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戴望舒诗歌欣赏

  • 发表于:2012-02-17 09:14
  • 已有 8659 次阅读
戴望舒,现代诗派“诗坛的首领”,又称“雨巷诗人”,原名戴朝安,又名戴梦鸥。
其诗歌常常流露一种微茫的“乡愁‘,对”现代都市青春病“的体味和自恋,从而产生一种感伤的情调和思绪。
1、寻梦者 
梦会开出花来的, 梦会开出娇妍的花来的: 去求无价的珍宝吧。

在青色的大海里, 在青色的大海的底里, 深藏着金色的贝一枚。 你去攀九年的冰山吧, 你去航九年的旱海吧, 然后你逢到那金色的贝。 它有天上的云雨声, 它有海上的风涛声, 它会使你的心沉醉。 把它在海水里养九年, 把它在天水里养九年, 然后,它在一个暗夜里开绽了
当你鬓发斑斑了的时候, 当你眼睛朦胧了的时候, 金色的贝吐出桃色的珠。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怀里,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枕边, 于是一个梦静静地升上来了. 你的梦开出花来了, 你的梦开出娇妍的花来了, 在你已衰老了的时候。
这首诗歌将每个人心中的梦想抒写到了极致,生动地表现了寻梦者的精神苦旅,蕴涵着复杂的人生况味。梦是可贵的,梦的来临又是不可预知的。但只要付出心血,梦终究会来到渴望它的人的面前。
2、夜行者
这里他来了:夜行者!
冷清清的街道有沉着的跫音,
从黑茫茫的雾,
到黑茫茫的雾。

夜的最熟稔的朋友,
他知道它的一切琐碎,
那么熟稔,在它的熏陶中,
他染了它一切最古怪的脾气。

夜行者是最古怪的人。
你看他在黑夜里:
戴着黑色的毡帽,
迈着夜一样静的步子。

3、单恋者
我觉得我是在单恋着,
但是我不知道是恋着谁;
是一个在迷茫的烟水中的国土吗,
是一枝在静默中零落的花吗,
是一位我记不起的陌路丽人吗?
我不知道。
我知道的是我的胸膨胀着,
而我的心悸动着,像在初恋中。

在烦倦的时候,
我常是暗黑的街头的踯躅者,
我走遍了嚣嚷的酒场,
我不想回去,好像在寻找什么,
飘来一丝媚眼或是塞满一耳腻语,
那是常有的事。
但是我会低声说:
“不是你!”然后踉跄地走向他处。

人们称我为“夜行人”,
尽便吧,这在我是一样的;
真的,我是一个寂寞的夜行人,
而且又是一个可怜的单恋者。

找不到目标与归宿的永远地行走,交织着绝望与对绝望的抗争。
身处理想失落的现实社会,不愿舍弃,却又无力追回的挣扎的无奈与哀伤。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