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碧江,一曲文化风行的赞歌

  • 发表于:2015-11-11 10:28
  • 已有 3758 次阅读

碧江,一曲文化风行的赞歌

     

黎尊乾

 

到碧江去,到岭南顺德的这座有些偏僻的小村去吧。这回,不是要去寻觅一份大隐于市的幽静,而是要去聆听文化风行的足音,感受碧江开村以来26位进士和145位举人经历过的古桥、私塾、祠堂和府邸,翻阅村人苏绍箕、苏刘义、苏葵、梁若衡、苏珥、苏丕文、李晚芳等人的诵读之书,促使我拿起久违的书本,还有笔墨,来慢慢滋养我日渐疲惫和枯萎的精神。

从城轨碧江站下来,叫上一辆摩托车,不到三分钟的车程,即可到达碧江村口,曲折的街道蛇一样地蜷缩。和南方的村落没什么两样,道路干净,店铺齐整,榕树遮天蔽日,村民公园宽敞静美。之前了解到,这座毗邻广州的小村,因为水上交通的方便,百多年前已经形成三圩六市,成为广州货物的一大中转站之一,也是顺德农村的四大圩镇之一,素有“文乡雅集”之称,便肃然起敬,决心要细玩细赏了。下了车,叫摩托车手回去,不忍让他喧嚣的马达打搅了这历史名村的古雅。一个人慢慢地行走,东瞧瞧西望望。走过村委会,鳞次栉比的古宅便呈现在眼前,青色的砖墙,泛着白色的纹路,高大的锅耳墙,被白色的花纹勾勒出线条,显得森然而威赫。

走近了,站在一间古宅前,蓦然惊觉,自己是与当时的豪门大院近在咫尺。房子无论曾经是多么辉煌,但还是极容易衰老。宛如苍天里落下的一颗陨石,经过熠熠的燃烧,而今冷落在小小的村落里。伸手抚摸,满是灰尘,凉凉静静的却还有曾经的温度。夕阳西下,我静静地伫立在苏氏望族职方第的院门前,晚风拂过百年龙眼的枝叶,在我沉郁的脸庞上逗留,这古老的宅院一时犹如冉冉升起的陨石,化为天穹中的一颗耀眼的明星。我的眼睛开始迷离——村东的北江支流在呼啸奔腾,北连广州南通海外的商贾大船驰骋不息,夕阳下的粼粼波光,和早晨一样喧嚣和繁荣。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碧江金楼面前。就像读一首诗,第一次读仅仅是寻得一些大概的意象和韵味,再读时,就开始追寻它的脉络和机理,慢慢品出一些味道,领悟到一些之前没有发现的精神和风骨。

第一次到碧江金楼的时候,正是夏初,那是一次带给我震惊的旅行。震惊于金楼、泥楼、职方第、慕堂苏公祠、砖雕照壁、亦渔遗塾、三兴大宅等古建筑群,集中分布在一块小小的区域里,相距最远不到150米,规模宏大,有机联系,令人叹为观止。震惊于金楼木雕的精美与奢华:“岁寒三友”、“松鹤延年”、“兰桂腾芳”等吉祥图案,斗笠渔翁、丫鬟小童、浣衣少女等人物形象,无不形神具备;木雕材料都是柚木、花梨木和酸枝等珍贵木料,施以泥金和贴金,历经一百多年仍金碧辉煌。震惊于古色古香的小蓬莱艺术馆卓然活化开来,这座碧江曾经的四大花园之首,在当今书画名家和爱好者的泼墨挥毫之举、谈艺论道之声中,仿若一朝吹净历史的尘埃,换发出时代的绚丽色彩;这在物欲横流、拜金盛行的时代,弥足珍贵,给人灵魂深处久违的享悦和振作。连连震惊中,我匆匆忙忙、懵懵懂懂地告别了碧江,我知道,即便我在此住下,也无法对这片古老的宅院有更深入的了解,她本来就不是一首可以一次读懂的诗。

而这一次来到碧江金楼,已是中秋国庆的假日,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来感受和体验。我再一次读起这首诗,发现它更多的玄妙。这一次,我细细地玩赏清代大学生刘墉的珍贵书法,“翰墨丹青事事妍,湖山佳处寄才贤。几回禅院花争发,一夜山堂月正圆。”也慢慢追溯金楼主人苏丕文和他的岳父戴鸿慈,朝廷重臣的女儿(据说还是慈禧太后的干女儿)嫁入翰墨苏家,苏家亦金屋藏娇,谱出一曲红袖添香的童话。这是秋分后的一个午后,幽凉的微风吹着。明晃晃的阳光铺洒在青灰色的瓦阵上,金楼的红色有些逼人眼目。游客来来往往,在历史的深巷里穿梭。一度显耀威赫的官轿和深藏内室的跋步床摆放在眼前,好像在祭拜那个不甚久远的时代。满屋的楹联和匾文鲜有人细研,它们只为学者而等待。后花园里,一汪碧水,荷叶满池,在回廊行走或是坐坐,金楼之中,似有书声隐隐传来,若语若哑。

碧江多商贾,金楼为至尊。一直在思考,为什么金楼会出现在碧江?清咸丰《顺德县志》云:“俗以祠堂为重大,族祠至二三十区。其宏丽者,费数百金,而莫盛于碧江。”“民夹水而居,百货辐辏……多商农之业,弦诵在在有之。”好一个“弦诵在在有之”!遥想当年,这一群人,或进京赶考的举子,或造纸腌笋的贩夫,驱赶着驮马,迈动着双腿,在北江支流的码头上上落落,在碧江的食肆店铺里来来回回,最后,在灿烂的夕阳下,都疲惫地归于房屋。抖落江风海风的湿冷咸味和内陆泥土的新鲜芬芳,他们忙不迭地为长者请安、汇报,深情沉稳;夜深人静之时,再向内室喃喃细语,细诉那份辛苦和甜美。书房,有大片的线装经典,列藏于书橱之中;孩子正在夜读,一旁的先生,呆坐椅上,有些困顿,或是在思索。许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吉日,殿试放榜,喜报传来,高头大马及官绅走卒踏过乡道;也有新府奠基或落成,鞭炮锣鼓齐鸣,彩旗猎猎,欢声笑语此起披伏,道贺之声不绝于耳。试想,在学而优则仕的时代,这高院大宅的森林里,总少不了主人的书房、书楼、私塾,而无与伦比的就是 “赋鹤楼”,也就是“碧江金楼”。

一瞬间,我忽然想起了曾经令我震惊的小蓬莱艺术馆,宛若从天而降,古雅,高远,纯粹,却不拒凡人于千里之外。每一个有着文化基因的村人都可以来此尽情挥洒他们的艺术喜好,哪怕是刚刚放下农具或锅碗……这文化的基因,在碧江肥沃的土地上传承,就像星光,穿越了千万年的空间,还有千万年的时间,最终,降落在这里,又会抵达何处去呢?没有人回答。也无须回答。不难看到,在碧江,青色的星空下,文化的精魂在欢悦地跳动。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 sacurayin 2015-11-11 11:45
    金楼木雕的精美与奢华,我也想去细细欣赏,只是一直都没有时间去那里
  • 春天里 2015-11-11 11:59
    碧江历史文化内涵挺深的,而且听说那里经济发展也很不错
  • 奚亚赫 2015-11-11 12:17
    碧江金楼应该好好推广一下,发展为顺德一个必去的景点,这也是特色啊,而且也有文化,有故事
  • 徐炳森 2015-11-11 12:35
    春天里: 碧江历史文化内涵挺深的,而且听说那里经济发展也很不错
    我读小学的时候,碧江还是一个镇来的
  • 郁郁寡欢 2015-11-11 14:42
    感受碧江开村以来26位进士和145位举人经历过的古桥、私塾、祠堂和府邸,翻阅村人苏绍箕、苏刘义、苏葵、梁若衡、苏珥、苏丕文、李晚芳等人的诵读之书
  • 又乱林 2015-11-11 16:25
    徐炳森: 我读小学的时候,碧江还是一个镇来的
    为什么后来不是了?“
  • 活力勒流 2015-11-11 16:30
    额,碧江真有博主所说的那么好吗?我怎么感觉不是呢。
  • 徐炳森 2015-11-11 16:32
    又乱林: 为什么后来不是了?“
    经济重心移到北滘去了。个中原因我不知道哦。
  • 阿谖 2015-11-11 21:13
    看了博主此文,我也想去一趟了。
  • 阿谖 2015-11-11 21:14
    活力勒流: 额,碧江真有博主所说的那么好吗?我怎么感觉不是呢。
    用文人的眼睛及心灵去看的话,很多东西都会很不一样的喔。
  • 又乱林 2015-11-16 17:09
    徐炳森: 经济重心移到北滘去了。个中原因我不知道哦。
  • 菊乡子 2016-10-13 08:53
  • 菊乡子 2017-02-08 21:53
  • 菊乡子 2018-02-11 15:27
  • 菊乡子 2021-11-16 15:28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