昏犹作雨纤纤,夜静无风势转严。

但觉衾裯如泼水,不知庭院已堆盐。

五更晓色来书幌,半夜寒声落画檐。

试扫北台看马耳,未随埋没有双尖。

其二

城头初日始翻鸦,陌上晴泥已没车。

冻合玉楼寒起粟,光摇银海眩生花。

遗蝗入地应千尺,宿麦连云有几家。

老病自嗟诗力退,空吟冰柱忆刘叉。

 

 

 

藏剑楼主尖叉诗二首

 

台风将至用尖韵

天地昏茫一我纤,无边玄色气森严。

还持竹杖听风雨,更觅瓶罂贮米盐。

远近层楼多闭户,低徊紫燕早归檐。

年来止酒翻如醉,欲赋横流到笔尖。

 

郑州雨灾用叉韵

又听高林噪晚鸦,满城尽是水漂车。

生民悲作雨中鳖,巧舌犹添锦上花。

既倒狂澜摧万物,须凭砥柱系千家。

何时补得苍天裂,无复人间戟手叉。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