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均安明珠南沙岛

  • 发表于:2015-06-17 09:05
  • 已有 2423 次阅读

 

均安明珠南沙岛

                                                              黎尊乾

 

以为天空和苇草很远了,还有灌木;都是些儿时的图景。没有修剪的草木,一塌糊涂地生长,恣意,任性,拥挤,追逐,正如初生的婴儿,那份绝美和野性,我一直在城市里痛苦地寻找。

不到均安南沙这座小岛,我还要多久才能释怀呢?!

千里西江,走云黔,穿桂粤,会了北江之后,更是浩渺多姿,一路九曲回肠,潇潇洒洒,落下万种风情。均安南沙小岛,即是风情之胜地。三月的日子,我们来得有些迟了。

草地、草地!一千方?还是一千亩?大,反正就是大,大得开阔,大得无法估算,大得连一颗树都没有存在。下了车,也不关门,就往草地上奔。温软,多么久违的体验。慢慢走动,慢慢体会大地对双足的抚慰和滋养。跳起来,落下去,无声无息,大地对双脚的态度是母亲般地接纳,而不是硬硬地抵触。一群人,一字儿排开,一起跳,挥动双臂,高声呐喊,对着天空,对着远方的货轮。

一位城里的女子,衣着精致,大红花的裤,黑色的衫,坐在草地上,赤着脚,不时转转她纤柔的脚趾儿。对面是一位老者,男性,岛上的土著,头发竖起,如初春的草杆,额上的皱纹,深如雨后的细涌。许是一段讲古过后的沉默,女人恬静,男人幽深,犹如这南沙岛的来由一样静美。

忽的,风筝、风筝!一只任意游弋于空中的风筝进入了人们悠然的眼帘,于是,蓝天骤然生动,人的热血也顷刻间沸腾了。又几乎是眨眼过后,空中飘飞起越来越多的风筝。门前的空地,房屋的阳台,都有孩子们欢呼风筝的笑声,但风筝的海洋还是在堤坝和江面上的天空,辽阔,浩远,白云也不好意思占出一条细线的空间。时间也许是在上午,阳光明媚地照耀着,泥土清香和着青草野花的气息把这里熏染成一个美妙的天堂。

几声犬吠,村头奔出一群蹦蹦跳跳的孩子,像脱圈的鹿群,穿过树林和电线网,珍珠一般抖落在色彩绚灿的江堤上。

一声唿哨,十数只风筝一齐抛过头顶。线圈在手里呼呼地旋转,脚丫子在刚刚露头的草丝上飞奔,痛得痒丝丝的麻。风筝呢,早上去了,小巧轻盈的,变着花样翻飞、俯冲、盘旋……平稳从容的,悠闲地徜徉,响着悦耳的筝鸣……渐渐地,地上的孩子,也乐得像天上的风筝了。

我艳羡并深爱这均安南沙的小岛,上天赐予她四面至美的江堤。两条小河还不满足,它们拼成一个十字,调皮地将小岛分割成四个小小岛。细眼看吧,真不止四个小小岛,数百的人家被棋盘样的鱼塘包围,实是数百的小小小岛呢。白墙,红瓦,碧塘,被一条一条绿色的桑基小堤纵横交错。江堤外,货轮徐徐游动,水波荡漾起伏;江堤内,鱼草拂风招摇,水平静止如镜。

坡地上,两头黄牛在吃草,一头老得发红,慢条斯理,对周遭一切没了兴趣,连双蹄都懒得移动,挪个地方也需要半天,它只爱用嘴巴绕着前蹄儿画半圆,啃两口,抬头嚼一阵。一头小,毛发嫩得有些发白,像被锣鼓惊慌了,没了定力,边走边吃,嫩绿的叶子也是吃得草草率率,粗枝大叶,又似在草地里急切地寻找着玩具。草地下面,有粗壮的竹竿拦起,进不去的,是一大片整齐的菜地,一垄黄一垄绿,高高低低,疏密规矩,甚是可人。

过了夏至,到了起水的日子,岛上的生活顷刻间沸腾。对水的敏感和欢喜,是岛人与生俱来的天性,看河涌灌满,思鱼塘水丰,更爱那西江水一波波的洪峰呼啸而至,带来一场场岛国戏水盛典的倾情上演。拜了北帝水神,推龙舟下河,五人五人地分批扒水,小小的龙舟在窄深窄深的河道里疾驰。太阳再是毒辣,也无需草帽遮阳,因为两岸的榕芒之木,遮天蔽日,不会漏下一缕阳光晒到脸上。

赛事结束,夜幕降临,岛人聚集起千人的庆功喜宴,百来围的圆桌铺了大红的桌布,加上大红的胶凳,一圈一圈,在大广场里摆得铺天盖地,浩浩荡荡。千瓦的高杆灯,射下白炽的光芒,夜晚也照耀成了白昼。一串一串的三角彩旗,从这棵大榕树连到那棵大榕树,把头顶布置成一个彩色的天空。

酒过三巡,菜上五盘,一声锣鸣,随即鼓声阵阵,粤剧开唱了。细看那花旦,不是岛里人家新娶的媳妇?那娴熟的老生,正是她的家公。年纪轻轻的女子,倒是粤剧的方家,想想她刚才还在厨师后面做下手,把河虾放在手掌量长掂重,不禁拍掌,一起鼓出雷动般的掌声。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